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

    沧源皇宫。

    梦飞毅宛如一介流浪汉般奔赴而来,残垣断壁、一身狼狈,那模样,就好似从无人的北大荒渡劫而来一般。

    众不老山之人见此,不由满眸诧异,手忙脚乱地上前帮忙。

    双臂尽失、梦飞毅对君莫邪的恨简直滔滔不绝。

    一只手臂、或许他还能有简单的自理能力。

    现在……

    他就是一个废人。

    这样的一个废人、如何还能实现心中那对她美好的渴望?

    与此同时。

    沧源以南的辽阔战场上。

    “轰!”

    “给我轰死这群王八羔子!”

    战场之上、李天楠手拎长刀、扬天喝笑。

    一身铁衣冷凛中泛着无尽血意。

    站如铁塔、任凭北风吹起他耳边胡发、露出他那有些欣喜又带着哀默的复杂神色。

    而看他另一只袖摆中、却是空空荡荡,宛如无物。

    有了君莫邪和邪九的加入,先前被南齐天与君莫玺强压一头的李天楠总算可以扬眉吐气,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他相信、有莫邪这个家伙在这里,他们胜利是迟早的。

    ……

    “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

    沧源皇室、星挽月携一众高手悄无声息潜入富丽堂皇的皇宫,看到的便是一众形色匆忙的太医院太医围着一人,那人还是满足的骂骂咧咧,哀痛呻吟。

    神色闪烁,辨认出梦飞毅的星挽月冷音骤拔,不满道。

    梦飞毅一愣,惊恐而又窘迫地看向星挽月。

    临走时、月儿可是将沧源之事尽数交给了他,他……

    辜负了他的信任。

    “月儿、月儿、你听我解释,是君莫玺、他受人蛊惑、导致我们第三批军火……”

    “宗主、是属下失职、连累了梦尊者。”梦飞毅想要解释、然而君莫玺纵行官场数十年,又怎会给他机会,当即站出来负荆请罪。

    “你……”梦飞毅何尝不懂他这般意思,他扭头,神色祈求而复杂地看向星挽月,他相信,他的月儿会相信他的。

    “自己无能、还欲推卸责任、我平身最恨的,就是这样的人!”

    他的解释,反而激起了星挽月更大的怒火。

    “走!”

    怒然拂袖、星挽月带着梦天衍等人离开,命君莫玺一一给众高手安顿下来,这才将君莫玺唤了回来。

    “在我面前、最好不要玩那么多心思、否则……”她淡淡抿唇,轻轻一捏,手中的玉杯瞬间化作齑粉。

    “属下知错。”君莫玺神色大惊,想都未想,猛然跪下,诚恳道。

    原来,他所谓的小聪明,根本瞒不过面前绝代风华的女子。

    论风姿才华、慕容夜或许令他钦佩嫉恨、可眼前女子的一颦一笑却让他无法克制地倾心神往。

    凝眸、抿唇。

    星挽月目光灼灼地看向他,若不是看在他还有几分价值的份上,就冲他杀了原本的“自己”,她也早该一手劈了他。

    另一边、看着星挽月倩影离开、梦飞毅宛如受到天大打击一般,哀痛不止、这个难得表现自己的机会,却被君莫邪和君莫玺这对兄弟打乱!

    尤其是君莫玺、他对后者的恨意显然超越了前者,尤其是每次他看向月儿时不加掩饰的炙热情意,更让他有种活活撕碎了他的感觉。

    ……

    于此同时,星宇、如风所在的顺风将军府,此刻早已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大大小的视线在府上布了一遍又一遍。

    起先、他还只是奇怪。

    可当副官将几经曲折打听到的沧源信息传递而来的时候,他的奇怪顿时变成了悚然。

    他心急、速然离开。

    却被无数高手堵在自己府门前。

    “将军、陛下口谕、风将军舟车劳顿,还需好生歇息,将军放心,我等势必会守护在此,日夜保护将军安危。”

    歇息?

    保护?

    他冷笑。

    显然、他被软禁了。

    而软禁他的人……相必、殿下此刻也备受煎熬吧。

    不、或许……殿下根本就无从知道。

    他们这般、最害怕的便是殿下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吧。

    如风心中凛然。

    几经生死、就连他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为了殿下这般着急,还是……因为早已在心底早就接纳了那群人。

    “噌!”

    怒然拔剑、如风面色坚定而冷凛。

    “若是我今天一定要出府呢?”

    ……

    翌日清晨。

    王府。

    慕容夜一早便接到了邪六传来战场告捷的消息,星宇和不老山的人连夜败退数十里,龟缩在沧源以南的落凤坡、而莫邪与李天楠二人却是整军待发,在莫邪的率领下,南开大军宛如势如破竹之势,犹如一把尖刀狠狠插进敌人心脏。

    慕容夜抿唇。

    这算是、连日来最好的消息了。

    敲门。

    她在慕容蝶门前站定。

    继而门开、她看到了蝶儿。

    精神不算太好。

    但原本那双柔弱可人、清澈明洞的双眸间却闪烁着一抹摄人魂魄的力量,那是宛如春光复苏般的自愈力量。

    “姐姐、早啊。”慕容蝶勾唇轻笑。

    “……”慕容夜,果然是她低估了蝶儿的心理承受能力了吗?

    笑颜如花,慕容夜下意识伸手,揉了揉她可爱的小脑袋,而后轻轻用力,将她带进了怀中,嗅着那熟悉、和着淡淡草香与奶香的芬芳,她那原本不安的心也终于平静了几分。

    “姐姐?”慕容蝶疑惑。

    为什么、她会感觉到姐姐有些不安呢?

    “呐、蝶儿、你的粉梭、姐姐又重新给你打造了一对。”

    轻轻松开她,慕容夜伸手,自腰带掏出一对银光闪烁的粉梭,蝶儿原本的那对,早已丢失在了幽冥之森,加上慕容夜连日来总感不安,是以早早命人打造完成。

    将粉梭递给蝶儿,慕容夜又留下一些她从骆驼刺中提炼出专门针对不老圣灵那些老妖怪的毒,这才笑着和蝶儿再见。

    琉璃阁造此大劫,其中也有一些幸运逃走的人,可、即便他们逃过一时,星挽月的爪牙也是不肯放过他们,无论是凤姑还是琉璃阁待她有恩,还是出于娘亲的原因,她都需要帮他们、祛除尾巴、安全逃生。

    挥手、笑着和慕容蝶再见。

    诸事安好、她以为,她已在做首尾工作了。

    却不料、接下来恍然片刻光景的事实却以血淋淋的事实彻底打醒了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