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来、这就她口中的选择。”

    圣天一把骨头依偎在一处采光口处,一边感受着肺部些许的充盈,浑浊的双眸瞥了眼不远处死在自己手下的一名昔日旧友,一边沉思。

    “大哥、那星挽月、当真心狠手辣、没想到竟会以这种方式逼迫我们自相残杀。”

    “若是此番活着出去,我定宁愿违背组训也要诛杀于她!”另一旁,圣羽一边呼吸着艰难抢来的采光口,一边怒斥道。

    他修为不高,却不是大哥照应,怕也早就死在先前的强者手下了。

    低头、他落目不忍地看着脚边双死死不甘的眸子,那是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

    可、此值危难之际,死的不是他,便是自己了。

    “你觉得……那女娃娃能将我们算计至此,她会没有后手吗?”

    圣天的一句话却令得圣羽当即愣在原地。

    “听我说、若是此番活下去、务必记住一定、一定不能小看那个女娃、更不要忤逆她的命令……”圣天谨慎开口道。

    “否则、下一刻,或许、我们连手足相残的机会都没有……”他心中暗想。

    浩瀚星瀚、烟雾笼罩中的不老山、圣洁无瑕的圣殿中,此际、正在上演着一场场嗜死绝杀……

    见此、大殿之上的星挽月这才住手,百无聊赖地拍了拍手掌,唇角微弯,纵身一跃,朝着梦家祠堂而去。

    若她没有记错的话、梦家,应该有着镇族之宝的“主仆蛊”。

    这群桀骜的不逊的强大高手、即便被迫屈服在她这种有些下三滥的手段之下、恐怕心中对她的杀意早已去了极限。

    既然如此、她自然理当有保命的东西才好。

    翌日清晨。

    当梦天衍随着星挽月打开圣殿大门。

    只觉面前一股热浪袭来、浓郁的血腥味儿夹在着汗水、泪水与大小便的诡异气息传来,梦天衍一个不甚,差点吐了出来。

    原本圣洁的大殿内、几乎每个采光口处都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剩余之人,则是一脸垂头丧气地靠在采光口处,仰着鼻息,疲惫不堪的身体动也不动地躺着尸、若不是看到他们那一双双空洞无神的双眸,梦天衍毫不怀疑他们死了。

    “祭蛊!”

    星挽月走至人前,娇颜含笑地挥了挥手,很快、一排排不老山的众侍女分别端着一个个蛊盅而来。

    “主仆蛊?”梦天衍大惊、昨夜梦家祠堂被盗……镇族之宝被盗、此际看来……偷盗之人竟是星挽月本人。

    “哈哈、借用一下、此事过后,我定完好归还主蛊。”星挽月回眸解释着。

    现在,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闻言、梦天衍暗自叹息,也只能这样了。

    只是……他很好奇、星挽月一晚上究竟做了什么,竟让这群绝世高手近乎死伤一大半不说,还是这副精疲力尽的狼狈模样。

    接下来便是中蛊。

    侍女们会一一走向尚且存在之人,在手掌割开一条血痕,任由仆蛊顺着血液与宿主身体合二为一。

    当然、其间也不乏个别一些不识抬举,叫嚣着要诛杀星挽月的人当场就被星挽月反手拍死。

    其间、眼珠子眨都不带眨的。

    有了前车之鉴,后面的也就老实多了。

    只是,在路过圣天兄弟时,他们竟是朝着星挽月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自行引蛊进身,这倒是让星挽月很舒心。

    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些人、还不算太傻。

    为了以防万一,她给自己中了主蛊。

    这么一来,仆蛊宿主死了并不影响自己,而自己死了却会造成他们尽数归天、所以……别说他们其中有人妄图还存诛杀自己的想法,即便是有,也会被其他的人所率先诛杀。

    如此看来、她一时间不仅多了无数强横高手,还在一瞬间多出了许多“忠心耿耿”的保镖。

    “整顿休整、明日送葬不老山前宗主。”

    星挽月最后开口,将一切交托给梦天衍,便急急赶着回沧源。

    慕容夜等人的藏身之所,她必须要快速找到。

    否则、那不仅永远是个变数,更是扎在她心口的刺。

    ……

    与此同时、邪王府底下暗室。

    “呦、我道是谁、原来是蝶儿妹妹啊……”

    清晨洗漱、慕容蝶就这般与玲珑醉不期而遇了。

    一夜未睡的慕容蝶原本只是想舀些清水,简单地洗漱一番,让自己看的精神一点。

    却未曾想在后院井边无巧不巧遇上了玲珑醉。

    察觉到玲珑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的那一瞬,慕容蝶只觉心中一滞,身体宛如顷刻间被抽出了全部力气一般。

    “玲珑姐姐、我帮你打水。”

    回头、慕容蝶轻扬笑容,顺手接过玲珑醉的面盆道。

    不知为何、心里明明很难受,可慕容蝶此际却一点儿也不愿意在她面前坦露出自己一丝一毫的怯懦与难过。

    见到那么清秀明朗的笑意。

    玲珑醉本是下意识躲闪,后又似想到了什么,妖媚勾唇,“诶呦”一声,无力地坐至一旁水井旁的石台上,纤臂轻抬,轻轻地捶打着自己腰肢,一脸地无奈又幸福道。

    “那姐姐就先谢谢妹妹了。”

    她笑颜、带着某种得意般的炫耀般开口道。

    “欸、都怪小九儿昨夜太闹腾……姐姐我身子骨本就娇弱,他却折腾了我一遍又一遍,诶、幸亏姐姐小时候习过几招、不然、昨夜还真要被人拆筋扒骨了……呵呵。”

    她掩唇,羞涩淡笑。

    看似无意的一字一句却像是刀剑一般刺地一旁的慕容蝶难以喘息。

    “哐啷!”

    一个没注意,慕容蝶手中的面盆恍神而落,冰寒刺骨的水瞬间打湿了她长靴,带着无限冰寒浸染在鞋袜内。

    可惜、

    她现在丝毫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寒冷。

    还有什么会比支离破碎的心来得更令人失魂落魄?

    原来……

    他竟是这般心急。

    原来……

    她竟还在心底隐隐对他抱有期待。

    希望他是被迫的。

    希望他是无奈的。

    ……

    “蝶儿、你、你怎么了?”

    邪九就是在此时出现,看到被冰水打湿衣衫的慕容蝶,不由得紧忙上前询问,以至于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玲珑醉那挑衅得意的眼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