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蝶儿、我怎么好像听到你这边有动静?”

    突然、门前有脚步声响起、慕容蝶连忙抹去眼角。

    她还没准备好,就见姐姐引着火折进来了。

    “蝶儿、你?”

    看着蝶儿一副大汗淋淋,眼角在火光的映照下,还微微有点润润的。

    慕容夜不由得疑惑开口。

    “姐姐、姐姐……我、我是被热醒了。姐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

    慕容蝶尴尬道,似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她还轻轻闪动了几下手掌,一副我很热的模样。

    可是……这可是寒冬腊月啊。

    屋内的温度顶多也就一两度,何来很热?

    慕容夜疑惑,不过蝶儿额尖的细汗不像是骗人。

    “我这不刚好打算回屋,正好听到来了你这边有动静,就过来了。”

    慕容夜抚着火折将油灯点亮,轻轻走至窗口,微微开了一个小缝。

    转身,走向蝶儿,替她将被热汗打湿的细发挽在了耳朵后,她语气温柔,眸眼鼓励地看向她。

    “怎么、又做噩梦啦?”

    慕容蝶点头。

    伸手,宛如一只慵懒的小猫一般抱住了姐姐。

    “姐姐、我不想和你分开、咱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好吗?”她有些惶恐道。

    “一辈子?这恐怕不行……”慕容夜闻言,认真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啊、姐姐?”慕容蝶顿时大惊,“难道姐姐你嫌弃我不是你亲……”

    “傻丫头。”

    慕容蝶的话还未说完,慕容夜一个栗子便给在了脑门儿上。

    “你将来是要成为邪九新娘子的人、你怎么可以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呢?”捏了捏慕容蝶的小脸蛋儿,慕容夜挪移道。

    “姐姐、你又取消我!”

    慕容蝶当即红了面色,和慕容夜闹作一团。

    “不过、说真的,这一路,姐姐也发现了,邪九对你也很是上心,恐怕这傻小子还不知道你喜欢他呢。”慕容夜嘿嘿乐道。

    “要不、等此行结束,我就给你们准备大婚吧。”慕容蝶建议道。

    “姐姐我不理你了!”慕容蝶羞的背过了身子。

    “啊、怎么、难道你不喜欢邪九啊。那、那……我把你许给城东的李公子,那可是出生书香之家的俊秀之才啊。”慕容夜继续挪移着。

    “姐姐、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一听说姐姐要将她嫁予别人,慕容蝶当即神色有了几分认真。

    “好、好、不嫁不嫁,我们蝶儿只做邪九那臭小子的新娘。”慕容夜笑道。

    见此,纵然慕容蝶满面羞红,可也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那他要是不同意呢?”慕容蝶突然有些犹豫了起来。

    “那我就打到他同意为止。”慕容夜语气一戾,深深挥了挥拳头。

    “……”慕容蝶知道姐姐又在逗她了。

    “不早了,快点睡吧。”慕容夜轻轻道。

    “姐姐、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慕容蝶撒娇。

    慕容夜一愣、想起曾经总是依恋着自己的蝶儿,她微笑点头。

    两人又絮絮叨叨聊了许多,及至油尽灯枯,房间陷入无尽黑暗,她们这才在不知不觉沉沉睡去。

    ……

    沧源东南际。

    “王爷、今天我们再穿过几个乡镇,我们便到了沧源境内了。”

    乡间古道,邪九与慕流川坐在马车前,赶着马车道。

    “嗯。”

    马车内,传来君莫邪淡淡的声音。

    依旧带着那份拒人千里的冷漠。

    邪九也不在意,他们家的王爷,怕是也只有他们王妃能降服了。

    “停下、停下!”突然,正在闭目养神的慕流川一愣,挥手制止了邪九。

    “你干什么?”

    被强行勒马,邪九顿时有些不乐意。

    “地上有人。”慕流川朝着地上努了努嘴,邪九顺着望了过去,还真是。

    “大海、你去看看。”慕流川指挥道。

    刚好在大海等人抵达平阳镇时,莫邪刚好苏醒,得知琉璃阁的惨剧,以及夜儿的身世,放心不下的君莫邪当即决定连夜而走,与此同时,还将镇守琉璃的兵将尽数召回,至于南开将军李天楠,君莫邪也命人去通知,却一直没得到回应。

    “凭什么是我男人、你自己怎么不去。”

    见大海被人使唤,一旁红衣娇颜的牡丹红当即就不干了。

    “……”慕流川当即哑然、怎么以前窜行花丛之时也没见牡丹红这般彪悍的性子啊。

    “呦呦、现在承认啦?昨天是谁说死也不嫁这大老粗的?”

    见牡丹红发火,一旁的玫瑰灵却是歪着脑袋揭着短道。

    昨夜,他们生死间逃亡成功,众人激动地拥抱在了一起,大海更是情不自禁地吻上牡丹红,弄得一向盛娇似艳的牡丹红当即红了面颊。

    大海也是窘迫万分,接着那气氛说了一些浓情款款的话,牡丹红哪里招架得住啊。

    但是,她还是故意板着脸说绝对不会嫁给大海这大老粗。

    身为女子的玫瑰灵自然知道是反话,此际这才调侃于她。

    “你……”被人戳破心事儿,牡丹红当即有些气愤,可一转眼,看着时刻依偎着玫瑰灵的小海,她不由得意地扬了扬眉头。

    “你啊……你说以后我是唤你灵儿好呢,还是弟媳好呢?”

    “你、你别胡说,小海还只是个孩子。”闻言,玫瑰灵当即大囧。

    “哈哈……小海虽然心智不全,可实际早已成人,一路上,又只对你爱护有佳、灵儿啊……你若是心悦于他,我自然会给你牵线的。”牡丹红调笑着。

    二人瞬时开始了日常拌嘴。

    “是个面部受伤的女子。”听到牡丹红的话,大海面色不由得有些泛红。

    “还有生息。”大海道。

    “扶她上来。”开口的正是慕流川,医者父母心,虽说他只是一介流连花丛的风流少年,但总也算半个医者,不能见死不救吧。

    大海依言。

    “玲!珑!醉!”

    突然,原本与牡丹红正在嬉戏玩闹的玫瑰灵一震,几乎“噌”得一声,长剑直指大海怀中那面部受伤的女子。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

    正是一把火毁灭了孔雀楼、残杀了自己亲生娘亲水渺渺的幕后黑手。

    阁主给过她花香,她曾在无数次细细端详,绝对不会错了。

    眼前之人,正是玲珑醉。

    苍天有眼,终于让她见到弑母之人了,一时间,玫瑰灵一声娇喝,长剑狠狠朝着一身狼狈的玲珑醉刺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