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蝶儿……

    目送那一抹纤弱俏影离开、邪九眼角涩涩。

    伸了伸手臂。

    差一点。

    他差一点就要不顾一切将她拥入怀抱了……

    该怎么办、他该怎么了?

    风重雨雪、到最后邪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

    ……

    “这个兔崽子、我都不舍得让蝶儿落泪、他竟敢三分五次伤她的心!”

    另一边,目睹了全过程的慕容夜终于压制不住体内的怒火,怒然拍桌,“不行、我这就剁了这小子!”

    说干就干、慕容夜当即“噌!”得一声抽出银梭,作势就要朝外冲去。

    “你干什么啊。”君莫邪皱着眉头、一脸无奈地拉住她。

    “什么干什么、你这个姐夫怎么当的、没看出来蝶儿喜欢他吗?玲珑醉算个什么东西,当然是要他娶蝶儿了。”慕容夜挥了挥拳头。

    “……”君莫邪再次无语。

    “要是他不同意呢?”他无奈摊了摊手掌。

    “那我就要看看他骨头有多硬了。”慕容夜闻言一愣,而后唇角一勾,挑起一抹毛骨悚然的笑容。

    那是一副要拆掉什么一般蓄势待发的模样。

    “……”君莫邪无奈抚额。

    他到底娶了个什么女人啊。

    这个样子、别说像什么大家闺秀了,分明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女强盗!

    “你拆了他、就不怕蝶儿伤心了?”君莫邪道。

    慕容夜一愣、原本的蓄势待发顿时一滞,顷刻间宛如泄气的皮球般坐回了原位、神色不甘地看向君莫邪。

    “那你说、到底该怎么办?虽说邪九是最深得你心的部下,但蝶儿可是很看重你这个姐夫,你要是敢处理不公……哼……”慕容夜朝着君莫邪警告似的挥了挥拳头。

    君莫邪咧唇而笑,看着她这副娇嗔可爱的模样,不由得伸手,轻轻将她圈进怀中,柔声道。

    “邪九这孩子、你别看他小、实际这家伙极其聪颖,我看得出他喜欢蝶儿、至于为什么答应娶玲珑醉、有可能是为了报小时候的恩情,有可能是玲珑醉苦苦哀求、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

    “但总之……邪九娶她的根源或许救她是其次、更多的可能是为了救我们。”君莫邪猜测着。

    “我们?”慕容夜一脸不解。

    “玲珑醉不是说了她有圣谕吗?”君莫邪道。

    “圣谕?”慕容夜顿时讽笑,“就那一块代表了沧源皇的玉佩?”

    “你觉得是你你会信吗?恐怕是个人都会以为是她盗取了沧源皇的圣谕、假传圣旨吧。”

    “现在还不好说……”君莫邪蹙眉、细细想来,他也觉得很是奇怪,比如、玲珑醉为何在初见的那一刻没有向自己说明,反而在后面特意告知了邪九。

    那感觉、就像是特意的一般。

    “或许、她是在利用邪九达到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被君莫邪这样提醒,慕容夜也稍稍从先前的愤怒中走了出来,思索道。

    君莫邪点头。

    “我已经命邪一昼夜不停地盯着她了。”

    闻言、慕容夜微微勾唇,也是……不管她玲珑醉究竟打着什么主意,只要将她“软囚禁”起来,静待星宇大军,那时候、是真是假,她口中的圣谕也是不攻自破。

    “果然你才是腹黑的。”慕容夜实力夸奖着。

    “彼此彼此、为夫还有更腹黑的、娘子要不要亲身见识一番呢。”见怀中的人儿多云转晴,君莫邪邪魅一笑,拦着腰间的手掌却是极不安分地滑动了起来。

    轻轻挑起她纤薄的外衣、另一只手间不容发地探了进去,柔玉在手,竟是说不出的温软香滑,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你、你别乱来、宝宝还不稳定,我们不可以……”慕容夜顿时臊红了面子,然后她话音未落,双唇便被那一股霸道的气息紧紧锁定。

    “放心、为夫会很温柔的。”

    双唇辗转间,君莫邪得出一抹空闲,神情款款地挑起她下巴,继而下滑,在她有些急促的呼吸间猛地彻底挑开她全部衣衫。

    “别闹、蝶儿、蝶儿现在……”压抑着心底的某种渴望,慕容夜拒绝着,蝶儿此刻怕是最难过的,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在这里……

    想想都有种无限罪恶感。

    “不许分心!”

    柔体在前、看着尚还在走神中的女人,君莫邪低声一喝,猝不及防咬上她胸前如玉似水的葇夷、舌尖微挑、辗转不息……

    “嘶、”慕容夜当即娇呼。

    “笨蛋、不许咬我!”久经长旱的娇体因君莫邪这一刺激顷刻间战栗不已,宛如化作一汪春泥般瘫软在那个宽阔霸道的胸怀。

    “呯!”

    突然、君莫邪隔空一掌、瞬间灯熄夜止、只留那一室旎旎、无限春光……

    另一边、慕容蝶久伴长灯、一夜无眠。

    脑海中、宛如过电影般一幕幕闪过、她就这样静静而坐。

    她想、既然忘不掉、那就一遍遍地去想去回忆、直到疲倦了、心累了,再也坚持不下来了,怕也就是放下了吧……

    抬头、她有些失魂落魄地望着窗外、静盼夜明。

    ……

    与此同时、不老山、圣灵殿。

    “什么?星挽黎死了?”

    一名面色看上去有些干枯的老人猛地睁开阴森浑浊的双目,死死盯着梦天衍道,厉声喝责。

    “那现在不老山的掌权人是谁?”

    “不老山的圣女、现在的宗主,星挽月。”梦天衍回答。

    “星挽月?那个十多岁乳臭未干的丫头?”老人难以置信叫嚣着,扭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其余九十八位老兄弟。

    果然不出意外地看到他们面庞上的纠结、疑惑、更多的是不屑。

    老人名唤星亦远、是九十九位不老至尊中年纪最轻的一位,在他看来,理应由自己掌管不老山大权。

    “……”梦天衍连忙开口,将来龙去脉一一叙说,奈何众位尊者一听说星挽黎死在外域,一时间对星挽黎母女的指责声更加是纷纷不止。

    “哐……”

    众多嘈杂的议论声中,门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开,星挽月一身白羽,高贵凛傲而立,凤眸冷瞥、一一扫过众九十九微不老尊者。

    莲步轻启、她迈着悠然莲步而来、嘴角之间,自始至终都噙着一抹胜券在握的自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