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馨姐、你是说真的吗?”

    慕容夜佯装的清儿闻言,顿时面露狂喜、惊喜万分地看向星挽月。

    巧的是、星挽月此刻亦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青衣女子。

    这女子、明明是美人馨的下人服饰,穿在她身上,却是被她生生穿出了主子的感觉。

    “她说的是真的。”

    不等吴馨回答,星挽月便先一步走在了慕容夜面前,抬手,猝不及防地抬起她面角、看着那一双清秀无奇的面孔不由得微微勾唇,询问道。

    “敢问令堂患了何种隐疾。”星挽月开口。

    “你、你……”

    “我爹爹是因为先前匈奴祸起被贼人差点折断了腰骨头……”

    慕容夜显然一副不曾见过这般、面色一僵、被人这般直视、面色当即微微泛红,语气也越来越小声。

    “宗主、宗主、清儿还小、你这样会吓到她的。”为防星挽月认出慕容夜,吴馨连忙出来打着圆场。

    “我又那么可怕吗?”星挽月扭头,神色幽怨地瞟了吴馨一眼。

    “不、宗主才得高尚、是清儿卑微低贱、怎能得宗主青睐。”意识到食言,吴馨当即道。

    星挽月轻轻微哼,手上却是悄然松开了慕容夜的下颌。

    “宗主?莫不是不老圣灵的宗主?”星挽月松手,慕容夜一边摸了摸面颊,揉了揉微微泛红的面孔,一边抬头,懵懵懂懂道。

    那副天真的模样、就连吴馨都差点信了。

    星挽月面无表情地点头。

    她倒非是和一个下人过不去。

    刚才的试探、她一是为了证明对方是否使用了**,而则是判断一下对方的身手。

    结果很明显、人是真的、也不会武功。

    星挽月微微蹙眉。

    那边、金老头三人仍在不依不挠地争论着。

    “好了、你们不要再争吵了、每天都是这副样子、一副为老不尊的模样。”

    见边上那越吵越烈的三人,吴馨无奈扶额,这可不是装的,这一刻,她是真的明白了慕容夜的想法。

    的确、与其躲躲闪闪,还不如大大方方出现在对面面前。

    只是、这一个个的演技、堪称是戏精啊。

    “咳咳……”

    见吴馨发话,金老头三人顿时有些安分了几分,可那眉宇之间还是不找痕迹地战火纷扬着。

    突然、“嗖”得一声,星挽月快速飘至那背对着自己的老伯而去、玉面含力,朝着扮演着慕容夜爹爹的符天衍挥掌而去。

    暴露了?

    吴馨当即面色大惊。

    饶是慕容夜也是心下微微紧了紧。

    习武之人的感官都十分了得,更有一种名为身体的惯性无法破解,她此刻也是怕符伯伯一个不习惯,下意识接下了这一掌、或者躲闪……

    星挽月不曾注意过小老头,所以在有限的时间内,她根本没给小老头作伪装,而是在符伯伯与韩伯伯身上动了心思。

    给他们服下一颗暂时的散功散、能在半个时辰内让人察觉不到他们丝毫的内力波动,是以妄图摆脱星挽月的怀疑。

    “啊、嘶、疼疼疼……”

    索幸、符天衍并未露馅。

    他表现的就像是一个不曾习武的重伤老人、星挽月一掌击在他后腰,痛的他顿时龇牙咧嘴地眉宇乱窜。

    “你对我爹爹做了什么。”

    见此、慕容夜顿时火气冲冲地奔了上来。

    “没什么。”星挽月收手,淡淡地看了眼慕容夜,“你爹爹只是郁急攻心、一团废气堵在了腰际、稍加调养就好。”

    “……”慕容夜顿时一喜,欢天喜地地朝着星挽月道谢道。

    星挽月蹙眉、

    她又面不甘心地将所有人人一一过了手,最后得出一个令她失望的消息。

    没有内力、不会武功。

    他们都是一群寻常之人。

    难道、真像吴馨所说、他们只是她在那场沧源动乱中收留的苦命人吗?

    “馨姐姐、不知道你可曾知道盛名沧源的琉璃阁。”突然、星挽月扭头、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吴馨点头、

    “宗主先前派我好生看顾邪王、那邪王妃就曾逗留至琉璃阁内、想来琉璃阁也是因为结缘皇室才能在很快的时间内蒸蒸日上,迅速吞并了孔雀楼和玫瑰亭。”

    吴馨不明所以道。

    虽不明白星挽月此际为何,可无论怎么看,她若说没听过琉璃阁都会显得很奇怪吧。

    “哈哈、说的不错。”

    闻言、星挽月轻声淡笑、悠悠莞尔开口,“只可惜、无论琉璃阁攀附上什么样的势力、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就只能化作一抔黄土、埋于黄沙了。”

    要怪、就怪那群人有眼无珠、站错了队列。

    星挽月淡淡道。

    “是。”吴馨点头同意着。

    “你知道、琉璃阁那位阁主的尸首我是怎么销毁的吗?”星挽月依旧没打算这么快放过吴馨。

    “?”吴馨一脸疑惑。

    闻言、原本正在低头的慕容夜却是突然抬头。

    她派人找了很久、琉璃阁各位前辈的灵体都找到了,唯独凤仙儿和慕容狄二人的尸首不翼而飞。

    “桀桀……”

    “其实、很简单、我不过是命人将其全部剁碎、放进油锅、像炸鸡一般炸地酥碎可口。”说着、星挽月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道。

    “没办法……军中粮食短缺、生而为人、总是也有可利用的地方。”

    星挽月笑道。

    这么说着、慕容夜突然想到白日间所遇到的大骨汤……一瞬间,她分不清是怒是悲、俯身干呕,一副宛如要将胆囊吐出来一般。

    星挽月扭头、神色不善地看向慕容夜。

    “怎么、我说的话有这么恶心?”

    “不、不不是、我、我只是晚上吃的有点多了,有些反胃。”

    压下心头要将星挽月强行撕碎的想法,慕容夜无力摇手,苍白的小脸儿毫无起色。

    吴馨也是站出来打着圆场。

    星挽月冷冷颔首、细细打量了一圈又一圈。

    最终、实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仔细想想、原本的星挽月就是吴馨的救命恩人,又曾被慕容夜剧毒所伤,她又怎么可能会和慕容夜同流合污了?

    看来、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星挽月转身、轻轻摆手,揽裙而去。

    就在此时、另一旁静悠的长廊上、一抹粉色倩影欢喜雀跃而来。

    “姐姐、晚膳备好了。”

    而就是这么轻而不魅、灵而不艳的声音突然将正要转身的星挽月身形微微拉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