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各位尊上、如今正值不老圣山生死存亡之际、月儿需要各位尊上的力量、月儿带不老山列位宗主、真诚地恳求这位尊上出手相助。”

    莲止凝足、星挽月微微颔首,冲着众人恭敬行礼。

    “你?就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有什么资格对着我们发号施令。”

    “要知道、历届不老山宗主也未曾敢对我等这般不敬。”星亦远扬了扬眸子,傲慢道。

    众人闻言、有些人自觉有道理,有些人却是轻轻皱了皱眉,先前星挽月凭步而来的气势,脚步健稳、气息浑厚、一点儿可不像是个十多岁的女娃娃。

    这让他们对星挽月不禁生出了一抹好奇。

    “恳请尊上赐教。”被人轻视,星挽月淡潋眸子,轻轻伸了伸手,那模样,切磋意味正浓。

    见此、所有人大惊。

    “她、她要和星亦远交手?”有人惊愕。

    “呵呵……她怕是没死过哦。”熟知星亦远实力的人不由得摇头叹息着。

    “女娃娃、你这可是自取其辱。”星挽月的举动也令得星亦远一愣。

    “若我败、我便让出不老山宗主之位。”星挽月静静道,看起来稍显柔弱的语气,却令人忽略了她眼底那么抹晦涩冷凛的杀意。

    “哈哈……好。各位老兄弟可是都听清楚了。”星亦远大喜,正和他意。

    “动手吧。”星挽月沉了沉眸子。

    俶尔闪身,宛如猎豹般纵身而跃,朝着星亦远而去。

    星亦远亦是微微一惊,这样的速度的确上乘,怪不得有那份挑战自己的信心。

    只可惜……

    星亦远噙起一抹微笑,赤手迎接。

    和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交手,若是再祭出自己的久经战场的老朋友,那可真有点欺负人了。

    见他赤手空拳、星挽月当即冷笑,纵然而绕,整个人宛若灵蛇般近身饶了过去。

    “这、这好像不是不老山的身法吧。”原本看热闹的众人顿时星挽月诡异的身法所吸引。

    “不光身法、她的武器也很诡异。”有人指出。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与星挽月交手的星亦远每次在接触到星挽月那抹短剑之时,身体总会出现不小的波动、那感觉……就像是接触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臭丫头、你使诈?!”

    双影交汇、星亦远率先察觉到异常。

    几番接触、他竟感觉到身体有些瘫软,内力的运转也有些乏力无常。

    细想一番、他自始至终也就和接触过星挽月的断剑。

    毒!

    星亦远早已功成身退,何曾想此际受到后辈小儿所算计。

    而且、星挽月下的毒很是隐秘,几乎难以令的众人察觉。

    抽身而退、他扭头、妄图回身告知各位老兄弟。

    机会!

    星挽月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了,此际见其分心,她一掌横挥,间不容发打在星亦远左肩,力的作用下,星亦远右半边身躯刚巧朝着她而来。

    而她的短剑早已无巧不巧地久在等候了。

    “噗……”轻微划过喉咙的声音响起。

    “你……”一口鲜血自口中涌出,星亦远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清秀稚嫩的少女,似乎怎么也没想到她对自己竟会下杀手。

    “你……”一旁的梦天衍见此也是倒吸一口冷气,九十九位尊者抱气连枝,星挽月这般不智不说,还会引发众怒。

    “无知小儿、你欺人太甚!”

    果然、星亦远一死,星亦远的一要好兄弟当即忍耐不住,冲了上去。

    见此,一旁稍更加年迈的老者拦住了他,眸底却是愈发阴寒地看向星挽月。

    “对待手足残忍相向、阁下怕是过分了。”

    空气中顿时弥漫着无声的硝烟。

    “过分吗?我可不这么觉得。对这样目中无人的人、我可不觉得过人呢。”

    轻轻拍了拍手掌,星挽月翘起唇角看着众人,冷冷开口。

    “不知、现在的我、可有请诸位出山的机会了?”她莞尔淡笑。

    ……

    “出山?你休想!”有人当即大喝。

    “我们乃历代功臣,你却待我们如此不敬、既然如此,就休怪我们无情了。”不少人低声讨伐着。

    “好……”

    闻言、星挽月却不恼火,抬头轻笑。

    “那么、有要和月儿一同之人,月儿定当礼遇相加。”她淡笑,阴冷的眸子尽是诡异。

    “哼……”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众人整齐划一的不屑声。

    微微颔首、星挽月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记住、是你们不珍惜这个选择的机会、那么……接下来,选择权就是我的了。”

    她冷笑,俶尔挥手,带着梦天衍淡然离开。

    “这女娃娃在胡说什么?”有人不屑。

    “不过是有些不甘心吧,散了散了,我们老兄弟还是睡我们的美容觉吧。”有人调笑。

    ……

    “怎、怎么回事儿?门、门怎么打不开了?”

    一位年迈瘦小的尊者悠闲地晃着身形,却在开门的瞬间愣了下来,面庞骤成一团。

    不老山、圣灵殿的门、一旦合上,只能由外打开……以往从未真的

    合上、可此际……竟然……

    星挽月这个臭丫头想干什么?

    众人面色顿寒。

    ……

    同一时间。

    黎明前的黑暗。

    沧源皇城之南。

    此际、血色弥漫、喊杀震天。

    “南齐天、你这孙子竟然敢夜袭你爷爷、看来这么多年的教训你还没吃够!”

    “兄弟们、跟我剁了这群狗杂碎,回去继续开我们的庆功宴!”

    一人一骑、长剑横空。

    李天楠披甲执胄、一马当先而去。

    身后、王二狗等人一声怪嚎,策马奔腾而去、漫天沙场却洋溢着无数战士沸腾的欢呼声。

    似乎……下一瞬间,他们就可以迎接凯旋的战鼓、热烈的鲜花与美酒。

    “呯!”

    昏沉的夜空中、炸雷声自耳际响起、顷刻间无数尸体漫天飞扬。

    “怎么会这样?”

    看着转瞬失去的兄弟、李天楠顿时瞪圆了眸子,满眼的难以置信。

    “李天楠、属于你的时代结束了、现在、该是我南齐天主宰的未来了。哈哈哈……”

    另一边,星宇大将南齐天看着眼前如此大快人心的一幕,不由得朗声大笑,蓦而大手一挥、冷然暴喝、“给我上!拿下李天楠的项上人头者,我升他做副将!”

    “杀!”

    杀声冷冽、两边就像是杀红了眼一般,冲在一起就是誓死纠缠。顿时间,血花飞溅、染红了半边天的雪花,远远看去,就像是老天垂下了血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