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们俩……”看着一大一小不听话的二人,慕容夜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也罢、娘亲尚在城中,怕是蝶儿也放心不下吧。

    至于小老头,别看他看似什么都听自己的,实则脾气倔着呢,凡是他所认定的,就算是慕容夜也没辙。

    ……

    深夜、月上高楼。

    慕容夜披着紫金披风,迎风而站,目送着雷霆众人远去。

    大概到了后半夜,小月一声轻啼,凯旋而回。

    很快,吴馨裹着一条鹅黄色绒羽的披风,站了上来。

    “怎么了?”她开口,望着慕容夜的背影,只觉得格外落寞。

    原来、即便是曾不可一世的慕容夜,竟然也有这般萧索背影。

    “夜长梦多睡不着,不如、我们聊聊?”慕容夜扭头,微微勾了勾唇道。

    “好哇。”吴馨乐道。

    “良辰美景,怎么能没有美酒相伴,你等着……”

    说着,她立马下去,不一会儿,便端来了几坛美酒。

    然而、她刚端上来,只见两道影子略过,手中的坛子便被一扫而空了。

    “什么人?!”

    吴馨当即大惊。

    “是自己人。”

    慕容夜笑着摇头。

    先前、当吴馨说道美酒时,她便余光已扫到那两道有些醉意的人影了,这两位伯伯,倒也真是洒脱。

    见慕容夜一脸不紧张,吴馨也就不再担心,只是,面上的表情却是一脸肉疼。

    可从夜儿那里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后,吴馨吃惊之余,大手一挥,忙又送出去了几坛。

    只可惜……酒水送到之时,那两位老头早已勾肩搭背,在一株野槐树下醉的不省人事。

    “我们喝、”慕容夜笑道。

    伸手,她一手拍开酒坛,递给了吴馨。

    吴馨一愣,伸手接过,余光扫了眼自己端上了酒碗,顿时觉得有些多余。

    慕容夜回身,替自己打开酒坛,仰头朝着口中灌去,那一副洒脱模样,看得吴馨又是一愣。

    慕容夜、还真是让人奇怪。明明出生世家小姐,却没有他家小姐的规规矩矩。琴棋书画虽稍欠佳,可那一身的武功,以及那层出不穷的手法,却令所有和她交手的人胆寒。

    抬头、闭眸。

    辛辣的酒水在喉咙中震荡,刺激着慕容夜的每一根神经细胞。

    莫邪、你在哪里?

    是尚在昏迷,还是早已苏醒?

    遥远着远际夜色,慕容夜迷离的眸子稍稍有些出神。

    下一刻、她不禁莞尔低笑。

    “你笑什么?”吴馨疑惑,似又想起什么道,“你怀有身孕,不该碰这些辛辣刺激之物,你看,我都忘记了。”

    说着,吴馨忙就要去接慕容夜手中的酒坛。

    “没事儿。”慕容夜轻轻躲过,琉璃色的眸子应着漫天星光看向吴馨,饶是吴馨也不禁有些惊了。

    回眸一眼、倾国倾城。

    原来、世上真的存在这么一句。

    “吴馨、你、你是为什么帮我、当初,我可是差点杀了你。”慕容夜咧嘴道。

    学着慕容夜的方式,吴馨亦是猛地灌着自己。

    “弥补。”她开口,“若是当初杀了无辜的你,我也会为自己犯下的罪孽负责到底。”可惜、她却差点害死更无辜的蝶儿。

    慕容夜微微耸肩,第一次觉得吴馨是个很奇怪的人。

    “你是不老山的人。”慕容夜肯定的语气。

    “以前算是、现在、已经不算了。”

    吴馨笑着摇头,神色间竟有些稍稍的落寞和放松。

    慕容夜轻轻扬眉,狐疑的看向她。

    “我曾只是个猎户女儿,娘亲遭地主恶霸欺凛,爹爹也被人打死,是星挽月救了我,替我埋葬了双亲,我坚持要报恩,最后,便有了三年之约。”吴馨开口,神色间稍稍有些可惜。

    “以前的她虽然嚣张跋扈,可、绝不会这般残忍血腥。”

    那是自然、外表虽一样,可里面的灵魂却早换了主人。

    不过、看吴馨这丫头,果然是个较真儿的人,不然也不会主动要求报恩,亦不会再此刻冒着危险帮助自己。

    “谢谢!”

    隔空举坛,慕容夜朝着吴馨郑重道。

    吴馨亦是陪君一醉。

    之后……

    吴馨也道出了她和莫邪的相识。

    那是在很久之前,彼此都是小孩子之时,年幼的星挽月因贪玩走丢了,吴馨因此受了很重责罚,就在她愧疚担忧之时,一名清秀明朗的少年出现了,他轻轻挽着星挽月,陶瓷般的面庞上挂着宛如邻家大哥哥般温暖和煦的笑容。

    他便是年少的君莫邪。

    或许,就连吴馨都不明白,为何再见之时,他在君莫邪面上看到的尽是狠戾。

    少年时的惊鸿一瞥,她却至今难忘,那份柔和温暖的微笑,似乎也在那一刻化解了许久埋藏在她心底的阴霾。

    对于君莫邪,吴馨并非其他心思,只是、对这个曾不经意间给过自己温暖的少年,稍稍有些心疼。

    …

    “来、来,我们继续喝。干杯、干杯!”

    虚晃着步子,吴馨举着坛子摇摇晃晃朝着慕容夜而来,醉酒的面庞上一片绯红。

    “呯噔。”突然,她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朝前摔了过去。

    慕容夜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却在低头的瞬间苦笑不已。

    这家伙竟就这么睡着了。

    “既然来了,就帮忙送她下去吧。”

    慕容夜微微勾了勾唇角道。

    随着她的目光,琉璃荼的身影也悄然出现在屋顶,她知道夜儿在醉酒,却没想到吴馨早已不省人事了,她竟然还像一个没事儿人一般。

    “你、你没醉?”琉璃荼有些惊愕。

    吴馨也就喝半坛,可夜儿分明干掉了两坛啊。

    “醉?”慕容夜轻笑。遥想起当年,她彻底糜烂,醉酒缭绕的日子、现在的她,还真不能那般颓废。

    说话间,一道身影悄然跃进美人馨。

    放下酒坛,慕容夜起身,拍了拍自己稍稍褶皱的一角,看向琉璃荼。

    “她就交给你了。”说着,娇躯一纵,在琉璃荼一脸担忧的情况下,精准无缺地落了地。

    “你去哪里?”琉璃荼大喊。

    轻轻摆手,慕容夜打个酒嗝,慵懒道。

    “酒已喝过、现在……是该清醒地找点事儿做了。”

    她微笑,潋滟的眸子却在抬起的瞬间杀机浮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