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侧耳、细细辨析着外面轻轻的车轮声以及淡淡的机械音,慕容夜几乎就可以断定那是前几日他们在皇城北门之上看到的神武大炮。

    这么近的距离、

    如是正面被击中。

    这里的人、无论是谁,恐怕都是难逃一死。

    星挽月不傻、她要的始终都是自己的命。

    “呵呵、你倒是出去看看、外面可都是我的人、你们现在可是我的囚笼之徒、阶下之囚、你又有什么资格可以和我谈条件?”

    星挽月神色轻蔑道。

    “凭你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活下去的那份心。”慕容夜扬唇、语气格外隆定道,“星挽黎的死、应该和你脱不了关系吧。”

    “虽然我不明白你做了什么。”

    “但、明明必死之人的你却活了、这其中……怕是没那么简单吧。”

    慕容夜悠悠冷笑,亦是嘲讽地凝视着星挽月。

    “你如此费尽心思让自己活下来、为的、不会是此际窝囊至极地与我同归于尽吧。”慕容夜故意刺激道。

    “哈哈哈……”

    闻言、星挽月却是朗声蔑笑、娇喝道。

    “慕容夜、激将法对我可没用……”她扭头,目光一闪不瞬地紧盯着慕容夜。

    四眸相对、均看到了对方眼中毫不退让的妥协。

    星挽月不想自然不想一个放过。

    可慕容夜却要放其他人走。

    若是同归于尽、慕容夜是算准了星挽月的不甘心。

    难得有这么一个折磨自己的机会,她怎么会甘愿放弃?

    “好!”

    俶尔、星挽月颔首、点了点高洁而又骄傲的下巴,她扬了扬含笑的凤眸。

    “就按你说的做。”

    只要慕容夜死了、这群人、还怕没有机会吗?

    无论是吴馨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婢。

    还是和曾经长相一模一样的小贱蹄。

    她都要一一经受,血虐一番。

    “让行!”

    说话算话、星挽月开口。

    闻言、美人馨面前的道路顿时被整整齐齐地分作了两部分。

    “不、姐姐、是蝶儿错了,姐姐你和我们一起走吧。”

    见姐姐要留下,慕容蝶又急又悔、泪眼盈盈。

    “蝶儿、不要怕、我若不在、你必须要乖乖听琉璃哥哥的话、明白吗?”慕容夜严肃告诫着。

    扭头、慕容夜朝着琉璃荼深深递了一个眼神。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眼神啊。

    没有生死间的恐惧惊慌。

    有的、只是无限的自信和豁达。

    “给你!”

    慕容夜伸手、手中的东西被他随即扔给了琉璃荼。

    那是她曾研究好的逃跑路线,若是当真遇到棘手之事,她打算逃至东北、朝着连接着浩瀚星海和匈奴的东北逃去,再经过匈奴暗自抓回琉璃,这样一来、便不会引起众多不必要的猜测。

    此刻、她将东西扔给琉璃荼,就等于把全部希望给了他。

    带着蝶儿走!

    慕容夜神色告诫着。

    从没有那么一刻、琉璃荼的心境是这般复杂的。

    他是多么想抛开所有她的嘱托,与她并肩作战。

    只可惜……

    “走!”

    慕容夜一声娇喝、戾声道。

    “……”

    众人均是不解、包括符天衍二人,甚至早已做好强行突破的打算。

    就在这时。

    “呯!”的一声、

    暗夜深空间、突然响起一道炸雷。

    美人馨外、连带着外厅在内的一排内厅在这轰然的巨响中“轰隆”而倒塌。

    众人均是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这……

    “怎样、我这为你特制的神武大炮、威力不算丢人吧。”

    星挽月扭头、咧嘴笑道。

    “……”慕容夜哑然。

    这个女人、自前世就一直喜欢这些烈性武器、到了异度时空竟也是这样。

    若是先前众人还自觉能从不老山的重重包围中冲出,那么此刻、无论是符天衍、亦或是韩霸天、二人都惊惧地无语言表。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强大杀伤力的存在?

    “走!”

    沉沉地看了眼众人、慕容夜再次开口。

    先前不过是星挽月意图警告符天衍等人不要乱来。

    下一刻、

    说不定那轰天炸弹就会降临在他们头上。

    闻言、美人馨的众人神色明显有些飘忽。

    至于琉璃荼等人则是目露凶光地望着星挽月。

    “邪六!邪一、带他们走!”

    见他们迟迟未动、慕容夜蹙眉,只好唤了暗处的二人。

    听到命令,二人也是闪身而出。面色之上亦是和众人表情无二。

    “姐姐、不、我们不走。姐姐、我们说好的、要一直在一起的。”

    慕容蝶早就哭成宛若泪人一般。

    她伸手、双臂打开,朝着慕容夜破涕为笑拥抱而来。

    无数次、

    无论是记忆中还是那个残缺不全的梦里。

    姐姐为救她受了太多伤、吃了太多苦。

    有时候、她会不禁自想。

    若是自己不曾来过、或许姐姐的生活会更好过一些。

    蝶儿!

    蝶儿面上的表情一瞬间令的慕容夜心中一痛,让她瞬间想起了那个黄沙漫天的世界。

    那一天、

    蝶儿也是这般面带微笑。

    笑容中带着释然。

    释然中流着不舍。

    不舍中又飘着些许的绝望。

    然后、她不顾生死、纵身一跃、从此彻底在那个世界消失……

    “嗖!”慕容夜反手去了一枚银针,刚好刺中蝶儿的昏穴、只见蝶儿一声咛喃、身子软了下去。

    身后、琉璃荼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眼神交汇、

    他清楚地看到了慕容夜眼底的痛苦。

    那是一种害怕再次失去的绝望不甘。

    再次失去?

    琉璃荼虽不明白、但却在一瞬间凝眉,朝着慕容夜点了点头。

    转身挥手、他忍痛带着众人离开。

    路过慕容夜身侧,她扭头、朝着她微微一笑,低低道。

    “夜儿、我们等你回来。”

    “好。”慕容夜扬眉应下。

    “啧啧、真是一出姐妹情深啊……”一旁的星挽月冷不丁悠悠道,讽刺地扫了眼慕容夜,“只可惜……我这个人,最不喜欢什么姐妹情深了。”

    “也不知道、你这个妹妹、和前世的妹妹,差别会有多大?尤其是……被万人蹂躏身侧娇音颤颤的时候、不知、也是否一样?”

    星挽月冷眸微挑、戏谑道。

    是夜、沧源皇城却是万家灯火齐鸣。

    慕容夜被束手脚镣、一身血痕地站在囚车中、接受着仓促间披着夜袍围观的众多百姓,表情无悲无喜,一双清澈的眸子也越发深寒,令人猜不透半分。

    “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拥挤的人群中、大海变装而来、拉住一名壮硕男子,低声问道。

    那人闻声、不禁深深叹息、朝着大海低低耳语。

    然而、他越说、大海面上的表情便越狰狞惊悚、到最后,反倒是那人住了口,神色诡异地看向大海。

    可、等他回神儿、身边哪还有什么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