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哥哥……”

    淑晴殿内、骤然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君莫玺赶到的时候,看到便是一片的哀嚎与残缺凌乱的四肢。

    至于那首先触发了机关的黄毅整个身形几乎了无踪迹。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君莫玺心头大震,猛地一把捞起地上尚在哭泣黄毅的弟弟,怒然咆哮道。

    黄毅弟弟自知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当即忍受着心中剧痛,将事情尽数和盘托出。

    “另一个我?”

    君莫玺蓦然一惊、“他们朝什么地方去了?”

    为何他在来的路上并未遇上。

    “凛幽林。”

    “追、无论如何也要给我追上他们!”

    君莫玺怒然大喝。

    几乎瞬间对那假扮他之人有了几分猜测。

    “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么大的响动,自然也迎来了梦飞毅,此刻,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梦飞毅眼前有些漆黑。

    月儿这才走了一夜、他竟将皇宫弄成这样……这,他回来要怎么和月儿交代啊。

    “皇宫戒备森严,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得知了事情的过程,梦飞毅不由得冷着面色道。

    “是你、”经历了简单的颓靡,君莫玺思维转动,很快将目光转移到了先前那位老公公身上。

    “回尊者、将军、老奴是真的不知道啊,也未曾遇到和将军相同模样的人啊。”老公公瞬间宛如要哭出一般。

    “或许……你遇到的、是另外三张面孔。”

    君莫玺若有所思道,若是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伪装成自己,那么势必也能伪装成别人。

    “这么说……难道是那三个小子?!”

    闻言、本欲推诿的公公突然愣神,想到慕容夜三人先前的装扮,下意识不由得开口道,却又在开口的瞬间,意识到不好,连忙挥手拒绝着。

    “不、不是、我没有遇到、那三个人是皇后娘娘殿中之人,不信、你们也可以派人去查……”感受到周围冷冽的视线,老公公立马摇手拒绝着,急促的紧张间竟然连称呼都忘记了。

    “呯!”

    然而、他话音未落,只感胸前一痛,整个人宛如断了线的风筝飞逝而去。

    出手的正是君莫玺。

    不提谢凰殿还好、这么一提,君莫玺原本压抑的怒火再也无法填平了。

    梦飞毅有些错愕的扫了君莫玺一眼,自知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连忙纠结人马,朝着凛幽林追去。

    “君莫邪、又是你!”

    他猛然握拳、怒然喝道。

    “将军、将军……出事了,出事了。”

    就在这时,一名丫鬟行色匆匆而来。

    君莫玺当即蹙眉。

    神色却在见到那熟悉丫鬟面貌之时愣了愣,面露疑惑。

    “娘娘……娘娘、娘娘自缢了。”小丫鬟泣不成声道。

    什么?

    君莫玺当即大惊,瞬间不顾任何形象地上马,朝着谢凰殿而去。

    ……

    时间稍稍回到几分钟前。

    “皇后娘娘、很抱歉打扰了你、只是……不知你可知皇宫有哪些藏身之所?”

    慕容夜一跃而下,正巧看到准备寻死的谢莞盈,不由得开口道。

    闻言、正欲自缢的谢莞盈也是一愣,下意识轻轻放下了手中的剪刀,错愕而又惊奇地看向慕容夜。

    “是你?”

    “擅闯皇宫,你果真好大的胆子。”

    面对她的震惊、慕容夜充耳不闻,抿然淡笑,轻声询问道。

    “皇后娘娘可知我娘亲现困何处?”

    娘亲……

    闻言、谢莞盈登时苦笑。

    “你知道、她不是你娘亲、甚至还可以说是你娘亲曾经的情敌、这样的人、也值得你一番冒险吗?”她不解。

    “皇后娘娘你说的是上一辈的恩怨、再说了、是情敌才会惺惺相惜,不是吗?皇后娘娘?”

    再者说、先不说花无情为她牺牲了自己的儿子、即便是那多年的养育之恩,无法令她忘怀。

    那是她前世今生,都无从体会过的温情。

    慕容夜淡然而笑,伸手,将祭台之后李盈淑的小小牌位立了出来。

    “果然、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谢莞盈无力苦笑。

    “我笑儿的眼光果然没错……”她开口。

    可惜、若我一开始不是与你为敌,而是尽力撮合你和我的笑儿,不知以你的聪颖机敏,是否会替我笑儿挡去这般劫难。

    慕容夜暗自蹙眉。

    神色冷漠地看着眼前有些疯癫的女人,转身就要走。

    “你觉得、是我错了吗?”

    娇音颤抖、此刻的她,哪里还有初见时那高高在上的一国之母的模样。

    闻言、慕容夜微微停步。

    扭头、疑惑地看向此刻狼狈不堪的谢莞盈,不由得微微蹙眉。

    君莫玺的事情,她虽未曾关注,却也在最初收集消息的时候,多多少少有过接触。

    一个人性格扭曲的开端、永远是一个家庭促成的。这一点,不容置疑。

    “错与对、你觉得现在还重要吗?”无论如何,他们都回不去了。

    “错、是我错了……是我、该死的人是我才对,不应该是我笑儿啊……”

    身后立刻再次传来谢莞盈啜泣不止的啼哭声。

    猝然、慕容夜想到了前世那个将她狠心抛弃的母亲。下意识的,她轻轻抚了抚尚不显怀的小腹、情知打听不出什么,便欲离去。

    “谢谢……谢谢、你娘亲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突然,看着慕容夜离开的背影,谢莞盈笑了,也为花无情的那副气度而感到自愧。

    “皇宫北际有一处闲置别苑、或许那里有你要找的人”。在慕容夜即将消失之前,谢莞盈笑道,满眸之中,有的尽是羡慕。

    而后扭头亦是笑颜如花地看向地上冰冷的剪刀,俶尔用力,将其送尽心口。

    慕容夜远远注视这一切、唇角微呢、诉说了声谢谢。

    ……

    “母妃、母妃……”

    当君莫玺奔赴而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

    为什么?

    为什么宁可选择死,也不愿意和自己站在同一边。

    “将军、我们在后院发现了些许足迹、或许……娘娘是被人胁迫的……”

    谢凰殿内气氛一片凝重,很快有小厮进来,面色凝重道。

    足迹?

    君莫玺一愣。

    难道……

    “追、无论如何都要把杀害母妃的人给我找出来!”他怒不可遏,将心中那份涌生而出自己害死母妃的想法生生压制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