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呯!”

    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就见慕容夜猝然翻身、急速朝着身后掠去,电光火石间,一枚银梭还不忘死死攥在手里。

    “嗯?怎么是个男的?”

    棺椁之中,见到慕容夜这般男儿打扮的人亦是一愣,另一手掌轻拍,那原本对慕容夜老说很笨重的棺木瞬时间腾空飞起。

    慕容夜“……”。

    落地,急退数步,慕容夜连忙稳住身形,抬头望去。

    此刻站在棺椁之的,是一名四五十岁的老人。

    准确的说、是一名还算年轻的老人。

    因为、即便周身的面容看起来十分枯萎,但胡发却是异常黝黑。

    怎么看都有几分怪异。

    “千里风!”慕容夜沉了沉眸,开口道。

    此人正是曾在皇宫寿宴之,妄图招揽自己的千里风。

    只是,相对于之前,此际他皮肤却更显苍老,而周身毛发却像极了二三十的毛头小伙儿、这一点,让慕容夜很是在意。

    千里风闻言淡笑、举目四望,神色平淡地扫了眼周围惨死的不老山将士,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知道老夫名讳、又敢来特地劫棺的……”

    回眸、他突然换一副似笑非笑地模样看向慕容夜。

    “小女娃、我们又见面了?”

    “这一次、可有王爷殿下帮你了。”

    千里风开口,双手微微向一撑,淡然一跃,整个人猛地自棺椁跃起,手掌冷扬,带起一股强烈的飓风,朝着慕容夜袭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慕容夜蹙眉、脚转身移、险险躲开了千里风一掌。

    “老夫为何会在这里不打紧。”

    “关键是、小女娃你此番前来救母的这份心,倒是令的老夫十分感动。”

    “就冲你这份孝心、老夫定给你个痛快。”

    千里风笑眯眯道。

    眼中却是宛如毒蛇般的阴寒。

    “凤姑、慕容狄……”

    千里风跃出棺椁的动作很大,加他有意先给慕容夜一个下马威,因此,酝力十足,纵然那八名大汉也无法强撑、纷纷跪地、于是,就见“哐”!得一声,棺椁落地,激起无尽尘土。

    而这么一来,慕容夜也正好看清楚了棺内全貌。

    那里面……正安安静静地躺着的,正是她一直苦寻不得的凤姑与慕容狄的尸首。

    怪不得、八人合抬的棺椁像是很重。

    原来、里面真的有诡异。

    看其面貌、二人去的还算平静、不像是受到过别样折磨那般。

    不对!

    突然、她美眸骤然一缩。

    棺椁内、无数宛如蚂蚁般通体莹白的小虫子密密麻麻爬了起来,顷刻间像是嗅到什么美味一般,急促涌入二人的尸首中。

    “食尸虫!”

    她猛然大喝。

    “不错、有点眼光……”

    见其震惊,千里风爽朗一笑,自鸣得意地捋了捋胡须。

    “这棺椁是命人特意打造的、若是封棺之后再次打开,便会放出寄存在里面的食尸虫……”

    是以、他先前才会那般急速逃开。

    食尸虫、顾名思义,是只吃尸体的虫子。

    此虫本无毒、通体呈莹白色,可一旦接触到死人尸首,它们便会宛如此刻疯了一般,拼命地挤进去尸体,争夺着养分。

    而且、此虫生存很快、平均每三个小时产一次卵,六个小时便能孵化,而即便是刚孵化的幼虫,依旧拥有啃食尸体的能力。

    而吞噬过尸体的食尸虫、会己身带毒。

    若是不加管理、最后、它们便会彻底形成瘟疫。

    “散开、所有人快散开!”

    慕容夜扭头,急忙朝着人群喝道。

    “死到临头、还有空管别人、小女娃、你还真是让老夫开了眼界啊。”

    相对慕容夜的惊慌,千里风却是不慌不忙,素手轻展,周身带起一抹凛冽威压朝着慕容夜而来。

    “……”慕容夜。

    怎么办?

    此时、且不要说眼前千里风这个棘手之人,单是中了食尸虫的二人……若是她还执意想要二人入土为安,那势必会造成此虫泛滥、到最后……只会引发新的浩劫。

    可、食尸虫太过庞大、短时间内,她根本无法将其从二人尸体内隔离啊。

    与千里风交手间,慕容夜便已发现有些食足的虫子,周身早已变成了烈红色,已经开始悉悉索索地向外爬去。

    这是……要产卵了?

    慕容夜面色一滞。

    凝眸、她深深地看了眼棺内的二人,心中猝然升起无限怒意。

    星挽月、这个人、这是硬是逼她亲手毁了二人的尸骨啊。

    无论是凤姑还是慕容狄,无论他们曾经做过什么、那都是在生死关头救过自己的人。

    而现在、却要她恩将仇报。

    果然、星挽月这个女人将自己的短板拿捏得很准。

    只是、真的只是这样吗?

    她凝眉、

    深深看了眼二人的尸首一眼。

    猝然俯身,堪堪避开千里风一掌,扭动身形,腕角凛动,手腕之中,银芒乍动。

    千凤齐发。

    “嗖嗖嗖!”

    尚且处于一脸懵逼的众人只觉眼前一花。

    他们不明白、为何从不老山宗山的棺椁里突然蹦出来一个怪人,更不明白,为何里面还多了几具尸首、而且没有一具是当事人的。

    然而、银光乍动、下一刻,原本豪华宽敞的棺椁内的尸首,无数淡蓝色火焰诡异闪耀而起。

    这是什么?

    众人一副发现新大陆一般。

    而其中一些民众,以及皇城守卫军的众人见此,一个二个却是紧皱双眸。

    好奇怪的火焰。

    他们是不是在哪里见到过?

    凤姑、对不起。

    轻轻闭眸、慕容夜无声自道。

    或许、若不是自己的鲁莽,也不会毁了他们尸首。

    “桀桀……”

    “小女娃、难道没有人曾告诉你吗?永远不要将后背露给你的敌人……”

    慕容夜这般举动,使得她与千里风的位置互换,原本深处下风的她瞬间便被千里风锁定了。

    脊背之巅。

    一股泛着阴寒般的气息袭来、激得慕容夜不禁打了个寒颤。

    “是啊……”

    永远不要背对着你的敌人。

    这是她辈子杀手教程的第一课。

    只是、这句话的后面,还是有一个前提的。

    永远不要背对着你的敌人、

    除非、

    你有百分之二百的信心或者、与之同归的决心。

    她无声轻笑。

    俶尔回眸、清澈的双眸间、顿时卷起无尽杀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