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星挽月、把门给们打开!”

    圣殿内,立刻传来疾呼声,起先,还能十分友善地好好唤着星挽月的名讳,到最后,脾气暴躁的简直照顾了星挽月的祖宗八辈。

    “谁让你们合殿门的、打开,快给老夫打开!”

    梦天衍察觉不妙,立刻呵责着众人。

    闻言,立刻有些人作势要上前开殿门。

    “是老夫的下的命令。”星挽月开口,制止了手下人开门。

    “?”

    梦天衍当即不悦,“老夫们是来请兵的、不是来拉扯仇恨的。”

    “老夫说了、他们已经选择完毕,现在……是该老夫选择的时候了。”

    星挽月诡异笑颜。

    “来人啊、把老夫准备的东西给各位尊者奉上去。”

    她轻轻拍手、立刻有人抱着一盒盒东西而来。

    “这是什么?”梦天衍疑惑。

    “让他们回心转意的东西。”星挽月神秘笑颜。

    “……”梦天衍一脸不信,世人或许不知,可他却深知九十九位尊者同气连枝,刚才星挽月当着众人的面残杀一人,他们没有当场毙杀于她,已经算是极其理智了。

    现在还要让他们这群自诩非凡的诸位大佬回心转意,简直痴人说梦。

    见梦天衍一脸不信,星挽月却是不可置否地耸耸肩。

    所有人同气连枝吗?

    那就让老夫看看、没有了气、你们还怎么连着枝!

    她莞尔、狭长的凤眸闪过一抹冷戾。

    她要的、是战场上唯她是命的将士、绝非这种自以为是、倚老卖老的尊者、

    去他的尊者、

    今夜、

    她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才叫实力为尊。

    “传老夫命令……”

    “圣殿百米开外、若有生灵、格杀勿论!”

    一句话,算是彻底将圣殿与外围隔绝。

    ……

    “这个星挽月又在搞什么?”圣殿内,有人不忿道。

    “难不成要老夫们面壁思过?哈哈哈……”有人嬉戏笑颜。

    “哈哈、反正总不可能想老夫憋死老夫们、”有人不屑接话。

    圣殿内四孔有风、他们根本不怕窒息而亡。

    至于饮食、到了他们这个修为,辟谷早已习以为常,一周不进食也无大碍。

    “呯!”

    突然、众人讨论间,一个玉**自顶空而降,“啪嗒”一声,在地上摔裂。

    及地、一抹浓绿色的空气陡然蔓延而来。

    “这是什么?”

    有人奇怪。

    “呯呯呯!”

    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漫天**罐炸裂的声音。

    一开始,所有人怕打到自己,纷纷躲闪,到后来,察觉除了些许的颜色外,并无其他,也就暂时放下了心。

    “大哥、依你看……”

    大殿内最为尊贵的要数那高堂之上始终休憩的垂眸之人了。

    胡须尽数花白,整个身形却是畏缩一般,骤在了一起。

    他名曰圣天、算得上是不老山的创山师祖了。

    另一旁,向他询问的则是他昔年堂弟,圣羽。

    “不过是小娃娃一时的任性罢了、登不了大雅之堂。”

    圣天瞥了瞥略显慌张的众人,懒懒开口,再次合上了眸子。

    闻言、圣羽等人亦是将心放进了肚子里。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极致到了后半夜、接近黎明之时。

    突然、有些捏了捏嗓子,有些纳闷开口道。

    “奇怪、老夫怎么感觉胸口有点闷?”有人疑惑。

    “欸?还别说……你这么一说,老夫也突然有这种感觉……”

    有人附和道。

    殿顶之上、无数****罐罐始不停歇地落下,随着时间地推移,殿中那些淡绿色气息越来越浓、越来越明显、到最后、众人那种窒息的胸闷感越发明显了几分。

    圣殿之上、星挽月笑容微扬、依旧指挥着众人将东西扔下,看着那逐渐形成的绿色气体,她嘴角勾起的诡异越发明显。

    二氧化锰和浓盐酸所产生的氯气、她倒是很想看看当大殿绿迹布满时、这些人无上尊者,又是怎样一番的“同气连枝”。

    ……

    “空、空气。”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终于有人难以承受心口那种压抑的窒息感,像是察觉了什么一般,朝着大殿一口而去。

    那里、留着一个大约指甲肚般的采光口。

    像这样的采光口、大殿内大约有四十来个,不大,但做工却极为精致,以往阳光透进来,总会在另一边投影出各色奇形怪状的图案。

    可这时、没有人有心情去欣赏那番意境,他们快速跑过去,急速占据采光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以此来缓解胸腔内的压抑感。

    有一人照做,剩下的便是纷纷效仿。

    很快、仅有的四十多小孔便被哄抢一空。

    然而、被困这里的人至少还剩下一半以上啊。

    于是……那些没有强占到的、只能眼巴巴、羡慕万分地看向他人。

    时间宛如沙漏、点点流逝。

    在剧烈窒息感的压迫下,所有强占采光点失败的人看向那成功之人的眼神慢慢地由羡慕变成了阴冷、到最后、化作一抹抹浓烈杀气。

    “喂、老李头、你打我干什么?”突然,一个正在呼吸着新鲜空气的老者回头,神色不忿地看着被唤老李之人。

    “看你不爽!”老李头怒眸而视,“我说过不准喊老夫老李头!”

    “宵小之辈、敢对老夫不敬,找死!”

    说着、老李头怒然开口,一掌猝不及防地拍在了那正在急促呼吸之人脑壳上。

    那人显然没料到、自然命丧当场。

    老李头当即一喜,快步走向那小孔,急速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战斗顷刻间发生、又在顷刻间结束、饶是强大如他们,也料不明白,为何一向性格平和的老李头会因为这个叫了近百年的外号对同胞下次狠手……

    然而、见到老李头这一幕,更多人则是深眸闪烁,像是受到了某种启发一般。

    “你看我干什么?”有人突然对这占有采光口的一人怒目而视。

    “我没看你啊……”那人一脸懵逼。

    “你就看我了!”另一人不依不饶,像是受到了莫大侮辱一般,顷刻间厮打上去。

    ……

    很快、大殿内无处不在上演的同样的一幕幕。

    “啊、老孙、我想起来了,六十年前你欠我三两银子、现在是时候偿还了。”

    “…………”

    “雷云、你小子当年可是拐走了我未婚妻,这笔账,咱们来算算……”

    起先,有人还能找出个蹩脚的借口。

    到后来、众人更是连借口都懒着找了,上去就是“噼里啪啦”一番恶战。

    局势往往是上一刻,我明明抢夺了采光口,下一刻,却被更为强大之人顺时击杀。

    所谓同气连枝、在此刻,竟也不过如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