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母妃这是为何?”

    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君莫玺轻抬脚步,微微走至谢莞盈身畔,轻声道。

    “不知玺天将军所谓何事而来、如今我已是罪妇一人、怕是无法招待将军。”谢莞盈头也不抬,继续在面前的火盆烧着纸钱。

    “呯!”

    君莫玺猛地抬脚,彻底踢翻整个火盆。

    “父皇未亡我未死、不知母妃这副披麻戴孝的模样是要给谁看?或者说……你这究竟是在祭奠谁、还是在诅咒谁?!”

    君莫玺暴怒道。

    “罪妇在为我孩子和丈夫祈福。”

    谢莞盈头也不抬,佝偻着身子,将火盆拾起,又一一拾起火炭,继着自己先前的行为,自始至终,从未看过君莫玺一眼。

    君莫玺苦涩一笑。

    “母妃这可是在气我?”

    气他联合外人逼宫。

    谢莞盈不语。

    “母妃可知是谁除掉了你的心腹大患李盈淑?”

    “是我!”

    他低头、看着地上面容消瘦的妇人冷喝道。

    “从今以后,你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你再也不用挖空心思讨好那个男人了。母妃,难道你不开心吗?”

    他大笑。

    “你放心、我会将那个男人的尸骨亲自带回,留给母妃好生瞻仰。”

    他冷笑。

    “你疯了?!那可是你的父皇,你夺了他的江山还不够,现在要连他的性命也夺走吗?”

    闻言、原本素衣斋戒,恬静淡然的谢莞盈猛地抬头,错愕万分看向君莫玺。

    “是啊、我是疯了……”

    君莫玺冷冷喝笑。

    “父皇?我有父皇吗?从小到大,我顶着皇子这个名讳,究竟收到了多少白眼你知道吗?”

    “君莫玺、莫玺……莫玺莫玺,莫要玉玺,从一开始,你们就没有给我一丝一毫的权力,甚至在一开始就未曾相信过我。”

    君莫玺冷喝咆哮着,猝然出拳,猛地打在那口暗黑色鎏金的棺椁上。

    “咔嚓”一声,棺椁瞬间炸开几条裂缝。

    “玺儿、你……”

    谢莞盈再次大惊、她这个皇儿一直以柔弱书生的形象示人,怎么会有这般恐怕的实力?

    “怎么、母妃很吃惊吗?”

    君莫玺冷声而笑,回眸,嘲讽万分地看向谢莞盈。

    “母妃以为你最最宠爱的皇子是怎么死的呢?”

    微微勾唇、看到谢莞盈眼底猛然略过的震惊伤痛、君莫玺心中微抽,却也涌上一股释然与轻松。

    “是你……难道是你?!”

    谢莞盈瞪大了双眸,难以置信地看向君莫玺,几乎瞬间娇涕出声。

    “玺儿、那可是你兄长啊、你怎么能、怎么能……”谢莞盈只觉得心脏顷刻间恍然炸开般难受。

    “是啊、他是我兄长……只可惜、他太碍事了、他的出生,夺走了所有本属于我的宠爱与未来、所以……他该死!”

    君莫玺冷然而笑、漠然道。

    “你、你、你这个畜生、你这个孽子!”

    谢莞盈面色微微呆了呆,颤抖地手指不由得指着君莫玺怒骂着。

    “呵呵……”

    君莫玺起身而立、坚毅的面庞再次恢复了那副冷漠。

    “既然你想、那就呆在这里吧、永永远远地呆在这谢凰殿!”

    他冷喝、转身,将心中的那副失落与遗憾永久埋葬。

    “你……”看到那位公公的时候,君莫玺面色闪烁,他知道得有些太多了。

    “回将军、老奴……”那位公公立刻哑然,察觉到君莫玺周身隐隐的杀意,他只觉得身子在无限颤抖。

    “今日之事……”君莫玺有心灭口、此刻却没那个心力。

    “老奴年岁大了,耳眼昏花,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那名公公立刻诚惶诚恐道。

    “这谢凰殿、就暂且维持这样吧……”君莫玺暗自思索,突然没头没脑地朝着空气道,起步离开。

    身后、那名老公公一脸沉思。

    “玺儿……你怎么、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君莫玺刚一离开,谢莞盈整个身子直接是瘫软在地,啜泣不止起来。

    她犹记得那个乖巧、懂事的莫玺,从小到大,他似乎什么都知道,也总是在为自己分担着所有压力。

    也就在这一刻,谢莞盈突然察觉、原来……他一直都是个孩子、一直是个孩子、他的所有乖巧懂事,不争不抢,都是在强烈压制着自己的本性。

    她以为、她的玺无心皇位、所以便倾注了所有心血培养她的笑儿,加上笑儿甚得皇上喜欢、以至于……她也在不知不觉间将这个孩子彻底忘却。

    忘却了他是个有思想、有野心、有伪装的孩子……

    玺儿……

    她嚎啕大哭、在为君莫玺的变幻心痛不已之时,也因自己无限自责。

    ……

    “走、陪本将去看看第三批军火。”

    出了谢凰殿,君莫玺猛然上马,带着队伍浩浩荡荡而离开。

    ……

    “什么人?!”

    刚到淑晴宫、立刻便有人出现,拦住众人。

    “你们的眼珠子是用来出气的吗?”

    一旁的老公公见此,不由得仗着公鸭嗓子怒吼道。

    闻言、两名巡视的小厮对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

    这、怎么刚走一个将军、又来一个将军?

    “叫黄毅兄弟出来。”君莫玺蹙眉,心情显然是在谢凰殿受到了影响,以至于此际出口很不客气。

    “将、将军?”很快、负责守护军火库的黄毅兄弟出来,看到君莫玺的首骑高头大马的时候,他们也是一惊。

    “第三批军火何时到?!”君莫玺皱着眉头,不悦道。

    “将、将军……您、您不是亲自押送着第三批军火……”为首的黄毅满脸诧异思索道,俶尔,看着面前声势浩大的人群,他蓦然想起先前的“将军”只有三人,不由得猛拍大腿。

    “不好、被掉包了!”

    黄毅猛地大喝,说着,立刻扭头,朝着军火库而去。

    君莫玺亦是猛然恍然,猝然下马,飞速而去。

    正在这时、“呯呯呯!”

    那被千人所守护的军火库瞬间爆裂开来,在天空卷起一抹绚烂彩花。

    瞬间尸横遍野、响起无数哀嚎声。

    ……

    “看来、是有人引爆了军火库啊。”

    淑晴宫不远处的谢凰殿一角,慕容夜悠哉自得地坐在墙头,看着远处那漫天火焰,不由得深深弯了笑颜。

    星挽月剩下的那些宝贝,若是不好好加以利用,那该是多可惜啊。

    所以……她将计就计设了个陷阱,一旦有人触发机关,便会引爆剩余的残存炸药。

    这么看来,怕是有些人已经忍耐不住了吧。

    她微笑。

    算算时间、莫邪他们也应该出皇宫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