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流川?他怎会在此”

    三方上台,各占据一处,彼此之间也就势必坦诚相见。

    玲珑醉不经意间瞥到那倜傥风流之人,俏颜不由得一愣。

    随即、恢复正常。

    对于慕流川,这个曾经被自己拒之门外的风流浪荡之人再无一丝眼角。

    柔拳紧握,玲珑醉水波烟眸悄然荡起一抹坚决。

    百花宴、

    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输!

    “公子、依您看,玲珑姑娘此行胜算如何?”

    “要不要、我们暗地里帮一把?”

    阁楼之上,如风看着台下如仙似梦的佳人,思索道。

    “这里是沧源,君莫邪的天下。”

    “鲁莽插手进去,不仅暴露我们,还会给她带来危险。”

    白衣男子眉头微锁,隐在银面具下面有些肃然。

    厉声道。

    “记住、永远都不要小看君莫邪!”

    “是!”

    如风身躯猛然一震道。

    “自古花月成秋、芳流清转满乾坤。”

    “此届百花、便以“月”为题、赋诗作画。一炷香时间、玉儿在此先恭祝大家了”

    玉珍珠亭亭而立,笑意嫣然道。

    “以“月”为题?太好了!玲珑姐姐、你不是最喜爱赏月赋诗吗?”

    孔雀楼方向,一个粉裙少女仙足雀跃道。

    “好啦,小青快去研磨吧。”

    勾唇清笑,玲珑醉心下也是稍微一松。

    既是“月”,自然难不倒她。

    “什么花、什么月啊无不无聊啊!”

    玫瑰亭方向,玫瑰灵一身七彩霓裳,绝艳而立。

    一张精致淡抹的玉颜却是哀愁万分地盯着面前的尺素白绢。

    回眸,看着远处水渺渺那期待鼓励的眼神,她黯然叹息。

    “百花宴,选的是花魁。又不是秀女吟诗作画又为何!”

    口中不满嘟囔着,玫瑰灵赶忙拉过一旁温柔款款的簌若。

    撒娇道。

    “簌若姐、我亲亲簌若姐”

    “小美人,别这么看着本公子,要不是凤姑百般哀求于我,你觉得本公子舍得这般抛头露面吗?”

    琉璃阁方向,慕流川再次向慕容夜解释道。

    “你?”

    闻言、慕容夜仍有些不放心。

    回眸,看向台下凤姑所在方向。

    见后者朝自己点头,这才稍微放下了点戒备。

    “怎么,这下相信了吧。”

    慕流川展眸一笑,卷起璀璨星光,潋滟如波般荡向慕容夜。

    “少废话、你这不算违规吗?”

    白了眼前这妖孽一眼,慕容夜没好气道。

    “怎么会本公子如此有名。加入琉璃阁,只会让你们蓬荜生辉,怎会违规呢?”

    慕流川脚步一晃,闪在慕容夜面前。

    伸手,轻轻挑起她纤美的下巴,戏谑道。

    “啪!”

    一手拍掉慕流川的爪子,慕容夜眼角微暗。

    也罢、既然百花宴官方没有出来干涉,她自也不会多事儿。

    可看着面前笔墨纸砚,素绢纤纸

    。

    慕容夜顿时脑袋一大。

    完了前世自己虽涉猎无数行业技术。

    可唯独对这笔墨书画一窍不通。

    书法、是个耗时耗力的精神修养。

    这个,慕容夜实在不行。

    轻捻毛笔,慕容夜思索良久。

    猛然看到面前摇晃不止的某人。

    唇角微勾,手腕一抖。

    毛笔便顺着完美的弧线飞向慕流川。

    “喂、帅哥。会写诗画画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