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巨鹰盘旋、嘶鸣的咆哮声很快引起了众人的热议。

    慕容夜蹙眉、

    伸手、曲指,慕容夜果断吹了一个口哨。

    霎时间、众人只觉得飓风凛动。

    下一刻、就见原本傲然挺立的小兄弟面前,陡然匍匐着一只庞大雄鹰。

    鹰毛黝黑、羽翎丰盈、鸟喙尖锐、活脱脱一副天空之王的姿态。

    然而、若是你仔细探去视线,便会察觉,那傲然英武的雄鹰周身,竟隐隐布满了斑驳血意,由于羽毛呈现黝黑色,所以,若是不好好打量,根本难以察觉异常。

    “小月、你受伤了?”

    慕容夜在看到小月出现的那一刻,心,便已沉入了万丈深渊。

    自始至终,她都将小月留在了师傅和蝶儿身边。

    这一次,为了保险起见,避免小月像上次那般发狂,她不仅命人准备了许多烤食,还将小月锁了起来。

    而小月却出现在这里。

    说明了什么?

    “邪王妃!你是邪王妃!”

    西域苍鹰的出现,李航猛地一激动。

    怪不得、他们总觉得面前的小兄弟身法犀利诡异,像极了一个人。

    还有那淡蓝色宛若掌管了生杀大权的火焰,不正是传闻中邪王妃的招牌“魔法”吗?

    小月!

    一眼、慕容夜便看到了小月身上的血迹斑斑,速然上前,她快速检查着。

    小月身上的雪、不是它自己的!

    那……

    蝶儿!

    糟糕了!

    刹那间,许久埋藏在心头的阴霾与恐惧彻底晕开、慕容夜从未像这般惊悚。

    “小月、带我回府!”

    翻身而起、慕容夜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落至小月脊背,一手揪住它翎毛,急促道,以至于一旁的先前说话的李航被她彻底忽略了去。

    “嘶”

    小月一声咆哮。

    巨翅挥动,隐约间由自可见一股怒然,俶尔瞬起,一声长啸,它就这般带着慕容夜绝尘而去,留给无限懵逼中的众人。

    “所有皇城守卫军听令!”

    良久、良久、李航方才从慕容夜那不知觉绽放的杀意下幡然而醒,一声长喝,他一脸紧张道。

    “守卫长、我们这集合是要干什么?”沧源兵将中,有人不解,此刻,为了防止不老山援兵,他们不是应该要逃吗?

    哦、或许守卫长是要他们组团逃跑。

    只是……那样目标会不会太大了?

    “我们……自然是履行我们身后军人该有的职责!”

    李航一沉、下一刻,抬头挺胸,两道眸光如电般自信掠出。

    是她、是她。

    只要有她和邪王在、沧源就势必有救!

    心中豪情激荡、他知道,那种属于他们皇城守卫军的自信和桀骜回来了。

    “是!”

    听闻守卫长要带他们去执行他们的职责,所有人一改先前面如死灰的模样,陡然一副打了鸡血一般嗷呜声不断。

    “他们、这是怎么了?”人群中,仍有些人不明所以。

    “傻啊你、刚才你还看不清楚吗?刚那雄鹰、雄鹰啊……”有人激动地挥舞着手,欲图解释着。

    “我看到了啊……”那人一副看傻叉般模样看向正手舞足蹈给自己解释的人,仍是一脸懵。雄鹰的确威武、可,这和眼前的皇城守卫军有啥关系啊。

    怎么他们一个二个宛如获得新生一般了呢?

    “你傻啊……那可是西域之王、天空霸主啊……普天之下,谁曾降服了天空霸主、你难道不知道吗?”那人立刻一副看制杖的模样扫了对方。

    “邪、邪王妃!”

    “你是说、刚才那英勇无畏的小兄弟是邪王妃?!”那人这才恍然。

    众人“……”,你才知道啊。

    “怪不得、刚才就见那淡蓝色火焰格外美丽熟悉,起先还以为是自己错觉呢。”

    有人纳闷开口,言语间,却有种难以抑制的激动。

    “邪王妃?”原本和慕容夜搭过话的小林此际更是吃惊。

    抬头、望着慕容夜先前离开的方向,他不由得深深蹙起了眉头。

    沧源盛传、王妃机敏英勇、宇内无双不假。

    可、先前的战斗,王妃分明受伤了。

    此去一行、但愿平安顺利吧。

    ……

    于此同时,正处小月手背之上的慕容夜,一边催促着小月,一边快速包扎着自己伤口。

    天、越来越冷。

    尤其是高空……急剧下降的冷空气更是宛若将人彻底冷冻。

    可、饶是如此,慕容夜哆嗦着缩成一团,瞪大了眼睛,紧紧注视着邪王府的方向。

    蝶儿、师傅、荼荼、玫瑰……你们都要好好的啊。

    她内心无限祈祷着。

    ……

    时间回到清晨。

    庭院内、慕容蝶目送姐姐离开,强打笑容冲其挥手。

    只不过,眸眼中的笑意,却在触及手中那娇小可爱的粉梭时陡然一滞、笑意并未进入眼底。

    粉梭……

    她还记得、姐姐曾送她的那一对。

    她紧缠慢缠,纠缠了邪九许久,他这才勉强同意在粉之上以内力加持,雕刻了枚蝴蝶。

    她记得、那时候,邪九还很坏心眼儿地嘲笑自己。

    他说、明明就是杀人的武器、你还要将它装饰得很漂亮,就不怕到时候下不去手?

    那时候、她对于杀人还没有任何概念。

    嘲笑归嘲笑,可邪九在雕刻蝴蝶的时候依旧很用心,甚至先在木头上,试验过无数次,也被她调笑无数次之后,这才亲自上手。

    这般想着、慕容蝶不由得深深握了握拳,都说认真的人最能吸引到异性。

    她想、她就是那个时候,心绪沉浸,无法自拔的吧。

    他那时候认真小心翼翼的模样,也至此牢牢刻在了她脑海……

    只可惜。

    她无奈摇头淡笑。

    只可惜,那枚银梭早在幽冥之行遗失了。

    或许、那枚银梭本就不属于她吧。

    “呵呵、一大清早、妹妹可是又在思念男人了?”

    沉思之间,突然玲珑醉妖媚酥骨的声音袭来,慕容蝶身形一震,扭头,看到的便是那半倚在门边,曲线尽展的玲珑醉。

    此刻、她唇噙笑意,好整以暇地盯着自己。

    大清早的,慕容蝶也是懒的和这个女人一般见识,当即转身,将其宛如空气般略去。

    “诶、昨夜小九九不在、姐姐还真是难熬呢……”

    又一声至妖至魅的声音响起。

    情知她是在炫耀,慕容蝶一遍遍在心中默念着她是空气。

    思绪,却不由得自问而起。

    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这种妖媚性感的女子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