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这样、交战的双方似乎形成了一个诡异的默契。

    不老山这边、见识了慕容夜一路杀伐的血腥手段,此刻更是群龙无首的他们更不敢上前了。

    至于李天楠那边的将士、看向慕容夜的眼神更是毕恭毕敬、崇拜有佳。

    一人一骑、纵横万人、无论是这份气魄还是这份能力都足矣让他们为止疯狂。

    是以这群汉子均是礼遇有佳地纷纷绕道,没有一丝丝阻挡慕容夜的意思。

    “发生了什么?那人是谁?!”

    军中哗变瞬间引起了君莫玺的注意。

    “啊、啊嘶……”

    慕容夜闲庭碎步而去,身后便又掀起了无限喊杀。

    战火瞬间越演越烈。

    突然、如火如荼的局势下,一名正在交战的不老山将士突然一声大叫,身体一软,直接给面前人跪了。

    “兄弟、你丧尽天良,就算给我跪下没用。”

    面前的汉子微微侧颜、伸手,手中长剑准确送进了面不老山将士心口,那人微微一抽,一翻白眼,彻底见了阎王。

    同一时间,惨叫声迭起,整个战场一片混乱。

    却是所有的不老兵将尽是清一色地手捂心口,面色一片苍白。

    “杀啊!杀了这群兔崽子!”

    另一边、李天楠的大军却是呼啸而来,喊杀猎猎。

    “这、为什么会这样?”这下换君莫玺彻底傻了眼。

    “将负责军中膳食的人给我带上来!”

    君莫玺不傻,一看这情况便已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一面命人敲打着撤退的战鼓,另一面连忙命人将负责军中膳食的众人纷纷召集而来。

    “说、你们在军中的膳食里下了什么!”君莫玺铁青着脸。

    “回殿下、没有、没有啊。”明晰来龙去脉后的众妇人均是面色大惊,如丧考妣,这么大的锅,她们可背不了啊。

    “不是她们、下毒的人早已桃之夭夭。”

    突然、一声清丽悦耳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对上的便是星挽月那人畜无害的面庞。

    “宗主、宗主……”见到不老山宗主,一众妇人情绪也是又惊转喜。

    一度传言不老山宗主虽国色天香,奈何却心狠手辣,此际看她这和善的样子,根本和流言不符。

    “宗主。”见到星挽月,君莫玺顿时神色有些忐忑了起来。

    “别担心、有她插手,此事失败、也是必然的。”

    轻轻捏着面前一名炊火妇人的面颊,星挽月柔声道,细若春风般的声音却是说给了君莫玺的。

    “下不为例!”

    突然,她神色一戾,眸底之间俶尔爆发出一抹冷冽。

    只闻“呯!”得一声,先前那自诩被星挽月青睐的妇人头颅瞬间飞了出去。

    “拖下去、格杀勿论!”

    起身、淡淡拍了拍手掌,星挽月悠然冷喝。

    很快、一行人不顾众妇人反对、一一将其拖下去就地正法。

    她们所行本就是为了建功、能得青睐,不曾想,正是这个念头葬送了他们最后的青春。

    听着耳畔嘶哑不绝的哀嚎声,君莫玺深深打了个寒颤。

    下不为例。

    她是在警告他。

    若有下次,他、便是这个下场。

    “微臣无能、恳请宗主责罚。”

    君莫玺双膝跪地,极为痛苦道。

    “所抓的这些炊火之妇、应该都有记录吧……什么人在什么地点时间混进来,又是谁不见了,这些、还要我教你吗?”

    星挽月回头,娇眸怒怒道。

    “是!属下明白。”

    君莫玺顿时了然。

    宗主这是要她反着,根据失踪人的记录去推测那些人可能的藏身之所。

    可、这些天,他几乎派人要挖地三尺了,可却连一根人毛都不曾所见。

    “杀!给我拦住他们!”

    相对于不老山这边顷刻间萎靡下来的气势,李天楠的大军却是陡然间气势迭起。

    不老山的兵想退?那也得看看他们给不给这个机会了。

    长剑挥舞、银抢凛动、所有将士几乎疯了一般,喊叫着,咆哮着,宛如百年光棍看到**美女那般亢奋万分地深扑而去。

    结果可想而知,起先,还有人能强忍不适,战斗一番,到了后来,活脱脱演变成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宴了。

    “啊、啊……”

    打头之战的都是一群寻常的平头百姓,此刻看着宛如疯了一般的众将士,不由得心下胆寒,生怕有人会猝不及防给自己一梭子、因此,他们近乎三五成群,哆哆嗦嗦地围在一起。

    可、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突然另一边的士兵对他们并无杀意,甚至还隐隐有着保护他们的意思。

    慢慢地、他们不再惧怕。看向那些将士的眼眸也不再那般畏惧。

    有些胆子大的,更是起身抽剑,想要上去杀了那些不老山之徒。

    “住手!”

    慕容夜冷声制止。

    众人回头,看向先前宛如杀神一般的慕容夜,不由得心下一片震栗。

    “你们的家人都在城里、你们此际动手,可曾想过他们该如何?”

    慕容夜微微叹息,解释着。

    “可、可……就是这群畜生,杀了我妻儿、他们不死,实在难消我心头只恨啊。”

    一名穿着单只草鞋之人手握长剑,颤颤道。

    “所以、我并没有打算让他们或者回去。”慕容夜点头,沉声道。

    源属于沧源的兵将还好,至于不老山众将,她可是在一开始就加了一些别的佐料。

    “痒、好痒、好痒啊……”

    似乎为了应证慕容夜这句话、暗无边际的战场上,突然有人率先痛呼,然后,丢掉长剑,手背用力地扣着自己。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挠。

    那痒就像是刻在他们骨头中一般,任凭他们挠破血肉,依然未止。

    “这……”

    见此、原本愤愤不平的众人均是不自觉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人究竟是谁?

    手段竟如此犀利。

    北风呼啸、残雪飘飞。

    在这场浩大的战场上,无数的生命在流逝、无数的希冀也在崛起,慕容夜扭头、若是星挽月的援兵不到、恐怕……这场对弈,她便是要赢了。

    “嗷呜!”

    这般想着、慕容夜的身后却是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呕吐声。

    慕容夜回头、无可奈何地看向叶婉儿。

    搜索书旗吧(),看更新最快的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