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姐姐!”

    似乎为了印证慕容夜的某种猜测,暗道另一个拐口处,一抹翩跹似蝶的身影飞掠而来,扑进慕容夜怀中,嘤嘤泣了起来。

    又是姐姐把她打昏!

    偏偏她还不能恼火,有的,只是对姐姐无穷无尽的担忧和思念。

    果然在这里。

    众人汇合,慕容夜一一看过吴馨,师傅,琉璃荼与二位伯伯,这才微微放下了心。

    “夜儿、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说话的正是吴馨,此刻,她的身边与就几个一身狼狈的小姐妹。看来,先前他们也是遇到了阻击。

    “如今星挽黎已死、李天楠将军亦镇守在沧源之南,只要我们能将皇城内的人拖住,打开城门,放大军进城、我们就还有胜算。”

    慕容夜思索着。

    ……

    “牡丹姐姐、玫瑰姐姐、你们……在回来的路上没有遇到前去接应的流川哥哥吗?”

    姐姐和姐夫在商议大事儿,慕容蝶自然闲着,几番张望,她终于是压抑不住心头的思念,凑在了正在小心处理着伤口的牡丹红与玫瑰灵,接手一边帮她们上药,一边旁敲侧击道。

    “诶、遇到了……吗?”一听慕容蝶在侧面打听邪九,玫瑰灵当即炸火,却被牡丹红一肘狠戳,生生吞了后面的话。

    “没有吧……”牡丹红亦是心有所想地和玫瑰灵对视一眼,半疑半惑道。

    邪九的事情、这要他们怎么解释啊。

    解释吧、蝶儿妹妹肯定会伤心。

    不解释吧……那事实就摆在那里,蝶儿妹妹势必还会伤心。

    “怎么会?流川哥哥和邪九哥哥明明带着人去接应你们了。”闻言、慕容蝶小脸因担忧顿时显得苍白起来。

    “没有遇到……那就是说、有可能遭遇了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慕容蝶豁然起身,猛地站了起来。

    “不不不……”见慕容蝶这副险些冲出去的架势,牡丹红当即拉住她,眸宇转动,努力地措辞道,“有可能、他们是去执行王爷的秘密任务去了?”

    牡丹红尴尬笑颜。

    从某种意义上说,邪九也算是在执行王爷的命令。

    至于慕流川……路过沧源时因为迫切担心某个小丫头的安危,便急急赶了回去。

    “对啊对啊、”看到慕容蝶担忧惧怕的模样,玫瑰灵立马补充道。而后似想到什么,不禁有些忿忿道,“说不定、人家现在正在露着肤美佳人,正在郎情妾意呢……”

    玫瑰灵有些酸酸地替慕容蝶叫嚣着,只是她话还未说完,便遭到了牡丹红一计白眼。

    “蝶儿妹妹、听姐姐的、世上的好男人那么多,那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玫瑰灵意有所指道。

    “对啊对啊、”牡丹红亦是附和着,“姐姐认识很多才貌双全的公子哥,不如……”

    “邪九哥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姐姐、姐姐一定有法子救他。”慕容蝶在听到两方没有遇到之时,心思便已然跑远,哪里还听得进去二人的话。

    她甚至连羞涩都来不及,直接将手中的药膏递给二人,转身,急急而去。留给二人一个悠长哀怨的叹息。

    “邪九这小兔崽子、何德何能遇上蝶儿这么好的姑娘。”牡丹红不忿道。

    “是啊、但愿玲珑醉那个小贱人早日香消玉殒吧。”一旁的玫瑰灵亦是开口诅咒道。

    ……

    与此同时,沧源皇城、大街小巷均是张贴着慕容夜的等人的通缉令。

    突然、

    两道身影自小巷跃出,自背影隐约间可辨识是一男一女,女的更似全身无力般整个人瘫软到了男子的怀里。

    “小九、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们怕是都离开沧源了。”女子轻轻微咳,柔柔叹息道。

    “……”男子闻言,面庞亦是露出无限愧疚。

    他来晚了。

    在王爷王妃他们并肩苦战之时,他却不在。

    二人正是邪九与心脉受损的玲玲醉。

    “没关系……小九、怕是我命该绝于此吧。”玲珑醉一声轻咳,咳出丝丝血意道。

    “……”邪九沉默。

    良久、他猛地握了握拳头,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道。

    “或许……我知道王爷他们在哪里。”

    ……

    三日前。

    “你还好吗?”退回而来的邪九望着离去的一行马车,他这才上前,看着虚弱不堪的玲珑醉神色有些复杂道。

    他们之间、甚至连个称呼都没有。

    玲珑醉苦笑。

    “以前、你都是叫我神仙姐姐。”

    说着,她下意识抚了抚面上狰狞的面目,“也对……现在的我,定是难以再次胜任这个称呼了。”

    “走吧、在你生命最后的几天里,我会陪你走完。”

    背过身子,掩去眸子的复杂与心软,邪九冷冷道,而后,离开,朝着与王爷等人相反的地方而去。

    神仙姐姐?

    他苦笑。

    他何尝不怀念曾经那个事事都挡在自己面前,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大姐姐?

    那时候、她温柔善良、怎么会是如今杀人不眨眼之人。

    可……饶是这样,邪九依然放不下她。

    她是他心中的结、亦是十多年前。

    “小九儿、姐姐这么凶,以后会不会没人肯娶我啊。”烛火下,女孩儿又一次赶走了欺负他们的坏人,有些苦恼地挥了挥小拳头道。

    “不会、姐姐你是世上最漂亮的神仙姐姐,一定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子,会是九儿的新娘子。以后,换九儿永远保护着姐姐。”

    烛光下、年幼的少年握拳,第一次,许下了守护的誓言。

    “是吗?那我们说好了?”

    “嗯。”

    “拉钩为证。”

    “好、再盖个章……”。

    “那、说话算话,长大了记得要娶我哦。”烛光摇曳,映着女孩儿单纯期待的眼神。

    “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准新娘了。”

    邪九自梦中醒来,梦里……那一幕爽朗的笑意带着少年独有的单纯美好,丝丝蔓延而来。

    扭头、看向正在睡梦中的女子。

    邪九隐隐能感受到内心深处的叹息和疼痛。

    感谢在那个年少轻狂的日子里,他遇见了她。

    她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保护、她对自己的关心和善意、在那段时光中化作一潋光彩剪影……

    只可惜、那个人、那个她,那段时间,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而现在的他们、又会走向何处?

    抬头、深眸复杂而深情得遥望着沧源的方向……或许,就连邪九自己都不明白,他究竟在思念着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