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林?发生什么了?你怎么满头大汗?”

    见到那慌慌张张的女子,吴馨几乎“噌”地一下从椅子站起,快速上前拉住她急忙道。

    小林、一向是一个严谨冷静的女孩儿、很少有这般慌张的模样,是以就连吴馨都觉得很是奇怪。

    “不、不老、不老山宗主、星挽月、她、她……”

    小林几乎是双手掐着腰、气息有些难以喘息道。

    “星挽月来了!”见她气喘吁吁,慕容夜连忙接过话,而后就连那丫头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息,重重点了点头补充道。

    “外面清一色都是几百号人的高手。”

    “被发现了?!”吴馨顿时有些目瞪口呆。

    “不、不会。”慕容夜深深蹙眉,轻轻摇头道。

    依她对“星挽月”的了解,若她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势必一刻也不会等,怎么会像这般,等在门口,静待通报?

    唯一的可能就是、来人……只是试探!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吴馨顿时有些慌了神儿,求助似的看向慕容夜,或许,连她自己都没察觉,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竟将慕容夜当做自己的主心骨儿了。

    “既来之、则安之。”慕容夜抬头,沉静似水的眸子让人看不出她真正的情绪。

    ……

    “宗主、不知宗主驾临、有失远迎,还请宗主责罚。”

    很快、吴馨便急急而来,在开门的瞬间,她猛地跪下,朝着星挽月恭恭敬敬道。

    “馨儿、你看看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我之间,不需要如此刻意。”

    受着如此大礼,星挽月淡淡敛眸,瞥了吴馨一眼。

    “许久未见、不知馨姐姐可否请我屋内一叙?”轻踮脚尖、星挽月认真道。

    “宗主肯降临寒舍、寒舍定是蓬荜生辉、宗主、请、快请……”

    吴馨顿时一副受宠若惊、连忙恭迎。

    脑海里、却是不禁想起先前慕容夜的话。

    “她定会想办法进屋查探,到时候,你不仅不能想法阻拦,还必须装出一副你惊喜交加的样子……”

    “你们在这里候着。”星挽月转身朝着众人道。

    “是、”清一色的呼应声。

    吴馨笑容似花般堆满了面庞、十分狗腿地将星挽月请进上等包厢,面庞之上却是微微有些担忧。

    要知道、她出来的时候、所有人还穿戴完好地在里面呢。

    “恭迎宗主、”

    “恭迎宗主、”

    面对吴馨再三的盛邀、星挽月只是淡笑点头,闲庭碎步走在美人馨里。

    “三年了、馨姐姐将这美人馨照料得可是越来越好了。”

    细细观赏着、最后饶是星挽月也不禁露出一抹惊讶,略带欣赏的目光静静打量着吴馨。

    “宗主、宗主严重了、属下一条贱命还是宗主捡回来的、何以有资格和宗主姐妹相称……”吴馨受宠若惊道。

    “无妨、我说你有资格你就有资格。”看着吴馨这副模样,星挽月依旧神色不变,脚步微转,轻轻游赏着。

    转眼间,便要踱步去后花园。

    就在这时、她敏锐地察觉到了吴馨猛然一紧的呼吸。

    “怎么、你很紧张?”依星挽月的实力,自然不难察觉到她的异样。

    “属下、属下、属下、后院太过凌乱、我怕不入宗主法眼。”强行解释一波,吴馨内心尽是懊悔。

    慕容夜明明告诫她不要有一丝丝异样了,可她因自己让星挽月产生了一些疑虑。

    “无碍、什么凌乱的场面我没见过、”星挽月毫不介意笑道。

    而后扭头,她似笑非笑地看向吴馨,“再者说了、你这后院、或许还有我最想见的人呢。”

    “宗主您说笑了、还有什么人是你想见却不能见的吗?”压抑着心底的震惊,吴馨淡淡道。

    心里、却是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这还是曾经那个盛气凌人的小丫头吗?

    慕容夜说的没错,在她面前,自己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会被查出端倪。

    闻言、星挽月淡笑不语,脚下却是大步流星地朝着后院而去。

    吴馨苦笑,连忙跟上。

    然而、在看到后院的那一瞬间、吴馨美眸一直,瞬间要死的心都有了。

    金正阳、此刻金正阳正在后院静坐,目光认真地盯着面前星罗棋布的一盘棋。

    在他面前、两位同样仙风道骨的老者一坐一站,均是目光忧愁地望着眼前的棋盘、面容十分纠结。

    “他们是谁?”骄傲地点了点下巴,星挽月美眸一片疑惑。

    “他们、是……”吴馨也瞬间被眼前的意外弄晕了、她要怎么解释?

    尤其鼎鼎大名的一代神医还是真容露相。

    “爹、爹”就在这时、一道温婉不失紧张的女音响起,随即就见一袭青衣妾女飘然而来,一副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地快步走到金老头等人面前,束手一挥,整个棋盘瞬间便被她弄乱了。

    “爹、你难道忘记大夫嘱托了、你腰疾病重、不宜久坐、你怎么又和他们玩起来了。”女子忿忿道。

    “啊、我差点就赢了!清儿、都怪你、”棋局被毁,那人顿时有些懊恼。

    “胡说、明明赢得就是我、”在他面前、金老头亦是不甘叫嚣着。

    “李老头、你说、这盘谁是赢家。”金老头看向一旁观棋的老头。

    “@#¥%&”三人顿时开始了一顿新的争辩。

    女子无奈扶额、一副心力交瘁的模样。

    她转身,正欲给爹爹三人斟茶,却意外发现了身后的吴馨。

    “馨姐、你回来了。”轻低身子,女子朝着吴馨大方行礼。

    而后又是一副恨铁极不成钢的模样扫了那兀自还在争吵中的人一眼,无奈朝着吴馨摊了摊手。

    “馨姐、你看,我爹又偷跑出来,找李叔王叔下棋了。”女子苦恼道。

    星挽月皱眉、扫了眼眼前的女子,又瞟了眼不远处闹作一团的三人,神色不由得微微有些不耐。

    而吴馨却是面色骤喜,要是此刻再看不到这青衣女子是谁,她可就真白活这十几年了。

    这青衣女子、可不就是慕容夜吗?

    而这四人先前没头没脑的戏言,倒也间接地告诉了吴馨他们之间的关系。

    “清儿你也别急、三叔就这下棋一个爱好,你就暂且满足于他、我今天带了一位旧友、或许、她会有办法救你爹爹。”吴馨就势道。

    搜索书旗吧(),看更新最快的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