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人?胆敢打扰圣灵归天、来人啊、给我拿下!”

    先前原本策马而来的骑士首长立即蹙眉,马鞭微扬,朝着慕容夜作势就要甩打下去。

    与此同时、他的手下亦立刻围了上来。

    “?”

    “胆敢挡了不老山的道儿、这个二愣子是谁?”人群中,有人惊叫。

    “小林、你刚才还和他勾肩搭背,相谈甚欢啊、怎么、难道你们不认识吗?”有人疑惑地看向先前被慕容夜揪住不断问问题的一人道。

    “靠、不许胡说、谁认识这个二愣子哦。”

    小林立刻严肃脸。

    情势危急,所有有可能站在不老山对立面的都会被无情清除、他可不想连累他的父母妻儿。

    只是……

    看向一抹黝黑而又消瘦的身形,小林不由得心中默哀。

    诶、恐怕又是一个找不老山寻仇的吧。

    连日来、城中早已不缺那些丧夫去子的苦命人、有时一个急红眼,直接就朝着不老山的执法人员冲了上去,其结果、可想而知……

    诶、可怜了这个小兄弟。

    小林心中叹息,早知道,刚才自己就该好言相劝的啊。

    “啪!”

    一声带着火药般次啪声骤然响起,下一刻,响起一片惨叫与哀嚎。

    “……”可怜的小兄弟。

    小林心中不忍、还在计划着如何帮衬一把,到了能将这小兄弟入土为安。

    “这……”

    然而、等到他抬起头、看到的却是极其另类的一幕。

    原本来势汹汹的一众执法者竟横七竖八地半躺在地面之上,行为极其诡异的抱着自己面颊哀嚎着。

    他们的面庞之上,清晰地印着一道道狰狞血痕。

    而反观那位小兄弟,则依旧是完好无损地站至一旁。

    而他纤白嫩长的手掌中,正好握着一只带着点点血迹的马鞭。

    凝眉、抬眸、慕容夜扫了眼面前浩浩荡荡的出葬队伍,朗声大喝。

    “非不老山之人、我劝各位暂且离去、否则、等下若是伤了各位就不好了。”

    慕容夜开口。

    别看送葬的队伍这般庞大华美、然而多半却是沧源的普通兵将。

    只有少数一些不老山的核心人员压场。

    比如、眼前这群自称执法者之人。

    再比如、那名老女巫。

    “他他、他是来寻仇的!”

    慕容夜这番话,更像是坐实了她的目的一般,令的一众民众震惊不已。

    只是、死者为大,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才会令人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前来呢?

    慕容夜的动作很快。

    从为首的挥鞭而来到她反客为主,再到横扫众人,近乎就是眨眼之间,以至于许多人根本没有看清楚她的动作。

    见此、一些原本混在队伍中的沧源之人彼此之间均是对视一眼,脚步下意识微微退却了几步。

    找不老山的麻烦?

    正巧、我们也想劈了这群孙子。

    只可惜、军令如山、他们不得不从……

    此刻只能垂头丧气地站至一边。

    他们原属沧源皇室的护卫君、拥有着保护皇城的光辉使命。

    可自从不老山的这群孙子到来、他们不仅丢了皇城,每日还卑躬屈膝地受尽他人脸色、现在竟还被君莫玺那个草包皇子安排做这等红白之事儿。

    他们深深感觉到、原本存在他们胸腔中的男儿血性似乎正在逐渐消弭。

    此际见到有人出来挑事儿、看样子,貌似还是一个实力强劲之人、他们在为其担忧之时,不由得也深感解气。

    “等一下、见机行事。”

    李航开口,他是此行沧源兵将的负责人,曾也为南开强将,只可惜负伤在身,后来,便做了沧源皇城守卫军的守卫长。

    是。”

    他的身边,众人低声应和。

    守卫长的意思,他们自然明白。

    纵然很多百姓到现在依旧在背后对他们投靠不老山指责谩骂不停,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的周旋帮助,究竟帮助了多少人远离死亡。

    “听闻不老山宗主倾城绝色、宇内无双、上次一别匆匆,未曾细看、今日特此前来,一睹芳颜,希望诸位不要阻挡。”

    见那般渭泾分明的队伍,慕容夜斜眼笑了笑。

    一声戏谑,身形一跃而去。

    “快、拦住她、拦住她!”

    那名老女巫见状,当即呼喝道。

    “……”这、

    人群里、原本隆定慕容夜是来寻仇的众人“……”

    原以为你丫是来寻仇,合着你是被美色引诱而来啊。

    只是……

    再怎么样、你也不能那名慌不择食地挑一个死人啊、即便、她曾经或许真的很美。

    “诶、等等……只有我注意到那位小兄弟的意思是上次一别,因为没仔细看清面容才来的吗?”

    人群中,小林一脸疑惑。

    “哈哈、”沧源守卫军的一众人,有人闷声暗笑,而有些生性豪爽之人,则是放浪不羁地仰头大笑。

    这个小兄弟、着实让人心头舒畅啊。

    凭你们、拦得住了我么?

    看着迎面而来的数十人,慕容夜手掌微抹,无数银光自腰间速而急飞,刹那间、原本正急促而来的身形纷纷停滞、然后……身形微晃、无力瘫软了下去。

    浑圆的双眸,透露着他们眼眸心底深处的疑惑与震撼。

    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人?

    “拦住、快……”

    “噗”。

    及至那名老女巫身边,慕容夜没有多话,银梭窜动,咫尺间送至她心窝。

    展眸、她回身冷蹙着眉头看向那尚抬着棺椁的八名大汉。

    毫无例外地、对上慕容夜凛然目光,所有大汉均是心头微震。

    索幸、慕容夜只是淡淡扫了他们一眼,这才轻轻一跃,在众人无限震惊的目光中,举身而至,停在了那华美庞大的棺椁上。

    慕容夜不算重。

    但她这一跃、原本压在八名壮汉肩膀身上的力量再次重了几分。

    果然吗?

    她蹙眉。

    这棺椁果然有些诡异。

    只可惜、她此举、也算是彻底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必须要赶在不老山援兵到来之前,处理好这一切。

    她蹙眉。

    低头、

    双手轻轻覆在棺椁顶、下一刻,猛地用力。

    “噌!”

    在众人期待而又震惊激动的目光中,慕容夜开棺了。

    然而……

    棺椁还未开三分之一,她便感受到从里而来的冰寒杀意。

    她心中微沉、

    眉色微微潋起一抹极其危险的气息。

    果然有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