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眸宇微挑,君莫邪神色淡淡地看向邪九。

    “王爷……属下知道,此值沧源生死存亡之间,我本应该保家卫国。”邪九挺直了腰,认真道。

    “可、我欠她一条命、若是任由她就这般死在荒郊野外,我恐怕一辈子寝食难安……”

    邪九抬头,目光灼灼地看向君莫邪。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忤逆了王爷的意思。

    君莫邪微微蹙眉、玲珑醉虽不足为惧,但依邪九单纯的性子……可,看着邪九此刻坚定的眼神,那模样,似曾相识地像极了一个人。

    “本王允了。”

    半晌君莫邪点头。

    “王爷、谢王爷。”

    见王爷同意,邪九当即喜眉梢,骤然跃马车朝着玲珑醉而去。

    ……

    “知道该保家卫国,还要因为这儿女私情耽误大事儿。”

    望着邪九离开的背影,玫瑰灵有些忿忿嘀咕着。

    不过、虽然有邪九拦着,她不能亲手报仇,但、看到玲珑醉这副狼狈不堪的丑陋之姿,她心里还是极为顺畅的。

    牡丹红则是望着邪九渐渐消失的地方,目露担忧。

    “要是回去遇见蝶儿,问起邪九……我们该怎么回答。”

    牡丹红看着玫瑰灵为难道,二人亦是在同一刻陷入沉思。

    “出发。”

    君莫邪轻轻闭眸子,平静的语气中压抑着难以遏制的挂念。

    夜儿……你一定要好好地等着我回来。

    ……

    美人馨。

    “凤姑的灵体找到了吗?”

    慕容夜穿戴整齐,朝着门外道。

    “回王妃,没有下落。”

    门外恭候的邪一道。

    “那……那些死去的琉璃姐妹们呢。”

    皱了皱眉头,慕容夜神色间划过浓浓的痛惜。

    “王妃放心,属下已依命将各位琉璃前辈安稳下葬了。”邪一回道。

    慕容夜点头,心中暗道。

    特殊时期,只能暂且以这般粗浅之陋安之下葬了,愿各位前辈莫怪。

    “城里可有异样。”

    疏离着手中邪六传来的各色消息,慕日夜突然开口,朝着邪一询问道。

    “并无异样……只是……”

    邪一的面色顿时有些奇怪。

    “只是什么?”

    “只是……从昨儿后半夜,城里稍稍有些嘈乱,今日微臣出去,却似乎发现皇城之内少了很多人。”

    “少了什么人?”慕容夜轻轻挑眉,当即放下了手中的消息。

    少了什么人?这个……

    邪一微愣,王妃这么一提醒,他也不禁歪着脑袋想了想,俶尔认真道。

    “男人、几乎很少见到精壮男子了、倒也是能见一些牙牙学语的孩童和一些花甲老人。”

    征兵?!

    电光火石间,一个念头自慕容夜脑海炸裂开来。

    没想到、一向自诩不凡的不老山竟向寻常百姓强行征兵

    可、星挽月为什么要征兵?

    只是为了对付自己吗?

    慕容夜疑惑,突然,她俯身,在先前错综复杂的各色消息中逐一越过。

    终于,在桌角一边发现了邪六传来的一道密令。

    “南开大将李天楠率领数万精兵,兵压沧源,已在来的路,预计明后日午时抵达……”

    慕容夜一顿,明日午时,她抬头望了望依旧阴沉的天空……这个鬼天气,除非有日晷或者手表……正常人谁能看出时间。

    “下次记得直接叫醒我。”慕容夜起身,一边冲着邪一开口,一边朝着美人馨外走去。

    昨夜后半夜发生的事儿,应该是发生在她就寝之后吧。

    邪一或许是出于好心,可……征兵,自古以来绝非小事儿。

    “若是征兵、势必要经过皇城一路下发各首脑地区。”慕容夜微微凝眸,“邪一、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阻止皇城之外的兵源流进来。”

    “是。”邪一道,继而神色微微有些挣扎,“王妃……我们要下手吗?”

    “下手?”慕容夜顿时被邪一这奇葩思维弄晕了,“他们可都是沧源的百姓,你下什么手?你只要收拾了征兵的人不就可以了?”

    “再者说了……既是征兵。可、谁说是不老山征兵了、在这沧源,恐怕都会以为是皇室征兵吧……不知沧源南开的李天楠大将可有……”说着,慕容夜扭头,勾了勾唇角,不怀好意地看向邪一。

    “属下明白!”邪一面色尽是热烈。

    原来、王妃竟在打着这般主意。

    ……

    回到自己房间,慕容夜唤来了一名老妪。

    很快、那名老妪自房中走出、而慕容夜却在未出现。

    房间内,留着她清清简简的字迹。

    “什么?她一个人去了城里?”

    琉璃荼几乎是颤抖着双手捏着慕容夜留下的消息,一时间气的有些牙痒痒。

    他清晨带着琉璃蘼出去打探时、差一点被来往的兵将拉出去征兵,此时城里视线弥漫,夜儿此时出去,定然很是危险。

    “不行、我要出去找他。”

    琉璃荼说着,便要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你怎么出去、你是女子吗?”

    门突然打开,也顺势挡住了正欲出门的琉璃荼。

    却是吴馨一副宿醉未醒般看向琉璃荼。

    又一一扫过众人。

    “你们别担心了,她有她的打算、难道……你不觉得你们去了只会拖她后腿吗?”

    吴馨半打着呵欠道。

    她可记得昨天那丫头告诫她的话,万一她离开,请她一定留在这里主持大局,稳定军心。

    “可、”琉璃荼面依旧有些担忧。

    “琉璃哥哥放心吧,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姐姐的好消息吧。”

    慕容夜紧随其后而来,清秀的脸蛋竟也带着一副没睡醒之意。

    “看、蝶儿可比你们看得开。”

    吴馨摊了摊手道。

    “行了行了,都回去各忙各的吧,我也要回去睡个回笼觉。”

    吴馨打着呵欠出去。

    昨夜、她和慕容夜那丫头约好的不醉不归,没想到她竟不敌先自倒下,此刻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

    沧源皇城。

    “不老山强兵之将,特向大家征集一些善于炊火之人。”

    “你、你、你、还有你,给我全部带走!”

    慕容夜装扮的老妪刚没走多远,便见迎面来了一群人,为首的看到她,更是轻轻挥手,然后在慕容夜错愣的眼神下,被那人的手下生生压了下去。

    不是吧、这么衰?刚一出来就被发现了?

    慕容夜暗自叫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