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住手!”

    在玫瑰灵认出玲珑醉之时,邪九亦是认出了她。

    为何竟是满身伤痕,一身狼狈。

    “叮!”

    拔剑而起、邪九几乎好不犹豫地挡开了玫瑰灵的长剑。

    玫瑰灵经过琉璃阁的秘密训练,身手也是越发了得,奈何她对上的是邪九这个小变态。

    只闻一声剑鸣声,瞬间、她手中的长剑被挑飞。

    “你干什么?!”

    玫瑰灵气得跺脚,“小海、帮我杀了那个女人。”

    俶尔、玫瑰灵怒然而指,青茏妙指狠狠指向大海怀中的玲珑醉,绝艳的双眸中悄然流露出一股刻骨的寒意。

    “好的。”

    身畔,听到玫瑰灵话的小海就像是小孩子般,猛地点头,扭头,神色恶狠狠地看向哥哥怀中的女人。

    “杀了她、杀了她!”

    小海嘿嘿叫嚣着,俶尔凛动,下一瞬间,身体如电般出现在大海面前。

    大海一惊,再想躲闪,已然不急。

    伸手、小海一掌朝着玲珑醉拍去。

    “我说、住手!你听不到吗!”

    近在咫尺间,邪九却是猛地挡在了近乎昏厥的玲珑醉身前,双拳横出,双方均是各退五步。

    “疼、疼……”突然,小海吃痛地跑到玫瑰灵身边叫喊着,嘴角间带着的些许血迹,看得玫瑰灵煞是心疼。娇眸戾瞪,愤愤不甘地看向邪九。

    “你认真的?”

    牡丹红当即抽剑,神色冷冷地看向邪九。

    纵然他们琉璃阁辉煌不再,纵然邪九是邪王的人,若是他们想欺负琉璃阁的人,最好有着承受后果的心理准备。

    “红儿、红儿,你别闹。”

    见自家媳妇儿发火,大海立即放开玲珑醉,也不管她生死如何,赶忙走到了牡丹红跟前。

    “咳咳、”

    真是变态!

    邪九低低咳嗽着,刚才一掌,所有人都认为是他占了上风,可实际上,只有他知道,他积满内力的一掌竟被小海纯粹的力量尽数化解了。

    若不是自己内力强压住、自己吐出来的血一定不比小海少。

    真是的、王妃究竟养了一群什么样的怪人。

    “流川、救人。”

    见玲珑醉被搁置在地,邪九不由得上前,一边抱起她,一边还不忘朝着慕流川道。

    慕流川只感芒刺在身。

    这怕是今生最难得诊断了吧。

    马车内,君莫邪望着这一幕,深眸微潋,看向昏厥玲珑醉的眼神不由得多了几分审视。

    这么巧吗?

    “心脉受损?”慕流川当即大惊,怎么这么巧,又一个心脉残损的,伤害竟然比之蝶儿还要严重。

    “什么?”邪九大惊。

    “三日之内,若寻不来寸心丹阳花,必死无疑。”慕流川认真道。

    “寸心丹阳花?”邪九惊愕,“那、是不是血兰花也可以?”

    他急忙道。

    若是他记得没错,王妃曾在梦飞毅手上夺走大批。

    可惜……救治了蝶儿之后,剩下的也被王妃碾磨做粉,带走了。

    就是在这般诡异的气氛中,被慕流川救治的玲珑醉突然一声嘤咛,悠悠转醒。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玫瑰灵险些再次拔剑。

    “你、你还好吗?”

    邪九本想说些什么,却在开口的瞬间,化作一句疏离地问候。

    “小九、是你啊、小九。”

    看到邪九,醒来的玲珑醉微微一笑,狰狞的面目上却是流露出一抹温柔。

    “你……”见她这般惨白,虚弱,邪九心里也是很不好受。

    “谁伤的你?”邪九微微握拳。

    “我、我、我是奉我家公子之命,前来阻止、阻止灾难的。”玲珑醉顿了顿,虚弱道。

    “灾难?”邪九疑惑。

    “不、不老山的人和星宇皇联手,准备一起攻打沧源,公、公子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奈何,他一力绵薄,最后却被星宇皇帝囚禁了起来、公子要我前来传话你们,让你们快速离开沧源。”艰难说话,玲珑醉轻手护着心脉,虚弱万分。

    “不对啊、你明明对我们阁主恨意滔天,我可不信你有这么好心!”

    一旁的牡丹红插言进来。

    玫瑰灵亦是点头。

    微微侧眸,玲珑醉静静看了眼牡丹红,苦涩一笑。

    “没错……我是恨她、恨她毁了我的脸,恨她抢走他的心。”突然,玲珑醉神色有些狰狞,继而深深一叹,苦涩笑道。

    “可、这个世界上,唯也有他的命令让我无法拒绝。”

    邪九微微握拳,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她是谁。

    “星宇兵发沧源?”

    马车内,君莫邪突然走了出来,英俊的面颊之上尚且微微有些苍白。

    玲珑醉亦是一惊,看着即便病态中还带着英姿与威严的君莫邪,不由得惊艳了一下。

    她认真点头。

    “你凭什么认为本王会相信你?”

    君莫邪冷眸微瞟,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宛如在看一只蝼蚁。

    “就凭你的苦肉计?”

    “还是……凭借你自以为在邪九心中的地位?”

    冷语凛然,君莫邪淡漠的神色仿佛瞬间透过玲珑醉那双柔弱的眸子看穿内心。

    邪九的曾经,他不是没调查过。

    的确、年幼的玲珑醉曾无数次将邪九保护在身后,算也救了他许多次。

    可、正因为这样,他才最怕被人利用邪九的善良。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玲珑醉大惊,她摇头为自己辩解着。

    “是公子、真的是公子的、不信,我身上有公子的玉佩为证。”

    很快、牡丹红从她身上搜出了代表了龙千翊身份的玉佩。

    那块玉佩先前在平阳镇的时候,君莫邪曾见识过。

    一模一样。

    君莫邪挑眉。

    他依然不信。

    “留她足够的水个干粮。”

    “我们走。”

    君莫邪最后开口。

    邪九顿时心惊。

    留她在这里?

    那、先别说重伤的她根本无法照顾自己,不出三天,也会因为心脉重疾,不治身亡了……

    邪九回头、万分为难地看向玲珑醉。

    “还是王爷是个明事儿的人。”见此,玫瑰灵不由得弯了弯嘴角。

    “是啊、阁主看上的人自然不和某些人一样。”

    牡丹红附和着,神色更是有些酸酸地看向邪九。

    她可记得,蝶儿看向这家伙的眼神,分明透着浓浓爱意。而他也分明对蝶儿爱护有佳,谁知道转眼就心疼起了另类佳人。

    这转变的速度、令的牡丹红都有点儿替慕容蝶觉得不值。

    车马转动。

    “王爷……”

    看着那双柔弱的眼神越来越远,最后,邪九终是按捺不住地冲马车内抱了抱拳。

    “夜儿不会救她的。”

    知道邪九的意思,君莫邪淡淡地陈述着事实。

    她的夜儿,极其记仇,但算曾经玲珑醉差点伤了蝶儿的事儿,夜儿就差点杀了她。

    最后,若不是蝶儿、和邪九求情,这个女人早就是夜儿的剑下亡魂了。

    更不要说让夜儿亲自出手救她,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属下明白。”

    邪九单膝跪地道。

    “既然注定她死,不知王爷可否念在她曾多次相救于我的份上,让我陪她走完这最后一段路。”

    邪九单膝跪地,恳求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