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呯!”

    鞭影神动、凛然咧咧。

    玫瑰灵自诩必中的一击却被玲珑醉轻飘飘的一掌淡然接下。

    回眸、玲珑醉有些居高临下地扫了玫瑰灵一眼,极尽轻蔑嘲讽。

    “啪!”俶尔反手,那原本被玲珑醉捏在手里的火鞭刹那间以雷电般的速度朝着玫瑰灵面部而去。

    玫瑰灵顿时大惊。

    此时、大海和牡丹红都离她距离有些远,小海又不在身边,若是这一击落在玫瑰灵面上,那张如玉俏脸怕是不毁也残。

    “呯!”

    “定制而已、不过小事一桩、姐姐何必大动干戈?”

    灵音淡起,然后玫瑰灵便错愕地看到那顷刻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慕容蝶。

    要说距离、明明她比牡丹红还要远,她是怎么瞬移而来的?

    “啪!”

    俶然回手,慕容蝶便将手中的火鞭朝着玲珑抛了回去。

    原本娇颜如花的面颊也在此刻微微泛起了几许阴冷。

    呦、倒是很不错啊。

    玲珑醉心中美眸一亮,看到慕容蝶这个臭丫头接住自己讨伐玫瑰灵的一击,她心中也稍微有了些胜负欲。

    伸手、她作势就要回接慕容蝶回击而来的火鞭。

    “啪!”

    可惜、这一次,她却没有那般幸运了、火鞭之上,隐隐带着的怒火与霸道在接受的瞬间直接冲破了她手掌,划过一道鲜红血印、若不是她迅速躲避,怕是出现在手掌之上的便是鲜血淋淋的血痕了。

    显然、这次交锋,慕容蝶胜了。

    扭头、玲珑醉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她。

    要说慕容夜能胜她,她别无话说……可,现在的可是慕容蝶啊。

    那个曾经和慕容雅一般无二的大家闺秀,没有一丝一毫的武功。

    可……从刚才火鞭上传来的气息来看,慕容蝶分明就已习得了内力。

    “哼、如此、姐姐倒是先谢谢你了!”

    愤恨勾唇,玲珑醉恨恨地将手中的肚兜扔了出去。

    伸手、慕容蝶面不改色地收下。

    “姐姐何时要?”慕容蝶轻描淡写道。

    “那、当然是越快越好了。毕竟,就算我能等,我家小九儿可是很心急呢……”

    玲珑醉原本想说什么,可转念想到什么,于是脱口而出的便是这般暧昧无限的话语。

    “……”果然,在她的探查下,慕容蝶那个小丫头冷静的面色微微一滞,那抹悄然闪过的失魂落魄是欺骗不了人的。

    “好。”慕容蝶点头,捏着肚兜的手指却是狠狠握起,任凭尖锐的指甲深深嵌进肌肤,化作丝丝冰寒嗜痛融汇在四肢百骸。

    “蝶儿、你别听那个女人、你且将那东西扔了,我看她还能生出什么幺蛾子。”见玲珑醉离开,一旁的玫瑰灵等人立刻上前,安慰道。

    闻言、慕容蝶却是苦涩摇头。

    这等小事儿、玲珑醉交给谁都可以,她偏偏要交给自己,这份凌辱与挑衅,怕是换做任何人也没有退路可选。

    慕容蝶心中暗叹。

    果然、有些人,有些事儿,不是你想逃避,就真的会息事宁人的。

    该来的,总归是会来的。

    比如……这块绣工精致的肚兜。

    ……

    与此同时、星宇皇宫。

    “殿下、我要见殿下。”

    皇城幽宫、如风小心翼翼地绕开众多侍卫,最后却被堵在见殿下的最后一扇门前,他忧心难耐,不由得愤怒地叫嚣了起来。

    “回如风将军、皇上有令、遵从太医嘱托,殿下需要好生休养、以此一周内都要闭门谢客。”门口、几名衣着干练的女子开口解释着,她们的身后,一排排带刀侍卫凛然护航。

    带刀侍卫!

    皇宫究竟何时会允许带刀侍卫横行的?

    这哪里是休养、简直是软禁啊。

    如风顿时心急如焚。

    他一早得知南齐天十万大军兵发沧源,便急急赶来,没想到却被堵在这里。

    南启天、若是冲着殿下和邪王妃那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星宇换任何一个将军派过去,如风都丝毫不怀疑那是殿下命其救场的。

    可、除了南齐天。

    南齐天与沧源的南开大将军李天楠算是一对老对手了,二人争斗了一辈子,南齐天曾仗着一时兵胜,奸污了李天楠唯一的妹妹李玲儿。而李天楠一怒之下更是将李天楠上上下下八十多口屠戮一空。

    这俩人宛如世敌般撞在一起,那结局,可想而知。

    “我就和殿下说一句话、不会打搅殿下修养的。”

    如风急得满头大汗解释着。

    “要不、我以书信相传,你们帮我送进去?”如风建议道。

    然后、回应他的却是众侍女将士面不改色冷漠。

    “一面、就一面……我就见见殿下,不会耽搁……”如风纠缠许久,整个人终于躁欲难耐了,若不是是在皇宫,他差一点就要拔剑相向了。

    “如风将军在此所谓何事?”

    正在纠结间、身后却是一道龙威之音传来。

    如风闻之一喜,扭头,朝着龙千化恭敬行礼,又细细将自己此行意图说了一遍,也将殿下与邪王妃的“友谊”措辞了一番,那个意思,几乎差点直白到你儿子和人家是生死之交,若是人家死了,你二人怕也活不下去了……

    闻言、龙千化果然龙颜不惊,一副竟有此事的模样。当即命人下诏召回北征的南齐天。

    如风大喜,他怎么没一开始想到这个方法。

    冲着陛下对殿下的无限宠爱,自然是要将南齐天这个擅离职守之人严厉召回了。

    至此,如风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微微落下。

    “来人啊……从今天起、给本皇严厉监视此人、务必不许他靠近殿下半分、明白吗?!”

    待如风告退走远,龙千化突然寒了眸子。

    “是!”

    一众侍女侍卫纷纷领旨。

    见此、龙千化这才面堆笑容,悠悠步入进去。

    刚一进去,就见到龙千翊那一脸焦急而又虚弱的面庞。

    “父皇、外面有人吗?我似乎听闻到了声音。是谁在说话……”

    此刻、龙千翊依旧躺在病榻上,不过整个人的气色看上去却是好了许多。

    “欸。”闻言、龙千化深深叹息。

    “还能有谁?还不是那群自诩的功臣、就算朕以你命中推诿了与他们联姻,可,他们一个个还是不肯死心……诶、翊儿、你这病,怕是还得再拖一阵子闭门谢客才行啊。”龙千化苦口婆心道。

    “还要多久?”龙千翊蹙眉。

    “至少一周……”

    一周啊……龙千翊心中暗道。

    夜儿、再过一周,我就可以去见你了。他心中暗自期待着,却被即将而来的烈火风暴丝毫不为所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