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我没事儿。”

    感觉到邪九咫尺间的气息,慕容蝶只觉心头一堵,响起玲珑醉那番话,心中瞬间涌起的竟然是浓浓恶心。

    邪九一愣、显然刹那间感觉到了慕容蝶的冷漠。

    他叹息、自也以为是因为他要娶玲珑醉的那句话。

    “小九儿、快来扶我一下啦。”

    四眸相对间、二人却是被玲珑醉一声娇媚之音彻底打断。

    “你怎么在这里?”

    她一开口,邪九这才发现了她,不禁蹙了蹙眉宇,嫌恶道。

    “诶呀、昨晚折腾到子时、我当然是来洗漱清醒一番,不然……怎么准备不日之后的大婚啊。”

    玲珑醉娇羞轻笑,说着,身子还不忘朝着邪九轻轻靠了过去,纤手轻挥,似若无力般锤了捶邪九的胸膛。

    邪魅娇嗔道。

    “下一次、你若再要折腾那么晚、我可要罢工啦……”说着,玲珑醉面颊上还不忘飞起几抹红霞。

    这一些,沉醉在对慕容蝶担忧中的邪九自然无从察觉。

    昨夜无眠,他静静站在她窗前,看着她对着摇曳的灯光暗自恍神。

    她看了多久。

    他就在外面陪伴了多久。

    到了最后,他整个人也彻底变成了雪人。

    后半夜、见蝶儿熄了灯火,他这才按照约定潜入玲珑醉房中,商量着他们提前约好之事儿、谁知玲珑醉竟拉着他说起了许多小时候的事情,一时间、也错过了许多时间。

    如此看来、昨夜倒也真的是折腾太久了。

    因此、邪九不疑有他地点点头,有些敷衍道,“不是我要折腾、是你太墨迹、始终遮遮掩掩、不肯……”说清楚星宇大军的动向!

    然而邪九的话还未说完,唇角便被玲珑醉细手捂住,娇嗔道。

    “讨厌、这些话、咱们回房说啦。”说着便拉着一头雾水的邪九走开。

    “……”邪九一脸懵。

    回头、有欲放不下蝶儿,那此际也只能随着玲珑醉先离开了。

    果然吗?

    泪、再一次不争气地流落而下,落下心田、滴在脚尖。

    低头、深深凝望着井水中憔悴不堪,泪眼盈盈的自己、她的心中突然一股脑涌出无限恨意。

    她恨自己对他仍抱有期待。

    她恨自己在听到玲珑醉话的时候竟然抱有怀疑的态度。

    她恨自己与他今生相识、

    她更恨此刻这不争气的泪水……就像是玲珑醉嘲讽般的微笑似的让她羞愧难当、坐如针毡。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房的。

    她只是在回房的一瞬间,彻彻底底将自己蒙在了被子中,哭的天昏地暗。

    她想、若是一下将所有眼泪都哭出来,是不是,她便可以笑着祝福他们了?

    ……

    于此同时、另一边儿的慕容夜,看着莫邪手上邪六传来的消息,当即自被窝里爬了出来。

    “昨夜受星宇大军炮袭、死伤惨重……将军李天楠亦是残失一臂。”

    寥寥数语,却似说明了昨夜的凶险局势。

    慕容夜几乎来不及穿衣,将那消息看了几遍,美眸微沉。

    “星宇大军、果然是他们。”

    “不仅如此、星挽月竟还不惜动用了神武大炮做支援。”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纵然李天楠的军队英勇无比,可在绝对的优势与实力面前,这些都显得格外苍白。

    “不行、我要去一趟皇宫、星挽月仗着这几门大炮夜袭沧源大军,若不能将败局逆转,我们就打不赢这场战争。”

    “另外、娘亲兴许也被关押在皇宫。”

    慕容夜凝眸握拳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君莫邪赞许点头,一脸严峻的神色却在瞥见慕容夜胸前乍现的春光时变得有些不淡定了。

    察觉到视线,慕容夜连忙一滚,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了粽子。

    这个家伙……昨夜折腾地她腰都差点断了,竟还是一脸的不满足。

    ……

    不一会儿,二人便穿好了服饰。

    临行前、看着稍稍有些沉默的君莫邪,慕容夜轻轻靠近了他,双臂自身后抱住了他。

    “去看看他吧”。

    她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沧源皇。

    沧源如今面临这副模样。

    恐怕这个老人才是最为凄凉之人。

    君莫邪默然不语。

    良久,他伸手,用宽大而温暖的手掌覆在了慕容夜手臂上……

    ……

    “蝶儿、你在里面吗?”

    趁着君莫邪不在、慕容夜自然是一溜烟来到了慕容蝶门前。

    只是、不管她怎么敲门,里面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这让她不禁深深怀疑里面根本就没人。

    “牡丹、玫瑰。”

    等待间,遇到了牡丹红与玫瑰灵二人,听她们说先前在水井边碰到过蝶儿,慕容夜原本悬着的心也稍稍平静了几许。

    简单地吩咐了二人几句,并让她们严格监视着玲珑醉的一举一动,慕容夜这才略微放心。

    临行前、她亦是有些担忧地回望着蝶儿紧紧相闭的门庭,暗自叹息。

    依她的感觉、自然不难知道慕容蝶此刻正在房中。

    只是……对于男女情爱这种事情,她也实在闹不懂。

    若是蝶儿真的出来、她也实在不知如何开解。

    一念至此,她顿时头大,在心里狠狠地将邪九狂揍一番……

    ……

    房间内、檀香四溢。

    慕容蝶将自己捂在被子里,任凭眼泪一遍遍打湿面颊,她知道,姐姐来过,可是……正如慕容夜不知该如何开解她一般,她亦不知道如何面对姐姐。

    姐姐英武果敢、敏锐聪颖,宛如亘古不变的烈日般受人敬仰。

    而她、作为邪王妃的妹妹、那残存的一点点理智与自尊似乎在强烈叫嚣着、她,第一次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狼狈不堪……

    “呯呯呯!”

    抱着被角,许久愣神,直到门外传来敲门声,慕容蝶这才微微恍神,轻轻下床,双脚却因为长久的跪坐差点无力跌倒。

    调整好面貌,她朝着空气,静自微笑。

    而后、开门。

    刹那间、所有的笑容猛地僵在脸上。

    来的不是别人。

    竟然是玲珑醉和……他!

    “你们……”心中掀起惊涛瀚浪,可她却强迫自己稳定心神,淡漠问道。

    “是这样的、小九儿有要事在身、而我对这府中诸事还不甚清楚,不知蝶儿妹妹可否帮姐姐一把呢。”玲珑醉娇音糯糯道。

    整个身体更像是顷刻间被抽掉骨头般贴在了邪九怀里。

    临了,还不忘补充道、

    “对了、这也是小九儿的意思哦、蝶儿妹妹你不会拒绝吧……”无辜地眨巴着魅眸,玲珑醉莞尔笑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