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想说什么?”

    慕容蝶不傻、从玲珑醉这般堂而皇之、一副没有后顾之忧的模样和她大打出手时,她心中便有疑窦。

    除非这个女人不想活了。

    不然绝对犯不着在王府动手。

    “你说……你们在星挽月眼中、究竟会有多重要呢?”

    玲珑醉不答反问,故意卖着关子道。

    “星挽月?”慕容蝶娇躯一震,反身而退,短暂的出神,令得她差点被玲珑醉一击划伤眼眸。

    “这里、是不会被人知道的。你还是好好担心一下自己吧。”

    “现在、别说是邪九、纵然是邪王也保不住你了。”

    慕容蝶蹙眉、闷闷地看向骗了众人的玲珑醉。

    “呦、蝶儿妹妹、瞧你这话的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自诩有能力取我性命呢。”

    闻言、玲珑醉噗嗤一声笑了。

    “我……”的确、慕容蝶自问没有杀人的那个能力。

    “哈哈、看在你替姐姐传递消息的份上呢,姐姐偷偷告诉你一件事、蝶儿妹妹、若是你有足够的勇气、此刻、最好还是快些离开吧、这里、马上就要血流成河了。”

    玲珑醉一脸神秘道。

    “消息?什么消息、什么血流成河?”

    慕容蝶清颜微微有些疑惑。

    “自然是你们身处邪王府暗道的消息啊、”玲珑醉掩唇轻笑,“说实话,要不是小九儿带我回来,我怎么也想到,你们竟然在闯了那么大的祸患之后,还敢堂而皇之地躲在王府里、真可谓是灯下黑啊。”

    “只可惜……你们原本自诩天衣无缝的伪装、可惜有了我。哈哈……怎么,看你这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怎么、很难接受吗?”

    “不可能、你根本没有机会传递任何消息。”慕容蝶摇头,虽说现在人声有些凄清,但她根本不相信玲珑醉的话。

    或许、馨儿和玫瑰姐姐她们只是此际在忙而已。

    “哈哈、蝶儿妹妹果然够天真、”闻言、玲珑醉悠悠开口,美眸却是似娇含魅地看先慕容蝶。

    “难道、妹妹这么快就忘记了帮姐姐的做的事情了吗?”

    “比如……锦绣坊……”

    玲珑醉弯了弯嘴角,提醒道。

    什么、你是说……那件送去定制的亵衣?

    “不、我检查过、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信物。”慕容蝶摇头。

    玲珑醉手中的东西,她怎么可能不会再三检查呢。

    “好妹妹、不管你怎么检查、都查不出任何问题、因为……那种布料、只有在遇到了作坊染料的时候,才会发现褪变、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玲珑醉微笑。

    不、不可能的。

    慕容蝶下意识摇头。

    “你知道为何我特地指明要你去吗?”

    难道不是因为要借此让她难堪吗?

    “你猜的很对、我就是要你难堪、这样才能激起你心中那仅存的自尊。此事儿、要是换做他人、定然会随意搁置、可你不一样、你即便是为了向我证明我和邪九对你没影响、也会拼命促成此事。”

    “你说、有这么好的一个信使,我为何不加以利用呢?”

    “这一点、也多亏了小九儿告诉我呢。”

    她笑颜。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先前所去的锦绣坊、正是不老山的势力、那名瘸腿瞎眼的坊主、相必你们已经约见过了吧。”

    真、

    竟然是真的!

    瘸腿瞎眼的坊主。

    若是其他,慕容蝶自会以为这只是玲珑醉对她蓄意的打击。

    可、那名瘸腿瞎眼的坊主……

    “巧合、不过巧合罢了,你先前定是去过锦绣坊,所以肯定见过那位老坊主。”

    慕容蝶摇头坚持。

    “是吗?”

    玲珑醉也不辩解。

    “此际、星挽月的众多高手怕是早已将王府重重包围了、是真是假、你前去一探便知。”

    “呯!”

    就在此时、似乎为了印证玲珑醉的话,一声轰鸣声响起,那声音、近在耳际。

    “正轩阁!”简单地判定了方向,慕容蝶面色一紧,匆匆而去,朝着王府内而去。

    心中、那种极度的不安随着步伐越发变得急促而慌乱。

    望着慕容蝶匆忙离去的背影,玲珑醉精致的面容这才深深勾起一抹邪恶。

    慕容夜、既然你夺走了我心心念念的公子、那么……我就彻底毁了你这个重如心尖儿的妹妹。

    彻彻底底地、摧毁她!

    玲珑醉仰头,无声冷笑。

    ……

    此时、邪王府、正轩阁。

    “韩小子、你怎么样了。”

    符天衍大刀阔手,一个虎步快速来到韩霸天跟前,伸手,忙不急搭在他脉搏探查着。

    先前、韩霸天被五大高手围攻,在那恐怖的撞击下、怕是就连一代刀神的韩霸天也无法忍受那般冲击吧。

    “小符子、你给老夫胡说什么?”韩霸天一把嘴角血迹,大大咧咧叫嚣着自地上起身,神色不悦地看向眼前的众人,“老伙计功夫不错啊、不知可有名讳?”

    韩、符二人依旧是那般口不留情,但二人多年的争锋相对,却也多了常人无法理解的惺惺相惜,此际,韩霸天虽口不留情,但身体却因先前被众人合围的那一击震乱经脉,一时间气息紊乱,要不是有符天衍搀扶着,此际恐怕早已露出了端倪。

    “圣羽、你回来、”面对韩霸天的挑衅,星挽月却是笑意不减,挥手道。

    “圣天、我给你个机会、一炷香时间、我不想眼前再见到这俩人。”

    宛若像是再说什么阿猫阿狗一般的事情似的,星挽月随意挥手蹙眉道,“抓紧时间、我还想要赶在邪王妃回来之前,送她一份大礼呢。”

    星挽月勾唇笑道。

    “宗主、您多虑了、对付这等不入流的货色、哪里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十招之内、必然完成战斗。”

    相对于圣羽等人的合围,圣天却是独自出战。

    “这又是谁?”牡丹红皱眉低声道。

    先前那名唤圣羽的、合五人之力,重伤了一代刀神韩霸天、而现在出现、又会是谁?

    只是、不管是谁、单看他眉宇间的沉静与沧桑、还有那隐隐融于天际的气场、这场、怕都是一场硬仗啊。

    “不老山的圣灵尊者……怎么、星挽月怎么会有实力一下子请来这么多?”

    相对于牡丹红的疑惑、吴馨简直算是震惊了。

    她不明白、为何星挽月会突然带着近百人的高手围堵再此,那感觉、那轻车熟路的模样,仿佛一开始就识破了他们伪装一般。

    然而、让她更为震撼的便是、不老山那历来无视宗门族规的圣灵尊者为何一个个毕恭毕敬地以星挽月马首是瞻,观其神色,竟隐约还带着一些恐惧……

    莫不是,他们在害怕星挽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