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样、赫赫有名的“阎罗夜”,接受人民检阅的滋味不好受吧。”

    星挽月锦帽貂裘、一身白羽更是将自己全身的玲珑曲线尽数展现,抬头挺胸,一人一骑走在人前,将此刻的轻灵得意展现得淋漓尽致。

    “少废话。”

    “星挽月、知道你为什么总是差我一步、永是更跌吗?”

    面对星挽月的盛气凌人、慕容夜却是不置可否地勾起一抹讽刺。

    “我们都是杀手、本就是黑夜的良伴、你却妄想出现在灿烂烈日之下、你的贪慕虚荣、你的自以为是……”

    就是你的致命伤。

    慕容夜心中暗道。

    双手交错,借助缩骨功、轻轻挣脱了手环。

    星挽月机关算尽也觉得猜不到她会缩骨功。

    前世、她也曾尝试过。

    可无奈身体早就过了那个训练阶段。

    这一世、原本的慕容夜本就醉心琴棋书画、练就了一副好身材、身体的柔软度和可塑性恰好达到了自己所需。

    “慕容夜、事到如今、你还敢嘴硬。看来,我还是太心慈手软了啊。”星挽月神色一冷,暗暗道。

    “别慌、现在我就让你连跟我叫板的力气都没有。”

    一言既落。

    星挽月扬手一掌,朝着慕容夜劈头盖脸而去。

    “哐啷”一声,慕容夜顺势挣脱枷锁,手腕凛翻,三枚银针被她甩了出去。

    星挽月顿时大惊。

    慌忙闪身。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她不惧慕容夜其他、却独独怕了她的毒。

    纵然在前世、慕容夜的毒也令得无数专家愁眉紧锁。

    “嗯……”躲闪而去,星挽月回头,见那三根银针却是狠狠插在了三具身体身上。

    什么样的毒、这么霸道,能顷刻间害人性命。

    慕容夜又是怎么从那千年玄铁所制的牢笼中逃脱出来。

    这些都不禁让星挽月沉眸思索。

    “受了你这么多折磨、现在、也该我了。”

    慕容夜站起、破旧褴衫穿在她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妥。明眸微抬,那双素来不显山水的眸子却在顷刻间爆发出无穷无尽的杀意。

    算算时间、蝶儿他们应该是到了安全的地方吧。

    慕容夜勾唇、邪邪地瞥了眼星挽月。

    这么一来、她也算是了无牵挂地和星挽月决一死战了。

    星挽月太过阴险。

    她只要活着、蝶儿就始终会陷在一种极不安全的地域。

    扬手、回击。

    慕容夜不待星挽月回身,便倾身压了上去。

    星挽月娇眸顿然戾色。

    正合我意。

    “呯!”

    “呯!”

    “呯!”

    北风呼啸、夜色笼起、刹那间的夜雨风华却遮不住此刻身形迭起的二人。

    同样的倾城绝色。

    同样的桀骜高贵。

    无论是不老山的众人还是沧源百姓,此刻尽是一片震惊。

    宗主的实力他们是知道的、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王妃竟然也有这样能力。

    对于沧源百姓来说。

    邪王妃的本事他们有所耳闻、却没想到那个看似比王妃还要小的女娃娃竟也是那么强大。

    二人缠斗、一时间斗的难舍难分。

    “桀桀、真是没想到……区区一个邪王妃、竟有这样本事。”

    “星挽梦的女儿、倒也没让老夫失望。”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激战。

    抛开一切杂念。

    慕容夜放空脑海,任身而动,由意而飞,手掌脚间,都是借助了身体自主的习惯。

    杀手的习惯。

    便是专注、只专注于眼前、只期待于眼前。

    然而、就在慕容夜挥梭而上之时,身后突然传出一抹阴厉笑声,随即一抹强大的煞气铺面而来。

    慕容夜心中顿惊。

    猛然撒手、银芒飒飒而去。

    “你的手段、老夫都清楚了。”

    来人正是梦天衍。

    看清他、慕容夜面色不由得一沉。

    她所有的毒针打在梦天衍身上,就宛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被尽数格挡。

    没用!

    慕容夜猛然骤眸。

    这就是内力的霸道之处吗?

    他、比之星挽月还要更强大。

    见到被人打断,星挽月小脸尽数不愿。

    可、想起慕容夜那层出不穷的手段,她心中也不禁有些发毛。

    是以也就没有阻拦。

    二对一、

    慕容夜顷刻间落入下风。

    一个不甚、肩骨被星挽月劈剑执锐、挫伤严重。

    身形旋转、她试图错开自己受伤部位、不料却在转身的瞬间,脚腕被一股极其强横的力量死死捏住,猝然用力,慕容夜几乎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

    后背“哐当”一声重重砸在了地面。

    一声闷哼、慕容夜嘴角血迹不断涌了出来。

    颤颤翻身、她猛地朝着旁边就势一滚。

    下一刻、星挽月仙足刚好落在先前的位置,地面之上,一个大坑显得尤为狰狞恐怖。

    “哦、躲开了?那、这个呢?”

    见到慕容夜躲开,星挽月面色并未奇怪,猛然挥手,手中短剑朝着慕容夜心脉刺去。

    慕容夜心惊。

    忍住后背传来的撕痛感、她挣扎起身,脑顶之上却在下一刻顿感微凉。

    “结束了!”

    “噗!”

    慕容夜呆愣的片刻,短剑及身,她逼不得已稍稍错开了、可头顶之上梦天衍旋身而来的一掌、她要怎么才能接得住?

    “啊、”

    “嘶……”

    王妃……被迫的围观人群中、一些人看到血衣弥漫,战意满满的慕容夜、心脏深处、只觉得被什么强压一般,难以喘息。

    这、就是他们沧源守护神的王妃。

    这、就是他们的王妃。

    这、就是他们沧源人赖以骄傲的不羁民风、那种融于血脉之中的感情。

    嘈杂的人群在这一刻,仿佛受到灵魂的震激、陷入某种不甘与羞耻的纠葛之中……

    ……

    慕容夜、笑到最后的、终究是我!

    凤眸轻扬、星挽月得意地望着这一幕,舒心地勾起唇角。

    这条命、就交代在这里了吗?

    慕容夜心下微沉、看着远处面露期待的围观群众,面色浮出一抹苦笑。

    什么时候、人们竟将希望寄在她一介杀手的身上了。

    掌风凛冽、

    那种死亡降临的毛骨悚然也斑驳蔓延而来。

    结束了……慕容夜心中暗叹、身体再也没有了一点点力气。

    莫邪、

    她微笑、生死关头、她脑海里,竟唯有他俊朗的身影徘徊不前。

    “别怕,我在。”

    “呯!”

    掌风凛冽、预料中的剧痛却未传来。

    耳中似清风般温柔轻音响起、慕容夜一愣。

    这熟悉的声音!

    抬头、看到的便是那令人朝思暮想的面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