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找死!”

    见慕容夜无所避及的转身,千里风一声冷笑,一脸阴霾。

    去死吧!

    想起先前被这小女娃的羞辱、他的怒火便不断自心头翻腾。

    “咻!”

    “怎么回事儿?小兄弟怎么不动了?”

    嘈杂的人群中,小林一脸急切。

    “他哪是不动了、那是被人气息锁定了。高手对决、一般只有对方比自己高出太多的时候,才会被气息所威慑、可惜了。这小兄弟虽然黑是黑了点、但身手着属上佳,本公子还想招募回府呢。可惜、谁让他好死不死,惹上不该惹的人呢。”

    人群中、一名手持福扇、一身琼服贵公子模样的少年开口道。

    “就你?在这样动荡的时机、你当你是邪王啊、还敢私下招募实力、你怕是没死过哦。”然而、他的得意还没多久,立刻被人抨击道。

    “诶、你们看?!他动了!”

    就在所有人认为慕容夜必死无生之刻,突然,原本一直在紧盯着慕容夜的小林开口了。

    激动地指着向前面。

    在他的正前方。

    慕容夜动了。

    银梭挥舞、俏影翻飞。

    以一股极其刁钻的弧度近身冲向千里风。

    所谓气息锁定、不过是高手对于低阶人士的压迫,说的再简单点,其实就是一种心理作用。

    一种自认为无法匹敌的挫败心理。

    只可惜、这种心理是永远不会出现在慕容夜这里。

    因此、所谓气息锁定、对她根本无效。

    “哼、找死!”

    看到慕容夜这般准备硬捍自己,千里风笑了,顷刻间变拳为掌,原本鼓足全力的一击、轻飘飘地变了弧度,朝着慕容夜猝尔挥去。

    “救人!”

    见状、皇城的守卫长李航一声长啸,大喝道。

    如此一名少年英才,他可不愿意就此被折煞。

    他们已老、日后的沧源会是这群后生的世界。

    “完了……”

    人群中、无数人纷纷捂双眸,实属不忍心见那残忍一幕。

    “呯!”

    然而、不等李航等人的支援。

    慕容夜便以一股急快速度与千里风相撞一起。

    “噗。”

    几乎是刹那间,慕容夜身形宛如鱼雷般炮射而回。

    映着淡淡雪花的空际间,隐约还能看到那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迹。

    “不自量力、哼。”

    千里风一声冷哼,挥手,像是嫌弃般轻轻弹了弹胸口的灰尘。

    眸底之中,有愤恨、也有震惊。

    变拳为掌、虽然不及一拳来的有威力,可依他的强横实力,竟然在心口之处被挂了彩,这一巴掌、不可谓打的不重。

    “小女娃、你倒是总让老夫吃惊啊。”

    轻轻挥手,千里风漫步悠哉,朝着几十米外瞬间萎靡了周身气息的慕容夜缓步而去。

    “当初、老夫可是给过你机会的、这可惜、你现在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冷笑。

    “谁让你是她的女儿呢?”

    “她星挽梦当初敢看不上我儿子、现在……我就要亲手毁了她的野种!哈哈哈……”

    任凭北风呼啸,千里风疯狂大笑,霎时间,黑发四散。

    不、不对!

    众人一惊。

    错觉吗?

    他们怎么觉得千里风原本的满头黑发正在迅疾……变白?

    刚开始、他们还觉得是自己眼花。

    可、但众人定睛望去之时,满眸更是宛如见鬼般后退了一步。

    “天呐、这究竟是人是鬼啊。”有人哀嚎着后退。

    “一夜白头这等事儿还不算过分,可谁曾眼睁睁见着一个活生生的人、顷刻间开始萎缩……发纤脱落?”

    “我……臭丫头、你对我做了什么?!”

    原本盛气凌人的千里风率先感受到的是脑袋一轻,他错愕伸手,刚好揪到了一头掉落的头发。

    而不待他惊奇,他便察觉、他的身体以一种急快的速度正在急剧萎缩着。

    他悚然心惊。赶忙调动内力去调理内息,却发现,他这么一动,周身的萎缩与那股火烧火燎的感觉便越发明显了。

    这……

    他这究竟是什么了?

    毒吗?

    可他分明感受不到半点毒迹啊。

    “看来、我猜测的果然没错。”

    停顿许久、慕容夜这才在李航的帮助下,堪堪起身站立,轻轻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咧嘴开颜。

    绚烂的笑颜却像是死亡召令一般响彻众人心尖儿。

    先前她从骆驼刺茎中提取的东西,看来正好克制血兰花的药性。

    千里风、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分明就是服用血兰花之后的副作用。

    过量服用血兰花的药剂,或许毛发黑白,但周身的肌肤却像是被榨干的残汁一般,尽数干涸。

    此际、骤然遇到一股强大对于生机渴望的力量,周身可不就一而再再而三萎缩了吗?

    “药、给我解药!快!”

    千里风低声嘶吼着,双眸血红地朝着慕容夜作势就要扑过来,却被李航眼疾手快地一击打落在地。

    顿时、李航用一副诡异的目光扫向千里风。

    “奇怪吗?”

    慕容夜冷笑。

    “其实、你们口中所谓传承天运的不老圣灵,根本没有你们想的那样神奇、他们不过是服用了某种药物。”

    “你们可以理解为类似于麻药一般的东西、只不过不同的是,麻药只会让人全身在一段时间内陷入麻痹,而他们服用的药,则是会彻底延缓自身的衰老……”

    慕容夜淡淡解释着。

    轻轻上前。

    手中、兀自自腰间掏出一枚白色颗粒,塞进了千里风口中。

    这便是,她从骆驼刺中提取的。

    先前、她也不过是仓皇之间将其涂抹在银梭之上,这也是为何她硬是拼着重伤,也要硬捍千里风的原因。

    此药自然是服用为好。

    但千里风可不会乖乖地听她的话。

    但、此际备受折磨的他,可就未必了。

    “原来是这样?”

    看着被喂药之后更加狼狈的千里风,所有人怒了。

    原来、他们一直以来信奉的、宛如神明一般的存在,竟是用某种邪恶手段将欺骗了他们一代又一代。

    “李航守卫长、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淡淡扫了眼地上早已不成人形的千里风,慕容夜潋了潋眸子,她还有要事儿,索幸,她曾和李航接触过几次,人还算靠得住。

    “是!”

    李航领命、却在开口的瞬间,愣了愣。

    奇怪啊、

    虽然这小子功夫了得,身法诡异,可他怎么对他的命令没有一丝一毫的内心抵触呢?

    甚至、心里还很欢喜?

    这是为何?

    “啾……桀!”

    突然、就在李航疑惑、众人恼火之刻,天空之上,陡然清晰传来一股凄凉急促的声音。

    闻言、原本正欲离开的慕容夜脚步一顿。

    抬头、错愕地仰头望向空中。

    这是、小月的嘶鸣声?

    听声音、似乎十分悲凄!

    这是为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