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快,三人轻车熟路地来到淑晴宫。

    看到那熟悉却显斑驳破旧的牌匾,慕容夜微微有些唏嘘。

    上一次来临之时,她还记得李盈淑那清雅高贵、不染纤尘的模样,然而这一次……

    皇宫被破、即便李盈淑是东方家的远亲、奈何也逃不出三尺白绫的下场。

    步入殿门、两边原本绿草如茵的草坪早已枯草一片,隐约间还能看到其上点点斑驳的血迹。

    所有宫内旧属、怕是惨遭毒手了。

    慕容夜暗自凝眉、扭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口幽井。

    据说……李盈淑被君莫玺赐予三尺白绫,但她却是一身华服、举杯欢笑,纵身入井、了却残生。

    用她的话来说、便是、生而为妃,世代相随,不予胁迫,不卑不毁。

    那时候的李盈淑、怕是以为君尚威已经仙去,这了然心死。

    对于这个结果,慕容夜也很是吃惊。

    对于这个曾经算计过自己的女人,她一直以为她的心里就只有权势地位,却没想到、她对那一袭明皇之人的心意,竟也是这般真挚热烈。

    深处幽宫数十载,到最后,又有人能真正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所求?

    轻轻挥手,漫天灿白飞舞,却是慕容夜迎着北风,将手中白色挽花尽数抛向空中,任凭她们翩翩起舞,像冬日绚蝶般美妙梦幻,异彩连连、而又在那短暂的美丽中,跌至深井,陷入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突然、一抹淡黄色野菊花映入眼帘,慕容夜诧异回头,对上的便是君莫邪一脸沉沉面色。

    “她、总是我名义上的母妃。”他开口,微微冰寒的嗓音却有些颤抖。

    母妃早亡、即便是出于某种私心,李盈淑亦多多少少对于自己多有照顾,他虽不喜她的算计与手段,可、也谈不上恨。

    淡漠开口,君莫邪将手中的花轻轻放置井口边,转而回身,紧紧搂着慕容夜。

    李盈淑的死、她的决绝、不禁让他有些害怕了。

    他总感觉、怀中的人儿太过梦幻。

    似乎下一刻、就会遁走逃开一般。

    “……?”慕容夜。

    “王爷、王妃、找到了。”邪九赶回来之际,看到的便是一众荒凉景色之上,两名太监装扮的人正在浓情相拥、气氛总是有些奇诡。

    “有多少重兵把守?”

    闻声、慕容夜回头,看向邪九。

    见此、君莫邪也是微微松开了她,一双大掌却依旧是紧紧握着她纤细指尖。

    “守卫很森严、装备精良、人数少说也得有五千……”

    邪九面色有些苦涩。

    一路上好不容易心惊胆颤地摸索到这里,最后怕是要无功而返,他心里也是有些不好受。

    “五千啊……”慕容夜不由得皱眉托腮。

    扭头、看向君莫邪,一脸苦涩道。

    “五千精兵、我们就算是硬闯怕也不行……”她看向君莫邪,下一刻,神色突然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一般,笑眯眯地弯了弯双眸。

    ……

    淑晴宫、诺大的后花园。

    “殿下!”

    “殿下!”

    “殿下!”

    为首的几位守卫看到仅带着两位出现的君莫玺虽面露惊愕,却也在第一时间恭恭敬敬地俯身行礼。

    “可有发现异常?”

    三人正是慕容夜所扮,由于君莫邪与君莫玺身材并无太大区别,再加上二人轮廓很是相像,装扮起来并不艰难。

    冷漠开口、君莫邪居高临下地扫视全场。

    他本就习惯了高高在上,自带一股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场,自然是瞬间打消了为首几名守卫的疑惑。

    “回殿下、并无异常、第三批军火也在属下的催促在即将出发运往战场。”为首的不老山将士毕恭毕敬道。

    “嗯……带本、将去看看。”听到军火二字,君莫邪深眸微潋,随机应变道。

    君莫玺对阵李天楠,自称为将,并无异常。

    闻言、为首之人神色稍愣,显然未曾想到大战在即,主将为何来到了这里。

    “本将接到消息,怕是有贼人打入内部,窥伺着这匹军火,本将不放心、特来亲自押送、不知……你们可还有异议?”

    能派来守卫军火之人,向来都是军中的佼佼者,君莫邪明白他们的疑虑,是以加以说明,打消他们的怀疑。

    “属下明白。”

    闻言、所有人心中了然。

    原来、将军是因为护卫军火而来啊、也是……这匹东西在前方战场大挫李天楠的锐气,也确实该重点保护。

    一念至此,为首的人立马后退一步,领步向前。

    君莫邪虎步巍峨、坦然而去。

    身后、乔装之后的慕容夜与邪九纷纷跟上。

    感受着从某人身上散发而来的那种王者之气,慕容夜没来由地暗自瞥了瞥嘴角。

    果然、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天生会打洞。

    看看人家信手拈来就是一副大将之气,而自己却在只能扮演着市井小厮这种地下层的人物……诶,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啊。

    ……

    另一边、沧源皇宫。

    君莫玺首骑高头大马,器宇轩昂而来。

    现在的他,即便在皇宫,他也勿须卸甲下马。

    四周环视、嘴角微微噙起的微笑带着一抹志在必得的自信。

    很快……这沧源便是他君莫邪的天下了!

    一路巍峨潜行,迎接他的是一排排整齐而跪的太监宫女。

    他此行要去的是淑晴宫、而淑晴宫不远则是那个女人所住的谢凰殿。

    得胜而归,不知是处于何种心理,他微微扬手,改变了路线,朝着谢凰殿的地方盛行而去,一路上,太监侍女纷纷跪至一路,夹道欢迎。

    “殿下、殿下。”突然一道公鸭嗓音响起,君莫玺微微蹙眉,看到的便是那一袭暗黄色公公喜笑颜开朝着自己而来。

    “诶呀、殿下原来你在这里啊、可真让杂家好找啊。”开口的正是先前偶遇慕容夜的公公,此刻、见到殿下凯旋,班师而回谢凰殿,他心中自觉有戏,自然上赶着来领赏了。

    “你找本将何事?”

    君莫玺凝眉,示意手下放其进来,询问道。

    那名公公见此大喜,当下就添油加醋地将皇后娘娘对君莫玺的关系爱护添油加醋叙说了一番,临了还不忘说夸一下自己的指路点精之功。

    “嗯、不错、来人啊,赏!”

    闻言、君莫玺面庞之上并未过多表情,但眸眼中的激动却是难以压抑,这些都被那名公公看在眼里,不由得心花怒放,看来这一步棋,他是走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