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欸、不对啊……既然玲珑醉自称有退兵之法,那岂不是我们将她带到前线就好了、何必还要如此大费周章?”

    沧源皇宫、一行行色匆匆的太监手捧白色挽花,战战兢兢地疾步而去。

    然而、围绕在人群之后的三人,面色却是一片平静,三双眸子却是“滴溜溜”四处乱转。

    话说的正是慕容夜,妙眸一翻,说话间还不忘狠狠白了眼另一边乔装的邪九。

    “……”

    邪九顿时心中叫苦。

    他要怎么解释他和玲珑醉的约定?

    玲珑醉是答应帮她退兵,可……前提却是自己娶她。

    若自己坦白、怕是定会遭到王爷王妃的拒绝吧。

    “夜儿……你别总是这么针对邪九。”

    君莫邪却是一脸无奈、眸眼宠溺万分地望过来,这个家伙,一路上对邪九可是极尽针对啊。

    闻言、慕容夜立刻转移视线,将怒火对准了君莫邪。

    那略带委屈和愤愤的模样像是在说,你要是有个妹妹被欺负了,你会怎么做?

    君莫邪顿时缴械投降,手臂不自觉抬起,做势就欲去捏某人娇俏的面颊。

    “懒懒散散、你们三个是哪个宫里的?!”

    突然、一道冷冽的公鸭嗓音传来。三人均是一愣,扭头,便看到一位身穿暗黄,手捏兰花的公公。

    一脸的得意,一脸的盛气凌人。

    看来、又一个投靠了不老山的狗。

    “说你们呢?没听到吗?还不快给杂家报上名来?”

    被三人无视,那位老公公显然有些恼火。

    “回公公、小的三人来自谢凰殿、皇后听说不老圣灵缺少人手,便派小的们前来帮忙,若有不周之处,还请公公多加提点照应。”

    不同于君莫邪与邪九瞬间冷冽的气场,慕容夜则是圆滑一笑,屁颠屁颠走了上去,硬生生塞给那公公几鼎碎银,笑眯眯地拍着马屁。

    “行、你小子倒是有点眼色。”那公公本有些惊愕君莫邪与邪九身上令人震撼的戾气,此刻见慕容夜如此知道眼色,瞬间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当下也就没和他们过不去。

    毕竟、沧源皇倒了,可谢凰殿的人他却惹不起,即便君莫玺对这个母亲颇有怨言,可,也毕竟是亲生母亲,君莫玺是迟早继承沧源皇位的人,谢莞盈最终也会是皇太后,所以,他看得很清楚。

    “公公、公公、公公见多识广,不知公公可知宫中为何突然这般极需人手。”马屁初见成效,慕容夜继续明知故问道。

    这么多白色挽花,是个人也知道是死人出殡所用、所以……这应该是星挽黎的出殡仪式吧。

    如此说来……这倒是个机会。

    慕容夜眼底蓦然亮起。

    果然、被慕容夜夸见多识广的老公公闻言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根,一副我位高权重,知晓很多的样子给三人普及着知识。

    慕容夜笑眯眯地听完,临走时,还不忘往其怀里塞了几块碎银,压低了声音道。

    “公公可知军火库在哪里?”时间紧迫,星挽月来不及重新建造的同时,肯定也不敢用先前的军火库。

    “你问这个干什么?!”闻言、老公公原本飘飘然的眸子立刻谨慎了几分,警惕地看向慕容夜。

    “咳咳……皇后娘娘知道殿下操劳严重,这不让出门前,还千叮万嘱让小的给殿下带些娘娘亲手做的糕点、这其中的意由……相必以公公的七窍玲珑心,定是明白。”慕容夜面色不改,自邪九的面前托着的白色挽花下取出一些小点心。

    至此、邪九方才恍然,为何先前王妃执意要他装点一些膳房剩余的点心了。

    “嗯……”闻言、那名老公公的面色这才稍加缓和。

    的确、曾经皇后娘娘心系太子,对这个二皇子从未有过多关注,如今大儿子逝世,丈夫生死不明,她唯一能依靠也可以依靠的,也就只有君莫玺了。

    此刻若再不示好,母子间隙怕会越拖越深。

    “只是……小人一路上诸多问遍、也不知军火库的下落、娘娘这一番苦心,怕是要落空了……”慕容夜佯装叹息道。

    星挽月将对抗李天楠的兵权给了君莫玺,那么,只要打着皇后的名义,一定能打听到军火库的位置。

    果然、听到慕容夜一席话,原本神情紧张的公公立刻笑颜如花。

    “这等机密你自然是打听不出、”

    “听我说啊、圣灵宗主为了防止邪王一行人捣乱,早就将军火库搬了家,那地方、任凭你怎么猜恐怕都难以猜到。”那位公公一脸神秘道。

    “那……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慕容夜一脸热切道。

    “淑晴宫、前淑妃、李盈淑淑晴宫。”老公公一脸神秘得意道,说着还不忘轻轻拿身子撞了几下慕容夜,“若是此事大成,记得到时候替杂家在娘娘面前美言几句啊。”

    “那是自然、自然……”二人相视而笑。

    淑晴宫、

    慕容夜暗自心惊,怪不得她找了那么久,诺大皇宫,谁曾会想到星挽月的军火库会放置一介贵妃宫中。

    得到讯息,三人立刻朝着淑晴宫的位置而去。

    “我脸上有东西吗?”一路上,察觉到君莫邪与邪九的无数目光,慕容夜疑惑地摸了摸脸蛋儿,疑惑道。

    “你哪里学来的这一套油嘴滑舌。”

    君莫邪蹙眉、有些诧异地看向她。

    饶是他、在被那盛气凌人的公公那般注视下,也差点破功,可她却无动于衷,一副油嘴滑舌的技能更是将那公公哄得找不到北。

    时而刁钻,时而冷冽。时而妖媚,时而羞涩。时而锋芒毕露,时而性凉似水……

    有那么一个瞬间,君莫邪似乎看不清,他真正的夜儿,究竟是什么样的?

    一般的大家闺秀,会是这般吗?

    “……”慕容夜顿时语塞。

    能屈能伸是条龙、她们做杀手的,杀人无形只是技能手段,而能做到鱼跃大海、飞鸟入林方才是真正的高手。

    一身戾气冷凛、让人退避三舍的杀手绝非好的杀手。

    真正的顶尖杀手、是那种杀意收敛自如,可以随时随地回归本心、本性之人,无论在何种环境都能完美掩盖自己的所有锋芒,这、才是真正的杀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