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蝶、蝶儿、我、我与王爷要出去一趟、她、她……”

    邪九蹙眉,几乎是下意识地远离了玲珑醉几分,然而这一幕,看在慕容蝶的眼里,却极为刻意、更似乎是他为了照顾到自己情绪刻意为之的。

    想到这里、慕容夜不禁仰头微笑,莞尔打断了邪九的言语。

    “好啊、玲珑姐姐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尽管找我,蝶儿一定倾力相助。”

    灵音悦耳、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常。

    “如此、玲珑就先谢过妹妹了。”

    见此、玲珑醉颔首而笑,眸宇之间却是悄然划过一抹戏谑。

    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头,慕容蝶再次笑对二人。

    “今晨约好和玫瑰姐姐一起做桂花糕,若无他事、蝶儿先告退了。”

    颔首、福身、慕容蝶转身,抬头挺胸,莲步漫去。

    不难过、不难过……一点儿都不难过。

    她一遍遍子自心底呐喊着。

    ……

    回身、蹙眉,感受着蝶儿言语间明显的疏离,看着她绝然离去的身影,邪九只觉得心口一窒。

    某一刻、他竟从蝶儿身上恍然看到了王妃的影子。

    不……

    比之王妃的犀利凛然、蝶儿身上的、更是一种宛如凤临天下般的尊贵!

    是的、尊贵!

    没来由的、邪九只觉很难受。

    ……

    厨房内。

    “牡丹姐姐……我帮你剥蒜。”

    “玫瑰姐姐、我来帮你洗菜。”

    “大海哥……我帮你烧火。”

    “我帮你砍柴……”

    莲足交错,慕容蝶笑意如花自厨房忙活一通。

    另一边、牡丹红与玫瑰灵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别有深意。

    勤快是好事儿、可这个丫头的这副模样,就像是找了魔一样。

    “蝶儿、歇一歇吧、这个就交给牡丹姐姐了,好吗?”

    终于、牡丹红心疼不已地上前,一手按住了正准备切菜的慕容蝶,柔音带着些许叹息道。

    娇躯一愣,慕容蝶心尖儿微微颤了颤了。

    回头、又是一个灿烂似花的笑颜。

    “谢谢姐姐、不过每日闲着无事,也很是乏味、偶尔忙一忙也是挺好的。”她甜甜道。

    “蝶儿……”

    牡丹红蹙眉、面色没来由严肃了几分。

    “姐姐!”然而、她没料到、原本笑意甜美的慕容蝶却是率先敛去了笑容,“姐姐、给我吧、现在除了做这些、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了。”她开口,坚决霸道的语气间,隐约夹着着几分委屈与无奈。

    牡丹红下意识松开了刀柄、慕容蝶抱之笑容,而后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忙碌。

    牡丹红亦是暗自心惊。

    或许、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心疼慕容蝶这番话,还是被她那个刹那间风华锐利的眼神所畏惧。

    有那么一瞬间、她竟感觉站在自己面前就是阁主!

    直到很多很多年后、但牡丹红再次回忆往昔,不由得屡屡暗叹。

    龙生龙,凤生凤、有些人或许生来就已注定了辉煌灿烂、只可惜……世人只注意到了那别样璀璨,唯独忽略了其背后的血腥狼狈,而她,很幸运和很不幸地、见证了一代风华女帝的浴火重生……

    ……

    “谁让你来的?!”

    牡丹红发愣间,骤闻玫瑰灵尖锐的怨忿声,她扭头,看到的便是那一身纤白锦袍、身形曼妙的玲珑醉。

    见到来人,牡丹红亦是娇眸微冷,满脸不悦。

    “怎么、我去哪里还需要给你请示吗?”

    感受到玫瑰灵的敌意,玲珑醉亦是不甘落后,反唇相讥道。

    “你、”玫瑰灵当即气急,“上次若不是邪九那小子护着你,你觉得你还有那个命在这里给我耀武扬威吗?”

    “别忘了、现在那个小子可不在府里,我要是想碾死你,你倒是看看府中是否会有拦着我?”玫瑰灵亦是怒火三丈,咄咄逼人道。

    上次?

    一旁,正在切菜的慕容蝶一个愣神,差点切到手指。

    上次……果然、牡丹姐姐他们一开始就遇到了他。

    可他们却不是一道回来、牡丹姐姐她们甚至善意地欺骗了自己,这其中究竟代表了什么,她的心里早已明镜如水。

    “你……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我可不和疯子一般见识!”玲珑醉一时吃瘪,可她也不敢再次刺激玫瑰灵。

    她自然不惧玫瑰灵,可玫瑰灵身边有个傻二愣子守护着,要是那个傻子铁心要杀自己,邪九不在,这府中、还真的没人会替自己出头。

    “我们这儿没有你要找的人。”一旁的牡丹红冷然道,毫不客气地下着逐客令。

    “我找她。”点了点下巴,玲珑醉却是朝着慕容蝶的方向努了努嘴。

    见此、不仅是牡丹红二人,就连许久不语的大海也是怒火难平了。

    这个女人、欺人太甚了。

    “不知玲珑姐姐找蝶儿所为何事?”心事重重地放下手中的菜刀,慕容夜回身,明眸俏颜,恬静安好的面容似乎根本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饶是玲珑醉骤见这明媚笑颜,亦是短暂愣神。

    虚张声势!

    心中暗道、玲珑醉却是漫步上前,伸手,直接当着众人的面,纤仙玉指自怀中一探,下一刻,直接抽出了一块绣着金黄鸳鸯的大红肚兜……

    “你……你。”玫瑰灵当即看得面色一臊。

    牡丹红亦是面色一囧,反手就去遮了遮身后大海的眼睛。

    慕容蝶除了羞臊,更多的则是惊愕。

    她实在难以想象,那个她曾在“百花宴”见识的那圣洁高雅的玲珑醉现竟在当着众人的面、大刺刺地掏出了自己亵衣……

    “这可是小九儿最喜欢的颜色了。”伸手,轻轻地抚摸着肚兜,玲珑醉愈发得意地抿了抿唇。

    “只可惜,这条有些破旧了、我想换条新的、”玲珑醉自顾自语道。

    “这可是我曾在城中锦绣坊特意命人赶制的、如今我怕不是不方便进出了、不知……可否麻烦妹妹带我告知锦绣坊的老板,照其所有花色布料在赶制一套?”

    她莞尔、似笑非笑地看向慕容蝶。

    “当然、妹妹若是喜欢的话、姐姐也可以多制一件、赠与妹妹了……”

    “玲珑醉、你欺人太甚了!”

    玲珑醉这哪里是来找人啊,简直就是极尽羞辱人、玫瑰灵此刻要是还忍得住怒火,她叫枉以玫瑰自名了、火鞭出手,当即朝着玲珑醉呼啸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