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

    “玲珑姑娘果然才情一绝。”

    “”

    会场一片赞叹声响起,玉珍珠清淡如水的抿了抿唇。

    “接下来为大家展示的是、玫瑰亭的载花月!”

    一行侍女再次出场。

    “花似流年水似庵,”

    “月上柳梢人影散。”

    “华发频生歌舞载,”

    “繁花苦度落月年。”

    玫瑰亭。

    玫瑰灵脑袋微瞥,轻声念诵。

    蓦而,抬眸。

    神清灵地看向面前素衣如纤的人儿。

    “簌若姐、你是不是又想他了?”

    虽说玫瑰灵才情不比簌若,但诗词赏析的能力还是有点的。

    再加上、簌若的过去她也零星有所耳闻,不由得有了疑问。

    “过去的事儿、莫要再提。”

    簌若微微起身,淡步离开。

    纤俏单薄的身影,不禁让人心生怜爱。

    “帅哥、解释一下呗。”

    慕容夜双手撑着下巴,俏颜如花。

    如星似钻的水眸熠熠期待地看向慕流川。

    慕流川诧异回眸,骤然只感陷入宇宙星茫之中。

    璀璨夺目。

    良久、慕流川艰难别开双眸。

    干咳了几声,这才道。

    “这首诗以月比年、花作人。”

    “大概说的就是时光的遗逝。”

    慕流川神微顿,见慕容夜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不由得笑意慵懒,解释道。

    “其实、这首诗的主人应是玫瑰亭的簌若,你只要结合她的人生,便好理解了。”

    闻言,慕容夜神情一顿。

    好似、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虽说她对八卦不感兴趣,但古人的八卦、那便另当别论了。

    慕流川笑容微溺,柔声解释。

    “簌若曾是玫瑰亭的头牌,因与江湖散修相爱。被玫瑰亭的亭主水渺渺强行拆散。”

    “那人至此也下落不明。”

    “而簌若也无心烟花柳月之地。”

    “对她来说,玫瑰亭如同尼姑庵,囚禁了她一生。”

    “华发频生歌舞载,感叹了时光的易逝与佳人的苍老。”

    “繁花苦度落月年。也道出了她度日如年的哀痛绝望。”

    慕流川暗自叹息。

    “要说这簌若曾也是一代绝佳人。”

    “没想到,却最终因爱,流落苍老。”

    现实版梁山伯与祝英台?

    慕容夜深眸微闪,思索道。

    对于簌若的遭遇,她谈不上伤感。

    顶多只能算是略微同情。

    毕竟、无论哪个世界。

    都是靠拳头的实力说话。

    “接下来,请各位欣赏琉璃阁带来的佳作。”

    伴着阵阵掌声与欢呼声,玉珍珠娇音微颤,竟有几分难言的激动。

    “春江花月夜!”

    玉珍珠娇颜微红,清亮的声音响彻四野。

    论到自己了?

    慕容夜敛眉一笑。

    春江花月夜,作者是张若虚。

    这也算是自己知道少数诗歌里最喜欢的一首了。

    据说,唐诗中只收录了张若虚两首,其中一首,便是这春江花月夜

    。

    号称“孤篇压倒全唐”。

    至于另外一首,倒是鲜为人知。

    抿唇莞尔,慕容夜清眸淡笑。

    说起来,自己当年自取名为“夜”。

    正是借用了这首诗名字。

    许是因此,她才能在枯燥乏味的训练生涯将这首诗熟记于心吧。

    人生处处有惊喜。

    有些你以为用不到的东西。

    却发现有一天,竟能解燃眉之急。

    慕容夜敛眸淡笑,似起那那段铁血岁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