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为人小心谨慎而又心狠手辣,她找不到任何弱点。

    可……除了她这个妹妹。

    原来、慕容蝶才是她的软肋。

    早知这样,她当初何必还大费周章去动慕容雅。

    而慕容蝶那么小丫头……似乎心仪邪九呢。

    哈哈……

    玲珑醉心中狂喜。

    “你以为、若不是看在龙千翊的份上、你现在还有命说话?”

    慕容夜暗自咬牙。

    刚才蝶儿离开时的落寞身影,她看到了。

    玲珑醉眼底的狠戾与得意,她也看到了。

    若是不看在小千幽冥之森救了她命的份上,纵然有邪九拦着,她也会不惜一切代价了结了玲珑醉。

    闻言、玲珑醉娇躯一震。

    果然、慕容夜可没有像邪九那般好说话。

    “是殿下要我救你的。”

    玲珑醉艰难道。

    “然后呢?”

    “你想说你身上的伤就是因为追杀所受?”慕容夜居高临下地瞟了眼玲珑醉。

    “瞧瞧这精致的小脸……这苦肉计、还真演的事实啊。”

    “你……”被人戳及伤口,玲珑醉当即不乐意。

    “王妃。”一旁邪九有些为难开口。

    “你放弃吧、我是不会救她的。”

    慕容夜斜睨了他们一眼。

    “就算她真的手握星宇大军的军命、我也不需要。”慕容夜开口,冷冷转身。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在你和小千的面子上,你们走吧。”

    “否则、我可不保证我不会反悔。”

    慕容夜冷冷道。

    “王妃……”邪九顿时有些手忙脚乱。

    他们一路而来,已经发现了星宇大军,可王妃却是堵死了相信玲珑醉这条路、这让一直忧心的邪九苦恼不已。

    “王妃……若是我要娶她呢?”终于,邪九黯然一叹,苦涩道。

    闻言、玲珑醉却是眸子一喜,悄然荡起一抹笑意。

    “你说什么?!”慕容夜闻言猝然转身,满眼的不可置信。

    冰寒冷冽的眸子,更像是顷刻间宛如要将邪九撕碎一般。

    “夜儿。”君莫邪上前,轻轻拉过慕容夜。

    而后回头,微微蹙眉,朝着邪九沉声询问。

    “此言当真?”

    “当真。”对上王爷那审视的眸子,邪九认真道。

    “你跟我来。”紧紧拽着慕容夜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君莫邪朝着邪九开口道。

    ……

    很快、暗阁之上的假山旁。

    “邪九、你可是想好了、婚姻大事可绝非儿戏。”君莫邪沉声道。

    “王爷、我明白……可,我和她本就有婚约。”

    邪九苦涩道,不仅如此,若非他答应了娶她,玲珑醉亦是宁愿死也不愿跟他来沧源救人的。

    “那都是小时候的戏言罢了……你若要娶她,可曾想过蝶儿?”

    君莫邪转身,神色复杂地看向邪九。

    “我能看得出来,你很在意这个丫头。”

    蝶儿啊……

    想到她,想起她转身时的悲凉倩影,邪九只觉得喉咙里似乎梗住了什么一般,难以下咽。

    “蝶儿是个好姑娘、我、是我配不上。”

    邪九苦涩喃喃道。

    “他妈的、谁让你发好人卡了?!”

    二人谈话间,慕容夜却是一道影子骤然自假山掠了出来,劈头盖脸朝着邪九就是一顿毒打。

    直到、邪九面部肿得宛如猪头一般,她这才被莫邪制止。

    “你知道吗?亏我还想等此事之后让你和蝶儿完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早知道不会娶别人,你又为何关心蝶儿?”

    “妈的、像你这种脚踩两只船的渣男老娘见多了!呯!”说着,慕容夜还不忘朝着邪九狠狠踢了一脚。

    弄得一旁的君莫邪顿时无语。

    “我没有。”邪九摇头。

    不、她没有欺骗过蝶儿,也没有脚踩两只船。他是真的想一辈子保护着蝶儿。

    “你还敢说!”慕容夜此刻就宛如一只爆发的气球,一戳就炸。

    “姐姐……”

    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缥缈的声音传来。

    “蝶、蝶儿、”假山之后,慕容蝶一身素白锦袍悄然而来,绢素白净的布料将她衬托地更加恬静文雅。

    慕容夜被抓现行,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姐姐、能让我们单独相处一下吗。”慕容蝶低声开口,再也没有往日的灵动活泼。

    “好、那你们好好聊聊。”慕容夜不想伤蝶儿的心,只得应下来,离开时,二人却是狠狠回眸,警告似的剜了眼邪九。

    那模样似乎在说,只要你敢欺负她,我就扒了你的皮。

    ……

    “蝶儿……我。”

    两相对峙、气氛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良久、邪九率先有些忍耐不住,开口,他想解释,他想安慰,他想告诉她他不是真的想娶玲珑醉。

    可……那确实早就约定好的一份责任与约定。

    “邪九哥、恭喜你、要成亲了。”

    许久、许久……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之后,慕容蝶终于抬头,眉眸微扬,笑容微漾、清秀小巧的面颊上,挂着两个小小的酒窝。

    微微偏着脑袋、她笑了、任凭凛冽雪花飘飘洒洒地在眼前荡漾、她依旧在笑、那感觉、像极了一个许久依恋哥哥的小妹妹在说着祝福。

    “蝶、蝶儿……”

    邪九面色一僵、只感觉内心无限拥堵。

    纷纷扬扬的雪花间、慕容蝶的笑容是那般阳光温暖、清秀灵动……可,为什么邪九却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流血……一点一滴,洒在心间,融在唇边,像是强烈的黏稠剂一般让他有口难开。

    “能成为你的新娘子、她真的好幸福……”在心底,慕容蝶苦涩莞尔。

    笑容微扬、说完这句话、慕容蝶便轻轻福了福身,第一次以兄长之礼待邪九。

    礼毕转身、眼泪却在转身的刹那倾数泉涌。

    微微抬头、她泪眼婆娑地望着天空,任凭漫天雪花打在她面颊之上,化作丝丝冰寒之气滑入骨髓,轻潋唇角、任凭苦涩笑意自嘴角无限滑落。

    不舍得……

    原来、不知不觉间,这个人在自己的心里竟是这般刻骨铭心了。

    好难过……

    不是难过你娶的人不是我、而是我明明舍不得、放不下、却要在这一刻,下一刻、下下一刻,竭尽全力忘记你。

    她一向习惯了任性、无理取闹。

    她知道、只要她说一句“不”、无论是姐姐还是姐夫,便会倾尽一切打算这门婚事儿。

    可是、她却不能。

    他的心里、自始至终、没有自己。

    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依旧是。

    他对自己所有保护和爱惜,不过是因为一条命令罢了,仅此而已。

    雨雪霏霏、她忽然伸手,双臂交叠紧紧抱住了自己。

    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她会长大、也会重新爱上别人,拥有属于她的幸福。

    所有这一次,她放他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