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姐、姐……姐?”

    慕容蝶知道姐姐一直以来背负的压力、一直也因为无法替姐姐分担压力而深深自责。

    在她看来,姐姐替她做了那么多,她无以为报。

    此际姐姐空腹佼佼、能为她做一顿简单膳食便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然而、慕容蝶做梦都没有想到。

    当她端着膳食欣喜跑至后院时,看到的、却是一张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四眸相对。

    在对上星挽月目光之时,慕容蝶只觉脑门炸裂、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蔓延而出。

    身体不自觉颤抖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恨意爬上心头,令得慕容蝶无限压抑……

    脑海中……那曾一遍又一遍地噩梦似乎瞬间在脑海一一略过。

    发生了什么?

    星挽月!

    慕容蝶认识她。

    可为何、此刻不过是对视一眼,竟在她心底掀起无限骇浪。

    暗道不好、曾经吴馨带着星挽月和慕容蝶打过照面,星挽月还暗自下狠手伤了慕容蝶。

    只不过……那次太过巧合。

    慕容蝶几乎在心底祈祷着不被发现。

    另一边、吴馨也是一脸紧张。

    同样的、她也担心星挽月认出了慕容蝶。

    “这位标志的小妹妹是谁?”星挽月仰眉道。

    转身、认真地打量着慕容蝶。

    “怎么、小妹妹、看起来,你很害怕我吗?”她微微潋唇。

    “没、没有。”暗咬牙齿,慕容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轻展微笑,她快步走向吴馨,仰头乖巧道,“馨儿姐姐、你要的膳食。”

    美人馨中、都管吴馨唤馨儿姐、她这么一唤,倒也圆了她先前那句姐姐。

    “呦、这么美味?不知我可否有这个口福。”

    星挽月侧眼瞥了眼慕容蝶的银盘。

    那上面、一碗银耳粥、几块香椿饼、外加两荤两素两个小菜,看上去,虽算不上极尽奢华,却深深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既然宗主不嫌弃、那……”吴馨心中大喜,立即递给慕容蝶一个眼神示意。

    领悟到眼神、慕容蝶微微一惊、端着银盘的双手微微用力,手指上的骨节也显得格外分明。

    见此、星挽月翘起唇角,狭长的眸宇勾起一抹令人深思的诡异笑容。

    “你既已识破、这又是为何?”

    突然、近在咫尺的慕容夜身后,三根银芒在手,快速闪身,刚巧来到星挽月身后,银针飒飒,在抵达她太阳穴的时候微微停手、悬浮空中、几乎瞬间掌握了完全主动。

    “你既想演、我自然要奉陪到底了。”

    生杀性命被人掌控着、星挽月却依旧微微莞尔,信口淡淡道。

    慕容夜扭头、朝着慕容蝶使了一个退下的眼神。

    实际上、她在一开始就令琉璃荼就后面保护蝶儿,现在看来、恐怕是美人馨膳房过多、他们生生避开了。

    在这所有人里面,星挽月是认识蝶儿的。

    即便、她认识的是前世的蝶儿。

    可依着星挽月的性格、势必也不会放过现在的蝶儿。

    是以在蝶儿出现的时候,慕容夜便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嘶!”

    当慕容夜针指星挽月之时、符天衍与韩霸天二人也是双双站起,目色警惕地望向星挽月。

    要说全场最懵的自然要数吴馨了。

    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何明明就要成功的时候、慕容夜却突然出手了。

    不过……听星挽月说话的口气、似乎、早就看穿了她们?

    “是不是奇怪我是怎么看出来的?”星挽月一脸闲淡地得意道。

    “其实、一开始我还真被你们这一出给骗了。”

    “当然、要不是你这好妹妹的出现……哈哈。”

    “细细想来、哪一个下人会像你这样一口一个“我”呢?”

    星挽月淡笑道。

    闻言、慕容夜也是微微一惊。

    这个细节,竟是连她也没有察觉。

    “慕容蝶、啧啧……竟然真的是一模一样啊……”扭头,星挽月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慕容蝶,诡异勾了勾唇,乐呵呵道。

    “你说……这是不是上天赐给我的又一次机会呢?”

    她扭头、神色挑衅地看向慕容夜。

    “你休想!”慕容夜咬牙,手中的银针也在下意识间靠近了几分。

    “有我在、你休想伤她分毫。”她坚定开口,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星挽月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的确、在蝶儿出现在星挽月面前的时候,慕容夜毫无疑问是慌张的。

    那是一种害怕、

    一种无力。

    一种对自己无力的害怕。

    她很害怕、曾经发生在她和蝶儿身上的旧事会再一次上演。

    “是吗?”星挽月不置可否地轻轻耸肩。

    “对了、友情提醒一下、要是一个时辰内我没有从这里出去,你说、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她扭头、居高临下地看向慕容夜。

    “你说、这里会是“呯!”得一声,还是“轰!”得一声,全部化为灰烬啊。”

    星挽月悠悠道。

    一副丝毫未将自己生死放在心上。

    “你不是要报复我的吗?你不是要折磨我的吗?怎么……你就这么准备和我同归于尽了?”

    对一个司空见惯死亡的杀手来说,威胁什么的,是最没用的。

    慕容夜知道,她威胁不到星挽月。

    但是……她知道星挽月想要的。

    星挽月这种有着变态折磨欲的女人。

    若是有折磨自己的想法,她肯定不愿和自己玉石俱焚。

    “夜儿”琉璃荼赶忙而来,看到这一幕,心中便已了然,他想要奔过来,却被慕容夜以眼神强行制止。

    “星挽月、要不要做了交易?”

    “我给你一个有可能杀死我的机会。”

    慕容夜抿唇、手中的银针却始终未曾落下。

    “你说、若是合我心意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星挽月一副宛若占据了上风般得意洋洋道。

    “用我一人、换取美人馨上下全部、不知、这笔交易可曾划算?”

    慕容夜神色不变、悠悠道。

    “不可。”吴馨突然道。

    “姐姐。”慕容蝶泪眼婆娑的双眸中尽是自责。

    “夜儿……”琉璃荼心中一紧。

    “徒儿、你在胡说什么?”小老头大惊失色。

    “夜侄女、老夫大不了和他们拼了、也不要你孤身涉险啊……”符天衍与韩霸天也是纷纷制止着。

    闻言、慕容夜却是轻轻凝了凝眸,摇摇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