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诶,帅哥儿。别气馁啊就算败了这场、不是还有下场吗?”

    看着慕流川犹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慕容夜拍了拍前者的肩膀,轻松安慰道。

    谁知、慕流川转眸。

    一张妖娆绝的面庞瞬间移至自己面前,神认真道。

    “那首诗、是你作的?”

    肃然无波的语气骤然惊喜万分。

    “呃、算、算是吧。”

    闻言,慕容夜笑容一僵、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那首诗的作者可是死几百年了。

    她不过是异世借用了一下。

    应该、不算罪孽深重吧。

    慕容夜心中暗自思忖。

    “各位佳人画作已准备完毕,现在就请大家一一评价赏析。”

    “首先献上的是孔雀楼的、满月殇!”

    玉珍珠娇音微颤,显然还没从先前的视野震撼中走出来。

    随即,便有两个侍女打扮的女子手持素娟,款款而来。

    自西向东,由南至北。

    将百花宴饶了一大圈。

    随后,消失不见。

    应该是送至阁楼之上。

    “月如灯火作霜,”

    “年年今日倍思量。”

    “王孙归寂音渺茫,”

    “满月高楼不言殇。”

    慕容夜轻声诵读。

    心下却是疑惑万分。

    此诗曰是满月殇。

    可最后一句却又说满月高楼不言殇。

    这样、不矛盾吗?

    阁楼之上。

    白衣男子看着如风呈上来的素锦,淡唇微勾,如风漾笑。

    “看来、她这是不满当年我独留她于沧源。”

    白衣男子静默而笑。

    如此想起来、从他将她安插在沧源,早已十几载了。

    他至今犹记得、当初那个孤苦零落的小丫头。

    没曾想、转眼竟也出落得这般国天香。

    满月殇、殇的是多年的清苦寂闷。

    心中有怨有殇、却仍空首期盼。

    此诗看似矛盾。

    其实写出了一个女子年复一年等待旧人的复杂心境。

    原本的仇怨,愤懑。

    到最后化为一声无奈的不言殇。

    状似不言、却将女子等待的凄凉衬托到了极致。

    由此也表达了女子对旧人的无限思恋与期盼。

    如此良辰美景、这般碧玉佳人。

    怕无论是谁,都会倍加心疼。

    “如风、此事过后唤她回来吧。”

    白衣男子神微动,轻声道。

    舞台之上。

    “原来是这个意思。”

    听着慕流川的分析,慕容夜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

    由衷赞叹道。

    “不愧是昔日魁首。这份才情果然令人无法匹及。”

    怪不得琉璃阁连败多年。

    遇上这尊能歌善舞的绝、手段迭出的佳人。

    不输,那才叫奇怪。

    一旁的慕流川却是惊诧如雷地看向慕容夜。

    若是往年、他也必会为这首满月殇所迷之倾醉。

    可如今、

    慕流川神微羡。

    自从见识了慕容夜那首旷古绝世的诗才后。

    他似乎对那般婉约如水的闺中之情早已淡漠如风。

    就算是现在、他都无法彻底领悟慕容夜那首诗的意境。

    而她真正的主人,竟在真诚感慨,赞叹着与自己云泥之别之人。

    看着她那惊艳真诚的模样。

    慕流川心下一荡。

    泛起无数涟漪。

    面前的女子,恍然如花。

    弥漫四溢,撩拨着人每一根神经。

    神秘似渊,百转交汇。

    令人难以捉摸。

    眼前的绝妙女子、究竟是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