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幕降临。

    沧源皇宫。

    “下一批征兵何时到?”

    星挽月皱着眉头道。

    “回宗主、我们负责出去征兵的人出去后宛如石沉大海般消失了,即使少数成功的,也不知为何竟是征兵去了地方阵营。”

    “啪!”

    闻言,星挽月手中的杯盏应声而碎。

    “慕容夜、你还真是做的够绝啊。”星挽月凛冽冷笑,“只可惜,这场对弈,我才是最终的赢家。”

    “查出地点了吗?”星挽月看向君莫玺。

    “宗主、那一批正是在城东征选的妇人,据手下的人来说,那边、除了美人馨没有搜查过之外,其余的都确保无恙。”见星挽月看过来,君莫玺连忙道。

    “美人馨为什么不查?”星挽月顿时冷了眸子。

    “据回来的人说、是因为美人馨的掌柜有不老山三阶长老的佩令、搜捕之人认为是自己人、所以,就留下了。”君莫玺暗自擦着泪汗解释道。

    “美人馨?”星挽月轻轻扬眉,似也是想起了记忆里那卖身葬父、实心眼儿非要报恩的吴馨,不由得陷入沉思。

    ……

    “来来、我以茶代酒,敬二位一杯。”

    浓烈的夜色下,相对于星挽月那般的紧张气氛,李天楠这边却是别样的放松、众将士围做一团,点着篝火,一起欢腾庆祝。

    “……”慕容夜苦笑着望着面前不知是第几杯的茶水了,不由得回头求助似的看向李天楠将军。

    战事还未结束、你们这般大肆庆祝真的好吗?

    然而、回给她的却是李天楠一脸憨笑。

    “兄弟!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王二狗的兄弟、以后、跟着兄弟混,但凡有兄弟一口肉,就绝对有你一口汤!怎么样啊!”

    突然,王二狗猛地趴在慕容夜肩膀,嬉笑开颜道。

    “哈哈、二狗思贤心切、又要下手了啊。”

    “呸呸呸、不要脸、明明是我先的。”

    先前敬慕容夜茶水的人登时不乐。

    “哈哈、有本事你们就和我抢啊。”

    王二狗一乐,说着还似带炫耀地搂了搂慕容夜腰。

    他这一动,慕容夜当即僵硬了身子。

    “狗子!不许闹!不准动手动脚!”

    见此、李天楠当即急了。

    别人不知道慕容夜的真实身份,他却在今晨邪六出现的时候,便已明白。

    “怎么了?小兄弟又不是个娘们儿、还不能让兄弟搂搂了?”

    看着李天楠宛如一副护妻的模样,王二狗登时有些不乐意。

    众人一片欢笑。

    “二狗子、给老娘收起你蹄子!”

    众人热闹间,突然一声娇喝之音传了过来。

    闻言、所有兵将都是一愣。

    嗅着空气的鼻息也是深了几分。

    女人、这是女人的脂粉味儿……

    王二狗也是一愣、顺声望去,看到的便是一身荷衣的叶婉儿。

    “媳、媳妇儿?!”

    王二狗顿时懵了、怎么自家媳妇儿出现在了军营里?

    “你还不给我撒手!”见这憨货仍旧搂着慕容夜,叶婉儿直接三步并作两步,索幸揪着耳朵,将这丢人现眼的人拖走。

    原来、他就是叶婉儿的丈夫啊。

    看着先前气息凌厉的王二狗顿时一副宛如小媳妇儿般撵前撵后追着叶婉儿,慕容夜轻轻勾起了唇角。

    篝火齐鸣、笑声满天。

    ……

    夜帐里、慕容夜卸下自己的伪装,站在了李天楠面前。

    饶是早有预料、李天楠在看到那张粉黛不施、倾城绝色的女孩儿还是愣了愣。

    慕容夜细细叮嘱着他,又将城内的情况一一介绍,最后、她才裹夜衣自军营走出。

    她一出来,迎面刚巧走来了叶婉儿与王二狗。

    慕容夜的身份对外是保密了,所以就连叶婉儿也只当她就是自己的老乡。

    城内一片狼藉、叶婉儿本就只有丈夫一人、无法回去,李天楠便破例让其留在了军营。

    这么一来、可就苦了王二狗了、娇妻美人明明在怀,碰不得吃不得不说还要处处提防哪个登徒子打自家媳妇儿的模样。

    望着这郎情妾意的一幕、慕容夜微微勾唇、抬头望着那昏沉依旧的凉月、不禁暗叹喃喃……

    “莫邪……同一片苍穹之下,此刻、你会在哪里?”

    ……

    沧源皇城三里外的羊肠小道上、君莫邪侧身微憩,听着外面呼啸的北风,心中亦是五谷杂陈。

    夜儿、

    风卷起车帘幕布、一眼苍凉残月不觉映入眸底。

    寒冬凉月……

    这曾是娘亲最喜欢的。

    娘亲、

    若你在天有灵,请一定要保佑她平平安安等我回来……

    君莫邪闭眸、沉沉思念道。

    ……

    而此刻、慕容夜早已借着月色、回到了美人馨。

    “姐姐、你回来了。”看到姐姐平安归来,慕容蝶很是开心。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琉璃荼当即一把抓过她仔细检查着。

    慕容夜心头一暖,轻轻摇头。

    “徒儿、徒儿、这是你要的银针、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一套、你可要好好保管啊。”

    看到慕容夜平安归来、一旁的金老头一脸喜色,手上,还拿着一条绣着淡淡粉荷的腰带,递了过去。

    慕容夜目露喜色,连忙接过、那上面绣着一湖栩栩如生的静谧荷花图,伴随着腰带的绢丝的褶皱,竟还给人一种迎风飘荡之感,这绣工,简直堪称神迹了。

    “怎么样?我的刺绣水平还不错吧。”看着慕容夜惊艳的目光,吴馨顿时得意了几分,终于能在某方面不落这丫头,她心情可是出奇的好。

    “好、好哇。”慕容夜赞不绝口。

    “师傅、这里面……”

    宛如摸着挚爱般轻轻抚过这条腰带,慕容夜神色热切地看向小老头。

    “八百八十八根。”小老头扬了扬胡须,对这句师傅很是受用。

    “嘶……”慕容夜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八百八十八、那岂不是说、她几乎有了八百多保命的机会了?

    早些前,她就曾拜托过小老头、没想到小老头动作这么快。

    迫切打开、那整整齐齐的一排银芒、慕容夜当即一乐,猛地一把搂过小老头,“吧唧”一口,朝着小老头的额头亲去,瞬间惊呆了众人。

    “哈哈……”慕容夜毫不在意一笑,爱不释手地把玩起了新腰带。

    “姐姐、我去给你准备点宵夜。”慕容蝶笑语,转身去了厨房,所有人也都是聚在一起,就当前局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就在这时、美人馨的一介女子行色匆匆地跑了过来。

    口中兀自低声道着“不好。”

    众人讶异、纷纷侧眸看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