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王妃、你喝醉了。”

    美人馨一间别样雅致的阁间里,邪一与邪六相互对视一眼,神色有些犹豫。

    “我只是喝酒了、不是喝醉了。”

    慕容夜微微竖起指头,朝着二人挥了挥手,表示拒绝。

    “我让你们查的事儿如何了?”她坐下,喝了口浓凉茶就势醒了醒酒道。

    “王妃、按照你的意思,我们抓了几个舌头,结果事情竟如你所说、不老山近乎百年以来,极少出现伤亡,这简直就是神迹。”听到慕容夜问话,邪六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

    他双手比划着,慷慨激昂地冲着自家王妃道。

    却发现,自家王妃的面庞上始终平静如水。

    到最后、邪六终于忍耐不住,神色有些哀怨地看向慕容夜。

    “王妃、这可是长生不老之事,你难道一点儿就不好奇?”

    闻言、静自喝茶的慕容夜抬头看了眼他。

    “你们这个世界应该有炼丹术吧。”慕容夜道。

    “有啊、”邪六一头雾水。

    “他们应该是将血兰花融入连药数,依这个世界的科技,即便达不到二十一世纪那样先进,但……若是从小服用血兰花制作的药丸、便会极限地压缩生命极限,看起来……人就像时长生不老一样。”

    慕容夜解释。

    想起来,先前不老山之人血洗皇宫时,他们遇见的那位高手、身形矮小,面容无限干枯,相必、那便是血兰花带来的后遗症吧。

    长生不老,终究是需要代价的。

    “……”邪六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总感觉王妃说的话很深奥。

    “邪一、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慕容夜抬手,轻轻撑住了脑袋,一边歪着脸看向邪一。

    “王妃、都准备好了。”邪一道。

    “只是……据北方牧民说,这玩意儿几乎随处可见,并不珍贵、王妃……你确定是这个?”一路上,邪一早已无数次怀疑自己误解了慕容夜的意思。

    闻言,慕容夜也不废话,直接让邪一将东西拿了上来。

    看到那暗黄色,灰突突,宛如一只刺猬扑扑啦啦的植物、慕容夜原本紧绷的面色顿时涌出一抹喜色。

    “对、对、就是这个!”

    邪一顿时心里的石头落下了地。

    “王妃、这、这个长得花不像花,树不像树的东西有什么用啊。”饶是邪六也不禁对这株植物来了兴趣。

    “它叫骆驼刺、是沙漠的常客,由于严重缺水,这才导致了它们外形矮小,叶子更是宛若尖刺一般,由此来减少体内蒸腾作用致使的水分散失。”

    慕容夜解释道。

    “……”

    “蒸……什么腾?”二人疑惑,“我只听过蒸笼。”

    慕容夜无奈扶额,真是的,一时激动,她竟然和这群古代人讲起了科学,她一定是疯了。

    “总之……这个就是克制不老山不老之谜的关键。所有……你们一定要小心。”慕容夜认真地扳了扳面孔。

    一听说是不老山的克制之物,原本正无聊摆弄着骆驼刺的邪六肃然一惊,毕恭毕敬地骆驼刺宛如敬神一般放置了回去。滑稽的一幕倒是慕容夜逗乐了。

    生长在荒漠拥有着强悍生命力的骆驼刺,在某种程度上克制着血兰花的无限生机,若是这样、她若能快速将骆驼刺里的东西提取出来,理论上,应该可以对付那群老妖怪。

    “把我要的东西拿上来,你们下去吧。”

    慕容夜撸了撸袖子、一副大干一场的模样。

    很快、她所要的东西都被送了上来,然后,陪伴她的便是彻夜灯明。

    ……

    同一时间、不老山老宗主星挽黎死亡的消失也一下被传开,消息传至美人馨的时候,阁中正在制毒的慕容夜也是一愣,手中的药液也是微微顿了顿。

    星挽黎死了?

    算算时间,死的不应该是星挽月吗?

    难道……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密辛。

    与此同时、

    星宇皇城东部守城区,一主一仆连夜进城,负责巡逻的侍卫一脸恼戾之色迎了上去,却在发现来人身份之后,吓得屁滚尿流。

    “什么?翊儿中了火毒?”

    皇宫内,听着御医的回话,龙千化痛心疾首道。

    俶尔、他回头、龙威赫赫地看向如风。

    “你说、殿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风一愣,当即也不敢隐瞒、老实交代了。

    “邪王妃、慕容夜?!”

    听到自己的儿子是因为慕容夜受的伤,龙千化当即瞪大了眼珠。

    如风一脸不解。

    “你且先下去!”龙千化挥手道。

    回身,看着御医自冰库拿出解药,见龙千翊没有生命危险,他这才拂袖而去。

    “传不老山的使者。”突然、他低声朝着身边太监命令道,太监当即领命而去。

    龙千化抬头,望着天上那一轮明月,良久,不由得深深叹息。

    “飞鸿、别怪我。我不能让你毁了翊儿……”

    ……

    “醒了、醒了,殿下醒了。”

    很快、龙千翊逐渐恢复了意识。

    “夜儿……”他几乎是唤着她的名字醒来的,可当看到眼前那熟悉的摆设时,他不禁有些失望,扭头,见身边的侍卫不是如风,于是道、“夜儿、夜儿、流川他们在哪里?”他焦急道。

    “回殿下、奴婢不知道什么。昨夜是如风侍卫将殿下带回寝殿的。”

    小奴婢老老实实道。

    “就我们吗?”

    苦涩地勾了勾唇,龙千翊心中有些难受。

    “至尊丹送过去了吗?”似想到什么,龙千翊开口提醒道。

    “回殿下,陛下已经服下了,说是要事,马上就会来看望殿下。”奴婢回答。

    要事?

    龙千翊疑惑,星宇建国数百多年,向来国泰民安,能有什么大事儿,也就没放在心上。

    至于那至尊丹,正是至尊石中取出的药丸,用来救助父皇常年的恶疾定是最好不过了。

    深夜……

    皇城一隅,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只灵鸽被人迎空放飞。

    “慕容夜、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几条命。”

    ……

    美人馨中。

    “姐姐、姐姐……邪九哥哥。”

    慕容蝶一个大喊,自梦中惊醒,极致后怕地摸了摸面庞,竟是满眼泪水,她怎么又做噩梦了,这一次,还梦到邪九哥哥也离开了自己。

    可究竟梦境是什么、她竟没有一点儿印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