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星宇大军?”

    邪王府地下暗室中。

    慕容夜听着莫邪口中的消息,着实有些愕然。

    “龙千翊带的兵?”慕容夜蹙眉,显然不太愿意相信次际小千会来给他们雪上加霜。

    “应该不是、这件事我也是听……”然而,君莫邪话音未落,就被风风火火一脸担忧的慕容蝶打搅了。

    “姐、姐姐……邪九哥哥他们没和姐夫他们汇合,你说,他们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啊。”

    慕容蝶急得都有些要哭了。

    看着慕容蝶微微红肿的眼睛,慕容夜亦是不忍,回眸朝着君莫邪质问道。

    “刚才我都想问了、怎么不见流川和邪九那小子?”

    慕容夜开口询问,而后、她便看到莫邪的神色有些诡异、神色间也有些躲闪。

    难道……他们发生了什么意外?

    慕容夜当即也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姐夫、姐夫……他们是不是受伤了?”见到君莫邪这般躲闪,慕容蝶也像是猜到了什么一般,只是、那更为严重的一面,她也未曾敢想。

    “不、不是。”饶是一向冰寒冷凛的君莫邪,此刻也被自己这个小姨子弄地有些手忙脚乱了。

    “那到底是怎么了?!”一旁的慕容夜无语蹙眉,直接无视了君莫邪一个劲儿递来的求助眼神。

    “你还敢来这里?看来、你是迫不及待找死了?小海、给我抓住她!”

    “大海、你也上去帮忙!”

    就在君莫邪不知如何告知时,外面突然传来牡丹红与玫瑰灵暴怒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番刀剑凛冽的声音。

    众人一愣。

    敌袭?

    君莫邪一手挽起慕容夜,飞速赶了过去。

    ……

    “你们让开、我有要事求见王爷。”一剑荡开大小海拳头,邪九面色严峻道。

    “见王爷?”闻言、玫瑰灵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你这个违背了王命的人还有什么脸见王爷?”玫瑰灵一脸嘲讽。

    “你们走吧,这里欢迎你们。”相较玫瑰灵的激进,牡丹红神色稍稍显得有些善意,但眸中却依旧敌意满满。

    “放我进去、我是真的有要事在身!”邪九皱眉急切道。

    “要事儿?”玫瑰灵冷面讽笑,“莫不是救这个狐狸精的要事儿?”

    “要是这样、就更不能让你们进来了。”玫瑰灵娇喝道。

    牡丹红闻言不语,手中长剑出鞘,却也是早早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战斗一触即发。

    “你们在干什么?”

    说话的正是前来的慕容夜。

    错愕地看着兵刃相交的几人,慕容夜当即面色寒了下来。

    “邪九哥哥。”

    慕容蝶紧随而来,看到朝思暮想,安然无事的那张面颊,顿时喜形于色,欣喜地冲了过去。

    “蝶儿!”

    牡丹红一声低喝,连忙就近拉着她。

    慕容蝶以为牡丹姐姐意在告诫自己女孩子要矜持,不由得面色微微泛红,桃红的面颊却是思恋地朝邪九望去。

    这才几日不见,她也没料到她竟会这般想念他。

    可……当她抬眼望去,看到那邪九哥哥身后那双熟悉的眼眸时,她愣住了。

    玲珑醉!

    “是你?!”

    慕容夜亦在第一时间发现了玲珑醉、冷眸微瞥,她又不明所以暗暗扫了眼邪九。

    “我好像有说过、若你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会有怎样的下场。”

    言淡于水,慕容夜脚步却是宛如死神般悄然走向玲珑醉。

    “也好、既然你出现了。”说着,她扭头,勾起一些邪笑看向玫瑰灵,“玫瑰、你报仇的机会来了。”

    她开口。

    “当然、留她半条命、那是我对慕容雅的承诺。”

    “遵命!”闻言、玫瑰灵却像是瞬间打了鸡血一般、要不是大海拦着,早就扑了上去。

    事实上、大海拦的很正确。

    因为、在慕容夜话音落下之时,只见邪九单膝跪地。

    面色十分认真地看向慕容夜。

    “王妃、求你救人。”

    邪九恳求道。

    “救人?”

    慕容夜闻言一愣,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似笑非笑瞟了眼邪九身后的玲珑醉。

    “你该不会是要我救她吧。”

    她冷笑。

    “可惜……我可没有救人的本事、我会的,都是杀人的手法。”

    “王妃、我需要你那里的血兰花。”邪九凝眸,王妃的语气让他很不甘。

    “邪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慕容夜沉眸,“你会花费珍贵药材去救自己的敌人吗?”

    “王妃、她是拯救沧源的希望。”邪九有些急切道,“她手上有让星宇退兵的圣谕!”

    “星宇?圣谕?”慕容夜冷然勾唇,强忍着一股想抛开邪九脑壳的**,她沉声冷喝。

    “别说星宇大军还是子虚乌有之事,就算真的有、你觉得……凭借她沧源孔雀楼的出生,能有那个号令星宇的大军的能力?”

    有些东西,即便是真的、也要得是有资格的人才得以号令天下。

    闻言、邪九一愣,这般咄咄逼人的王妃显然是他不常所见的。

    此刻要数最难受的、却是那被牡丹红紧紧抓住的慕容蝶。

    突然间,牡丹红细嫩的双手就像是滚烫的火鞭一般狠狠抽在慕容蝶后背上。

    自他出现。

    他的视线始终没有看过自己一眼、即便是先前自己那般欣喜若狂的呼唤,他亦是无动于衷。

    此刻、他每一句言辞、每一次蹙眉,都是因为身后那重伤的女子。

    突然间、慕容蝶只感心像是被什么狠狠抓住一般,巨大的压抑不禁让她有些窒息。

    原来……

    这就是戏剧中说话的暗恋之痛吗?

    思念起他、想着他、哪怕只是一个单单的名字,她曾经便是那么幸福。

    可、曾经有多幸福,现在的她,心境就有多悲凉。

    可笑她还天真地以为他是遇到了什么难缠的危险。

    现在看来,还有什么会比佳人在畔让人更难以让人割舍?

    想到这里、慕容蝶轻轻扭动着身子,背对着邪九、悄悄掩退下去。

    蝶儿……

    看着蝶儿那抹无限悲凉的身形,邪九的心里更是难受,只可惜、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是殿下要我来的。”邪九身后,玲珑醉看着慕容蝶离开的身影,干涩的嘴角上不禁微微勾起一抹得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