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这是……炸药!竟然是炸药!”

    淑晴宫后花园,当慕容夜看到那众多引线汇成为简易时,心头微微一震。

    怪不得、星宇大军能大败李天楠,有了大炮和这些炸药、怕是再骁勇的将士也难以抵挡这由热武器带来的残酷战争吧。

    “夜儿、你认识这些?”

    另一旁、早已屏蔽了所有人的君莫邪有些错愕地看向慕容夜,轻轻探手,作势就要去拉那宛如砖块儿般东西的引线。

    “别、别动!”

    慕容夜立刻眼疾手快地扑了上去,双手紧紧抓住了他大掌,扭头,仍是心有余悸地翻了个白眼。

    这可是将近两三顿的,要是一旦被引发,他们怕就是有百条命也不够玩的。

    “这东西、有这么厉害?”

    听慕容夜简单介绍完这些宛如砖块儿般的东西,君莫邪的神色不由得诧异连连,说实话,若不是夜儿仍紧紧握着他的手,他还真有那份尝试一番的心。

    慕容夜点头、即便隔着黝黑的伪装,依旧能看出她比较严峻的面色。

    “那、我们要怎么毁了它们。”

    见到王妃这般慎重、邪九也不由得对这堆东西严谨了几分。

    “毁?”慕容夜微微愕然,诧异地扫了邪九一眼,难得地这一次没有怼他。

    “这么好的东西,毁了岂不是太可惜了。”她笑颜。

    前世就知道林岳然醉心一切热武器,没想到时来运转,在换了世界的现在,林岳然竟然五次三番让她惊喜。

    只是、这么好的东西,毁掉了是真的可惜。

    “王妃……你的意思是……”

    邪九跟着慕容夜的时候虽不算太长,可对于慕容夜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也稍稍有些把握,闻言,不由得眉眼俱亮。

    “恐怕会很难。”君莫邪微微蹙眉,认真道。

    此时的沧源皇宫,早已是君莫玺的天下,他一时假扮君莫玺或许能蒙骗众人,但时间稍一长,势必会被有心人揭穿。

    “不难不难、主将担心军火被劫、剑走偏锋实属正常。”见他蹙眉,慕容夜却是猛地挽上他胳膊,笑眯眯道。

    闻言、君莫邪亦是面色微恍……

    “你是说走皇宫后面的凛幽林?”

    那里、毒物横行,加上沧源皇城的刻意栽培,简直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虽是危险,怕也不会有人猜到他们走凛幽林。

    “你负责运送、邪九负责接应,咱们给他们来波大招。”慕容夜眯着眼睛,笑嘻嘻道,她被星挽月压制了这么久,也是该有场翻身仗了。

    “那你呢?”

    看着她一副小女孩儿的娇俏模样,君莫邪下意识莞唇,手心宠溺地揉搓着她细细柔发,语气温润道。

    这一幕、看得远处偷偷围观的为首几人生生惊掉了眸子。

    相视一眼、均自对方眼中看到了了然与震惊。

    怪不得曾听闻二皇子府中佳丽很多,却许久不见子嗣、原来……原来如此啊……

    “我当然是负责善后了。”慕容夜笑道。

    他们的伪装,有心人只需要多加斟酌便能察觉端倪,慕容夜则需要在他们出皇宫前,尽全力拉扯时间。

    另外……

    娘亲的下落,也是她迟迟放心不下的存在。

    心有不忍、君莫邪自然舍不得再次和慕容夜分离,可一想到正在战场上浴火奋战的老兄弟,他又不得不舍弃个人感情。

    “乖乖等我回来。”

    深深地凝视着她,他低头,带着无限柔情轻轻吻了她额尖。

    “啪嗒啪嗒……”这一幕,再次惊艳了无数偷窥着的眼球。

    世人都谣传邪王断袖……原来、沧源真正的断袖是二皇子君莫玺啊。

    所有人均是一脸震惊与匪夷,以至于对君莫邪提出道走偏路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怀疑。

    极致临行、君莫邪依旧神情万分地凝视着她。

    最后、他不禁伸手,猛地将她拉入怀中,若不是太过顾忌周围视线,他甚至想要伸手抚摸下她还不甚明显的肚腩。

    那里……是属于他们的孩子。

    “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等我回来。”他莞尔笑道。

    “嗯嗯。”慕容夜亦是点头,将脑袋轻轻靠在了他宽阔的胸膛。

    长久以来不安的心,竟在这一刻,稍稍变得有些安心了些许。

    ……

    “玺天将军驾到!”

    谢凰殿殿门前,那名老公公嗷呜着嗓子,得意地传呼着。

    很快、一众侍女太监诚惶诚恐地迎了出来,席地跪倒一大片。

    “皇后娘娘呢?”

    君莫玺蹙眉,显然有些不满道。

    “回、回、将军、娘娘……娘娘在寝宫……”

    为首的丫鬟有些颤颤巍巍地开口。

    君莫玺下马,行至那丫鬟身前,伸手,猛地捏着她下巴,逼迫地她不得不正视着自己。

    “是生病了吗?”

    他冷喝,这个时候,尚在寝宫,难道是身体抱恙?这群下人到底是怎么照料的。

    “不、不、不是、娘娘是在祈、祈福。”

    那丫鬟何等见过这等场面,顿时被吓得不轻。

    “祈福?祈什么福?”君莫玺闻言微愣。

    “当然是祈求将军洪福齐天、宇内至尊了。”闻言,先前的老公公立马捏着兰花指、上前拍着马屁。

    君莫玺冷然不语,面部神色却是因他一番话稍稍有所改善。

    伸手、屏蔽了众人,他仅带着身边的公公步入殿内。

    刚一进步、他便深深地打了个寒颤。

    正值冬季、这殿内的空气却如同外部一般寒冷、君莫玺没来由心生几分恼火。

    “这群人是怎么照看娘娘的?杂家回去定要好好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

    察觉到气氛不对,老公公很快转移着话题。

    君莫玺神色稍有改变,可依旧很是冷漠,那感觉,就像是在憋着一股火。

    “哗!”

    刚步入皇后寝宫、迎面一阵刺骨寒风而来,饶是君莫玺二人也不由得深深打了个寒颤。

    再抬头、映入眼眸的便是白茫茫的一片,以及那位居其中无数挽花中的庄严肃穆的黑黝黝棺材。

    这是……

    君莫玺当即面色一黑,她这是在寝殿内自摆灵堂?

    而那礼堂之上,清清楚楚地赫然写着三个人名讳。

    君尚威、君莫笑……君莫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