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沧源皇宫、慕容夜按照谢莞盈的指示,几乎找了几处宫殿,却依旧未曾发现半点端倪。

    奇怪、

    星挽月究竟将娘亲安置在了何处?

    娘亲一定还活着。

    这一点、她十分坚信。

    星挽月屡次三番拿娘亲的性命做威胁、是以断然不会放弃这枚棋子。

    只是……她究竟会将娘亲安置在何处呢?

    这个地方、一定是既隐秘、又安全,还是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

    几番寻找无果,她只得伴着微下的夜色,潜出皇宫,故意绕了几圈皇城,确认不会有任何尾巴之后,她这才悄然潜回了王府。

    “这里、没有什么异常吧。”

    她向着牡丹红二人询问。

    二人摇头、这一天,玲珑醉很是安分地待在房内坐着女工,或吟诗作画,或弹琴做曲,或许是有了早上的教训,她整个也安分了许多,这倒是让他们有些吃惊。

    慕容夜点头。

    慕容蝶与玲珑醉早先的小插曲,牡丹红二人只是简单提及,并未说的太过清楚,毕竟,依她们对阁主的理解、若是知道玲珑醉对蝶儿的羞辱……阁主绝对没有意外地送那女人去见阎王。

    ……

    暗阁其中一角,慕容夜推门而入,看到的便是那一袭苍白雪袍的中年男子,剑眉入鬓,坚毅的面角上隐约可见的却是岁月的沧桑。

    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一个中年的他遭受了这么多打击,宛如顷刻间变成了一介垂暮老人。

    “你来了。”

    看到慕容夜,君尚威原本空洞的双眸终是稍稍出现了些许光芒。

    慕容夜点头,轻轻坐下,面容一时间有些复杂。

    她不知道、有些事情,她要怎么告诉这位饱经风霜的老父亲。

    伸手……她自怀中轻轻掏出一枚簪子,那是一枚简单莹白的琼玉兰花赞,通体透亮、莹泽、虽算不上奢华,但却是给人一种沉静文雅的细腻。

    “盈淑!”

    看到这枚簪子,君尚威虎眸一立、整个身体突然颤抖了起来。

    这枚簪子他记得,是他少年曾心慕于她,继而相赠之物。

    “她她……”唇角哆嗦、君尚威的神情蓦然变得十分受伤,似乎在这一刻,他突然念起了那宛如琼花般细腻温静的女子、即便她心思活络、可本性却依旧是好的。

    “她、去得可安详……”哆嗦良久,他深深闭了闭眸子。

    一代君王一朝臣。

    他的退败与这枚玉簪,足矣说明了很多问题。

    “嗯、是笑着去的。”

    慕容夜沉沉点头。

    最后、踌躇良久、慕容夜还是将谢莞盈的故去告之了他。

    闻言、君尚威龙躯再次一震。

    谢莞盈、即便他有多么不喜这个女人,奈何同床共枕那么多年,基础的感情还是在的。

    中年丧子、丧偶、此刻的君尚威就宛如是踏入坟墓的老人一般。

    轻轻关门,慕容夜心中暗叹,悄然离去,将所有的伤心失望尽数留给这位“老人”。

    门房内、君尚威紧紧抱着那枚玉簪,眼前旧暮片片略过,闭眸,一行清泪无言而下。

    ……

    另一边、浩瀚星海,星挽月急速而来。

    突然、她莲足一点、急促前行的身影当即立在了原地。

    身后、众多不老山诸位尊者均是纷纷而立,一脸迷茫。

    抬眸、星挽月扫了眼正上方盘旋而来的金丝雀,纤臂微勾,连带着眉眼也不由得弯了弯。

    等了这么久,看来,终于是有好消息了。

    ……

    同一时刻、沧源以南的战场上。

    “快、给我追上去!”

    梦飞毅率兵而来,按照路线,自凛幽林一路疾行,虽说伤亡惨重,但速度却也如风般追了上来。

    “人呢?”

    凛幽林之外,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梦飞毅一脸错愕地看着诺大的平原,这里哪里有一个毛影吗?

    “……”所有紧追而来的不老山众将亦是一脸懵逼。

    刚才他们还隐约见到了一些人影,可现在……

    难不成他们先前看到的是鬼影?

    良久、听着幽静沉寂树林,梦飞毅即便虽然很是不甘,但也只能咬咬牙。

    再往前、就是交战的双方。

    “撤!”

    紧紧咬牙,最后、梦飞毅终于是艰难咬牙,扭头而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冷凛霸道的声音悄然而出。

    “既然来了、又何必着急走呢?”

    死寂般的沉静中、君莫邪一身墨袍、凛然出现,冷眸似电,似笑非笑地看向领头的梦飞毅。

    若是他没有记错。

    就是这个人、致使夜儿跌入悬崖。

    “君、君莫邪?!”

    看到来人、梦飞毅显然吃了一惊。

    猝尔万分惊慌地后退了几步,猛然挥手,朝着身后人发号施令道。

    然而……

    随着他一言令下、他却吃惊的发现,原本对他言听计从的沧源士兵,在这一刻,竟像是木头人般愣在原地。唯有他亲自带来的那些高手,挥剑而上,朝着只身一人的君莫邪砍了过去。

    “呵呵、不老圣灵?现在、就让我等好好领教一下、此圣灵是否真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不老山的人一动,君莫邪周围的林梢边际突然暴窜出数十条人影,一副气势汹汹,咬牙切齿的令的梦飞毅一愣。

    这些带着血气方刚的沧源士兵是哪里来的?

    他当然没料到邪九的速度那么快,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和李天楠方向联系上了了,更不要说他自己带过来、一见到某王爷就瞬间反水的人了……

    梦飞毅咬牙。

    他不傻。

    君莫邪传奇与手段,他曾在幽冥之森不是没有见过,彼时敌众我寡,他若是再执意那批军火、那可是真的傻了。

    “撤!”

    冷凛开口,梦飞毅单臂挥舞,随即也来不及照应其他人,扭头,飞速而去。

    走?

    不远处、君莫邪冷眼旁观。

    递给了邪九等人一个“全消灭”的眼神,他动了。

    似风而起、瞬间追上了那逃窜的梦飞毅。

    虎掌微立、轻飘飘的一掌瞬间打在了梦飞毅仅存的另一只臂膀之上。

    “啊”

    轰然间、伴随着一声凄厉惨叫,群鸟四散……

    而梦飞毅原本纤长的臂膀,随着这一声惨叫,自空中划过一抹曲线……沉沉落下。

    “嘶”、梦飞毅冷汗直流,君莫邪、他竟仅凭那纯粹的内力断他一臂?!

    跑!

    双臂尽折、梦飞毅也依旧没有放弃,借助君莫邪的那股力道,忍着断臂之痛,仓惶而去。

    众人震惊。

    “……”

    “王爷、为何不取他性命?”邪九疑惑。

    “这样的人、你不觉得生不如死更适合他吗?”

    君莫邪负手而立,冷然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