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月儿、月儿,你怎么样了。”

    梦飞毅一个箭步而来,泪眼横飞地一把握住她纤若无骨的手腕。

    “夜儿、这、这是?”看到她手腕上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口,梦飞毅呆了,月儿不是中毒吗?怎么手腕也有伤?

    “娘、娘亲。”

    病榻之上,星挽月面白如纸的小脸上尽数痛惜。

    星挽黎?

    被这么一提醒,梦飞毅这才如梦初醒地去看向星挽黎。

    不看还好,一看,他瞬间被星挽黎血腥狰狞的一幕震惊了。

    她撞在了桌角上,头上血涓涓难止,原本奢华高贵的衣袍,此刻尽是被血渍浸染。虽然有君莫玺在旁照料,可她亦是一身狼狈。

    突然、有什么念头自脑海划过,他猛地回头,看向自己先前走时留下的书卷。

    难道是挽黎姨娘牺牲自己救了月儿的毒?

    他心中惊喜。

    “娘、是娘亲帮我毒,转移到她身上的、娘、你。你怎么这么傻”

    星挽月叹息着,一行清泪悄然滑落,这番话,更是令梦飞毅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你你、你这个、你”

    看到星挽月的颠倒黑白,星挽黎气得肺都要炸了。

    她想开口。

    可身体内原本属于星挽月的痛苦尽数而来,她只有死死咬牙,发出些许不清楚的字节。

    可笑她先前还想着替她分担痛苦。

    此刻一语成戳,星挽黎的内力除了恨便还是恨。

    这一刻,甚至她对于慕容夜的恨都不足这般浓烈。

    “挽黎姨妈,你一路走好,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月儿,替你报仇的。”

    梦飞毅回头,万分感激道。

    星挽黎肯舍己救人,自然是他喜闻乐见的。

    “飞、飞毅、不、不”星挽黎伸手,想要解释着这么,只觉得身体一转,整个人承受的痛苦再次加剧。

    救人?

    君莫玺饶有所思地看了眼星挽月,又扫了眼星挽黎,诡异的却是她竟在星挽黎纤细的脖颈间看到了一排狰狞的牙印。

    这

    突然,一个疯狂的想法瞬间涌上心头。

    就这样、星挽黎活活经受了五个多小时的死亡折磨,最后,整个身子满满开始了最后凝固。

    “飞毅、我身子欠佳,请你以最高之礼,厚葬我娘亲。”

    见星挽黎彻底断气儿了,星挽月这才放心地闭上了眸子,痛苦道。

    “好、你好好休息,我这就去准备。”

    吩咐好对月儿的照料,梦飞毅这才急急出去。

    然而、梦飞毅所不知道的是,他前一脚出去,后一刻,星挽月便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戾眸,宛如冰寒利刃。

    “看到了什么?”她警惕地看了君莫玺一眼,冷冷道。

    “回宗主、老宗主不惜以命相抵,让在下看出了老宗主对宗主的浓浓怜惜,宗主大难不死,也让在下看到了不老山辉煌天下的未来。”

    君莫玺抱拳,神认真道。

    闻言、星挽月笑了。

    果然,这个世界,还是和聪明人打交道容易。

    “梦天启不在了、你就代替他吧,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将慕容夜等人揪出来。”

    “这一次,我定然将其,挫骨扬灰!”

    “娘亲出殡之日,我定要还慕容夜一个大礼。”

    星挽月冷冷道。

    “是!”

    君莫玺神情激动道。

    他怎么也想到,在这么快的时间内,他竟然一跃成为不老山的一阶长老。

    美人馨。

    “臭女人、你怎么把自己弄伤了。”

    慕容毅看着双目裹着厚厚纱布的慕容夜,态度没有丝毫好转,可语气中的关切却是不难辨出。

    慕容夜微笑,轻轻拉过慕容毅。

    慕容毅一怔,却是难得的没有拒绝。

    “你还小、此行跟着雷霆叔叔,你一定要乖乖听话啊”。

    慕容夜轻轻抚了抚他脑袋,鼓励道。

    “都这么高了。”

    “希望下次见面时,你已经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慕容夜道。

    “女人、下次见面,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慕容毅深深咬了咬牙。

    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心中暗道,慕容毅内心十分难过。

    其实、这个女人也不坏。

    相反、她对自己很好。

    他虽可也知道现在的局面。

    大战在即,他却帮不上任何忙,他在,只会是拖后腿的存在,别无他法,他只能和雷霆大树一起离开这里。

    “出城时、记得亮出这块玉佩,就说是执行任务,然后放在城外玉青苔,再令小月去取。”

    沧源皇城,不老山戒备森然,根本不会允许任何出城,吴馨和慕容夜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送他们出城,然后,再利用慕容夜的西域之王,将玉佩取回。

    这样,便会万无一失了。

    “时间不早了,出发吧。”

    慕容夜开口道。

    “阁主保重。”雷霆全身宛如裹成了木乃伊一般沉声道。

    内心尽是对自己的自责,若不是他太弱,怎么会成为累赘呢?

    “别多想、活着,就是希望。”慕容夜安慰道。

    “姐姐、我走了,你保证。”

    百合亦是泪眼婆娑地抱紧了慕容夜。

    她不会武功,在琉璃阁也曾多次受到慕容夜的爱护,在心里,早已将慕容当成了自己亲姐姐。

    “好了,好了,又不是不会见面。”

    慕容夜笑颜,爱怜地揉了揉百合的小脑袋。

    剩下的,自然还有小丫,翠屏等人。

    不老山的人来到沧源,第一件事就是彻底占据了邪王府,若不是吴馨速度快,邪王府六百口怕是早已血流成河了。

    至于东方明馨、东方明启是君莫玺的人,此际君莫玺得道,东方家自然也是腰杆浑圆,丝毫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然而、奇怪的却是,东方明馨竟然放弃了东方家的荣华富贵,依旧选择独自一人待在王府偏远,由于君莫玺的关系,不老山的人暂且也没有为难于她。

    “师傅、蝶儿、你们一起。”

    慕容夜催促道。

    “我不走、你三天两头受伤,没我这个绝世神医在可怎么好。”

    金老头胡须一翘,果然决绝。

    “我也不走!”慕容蝶也开口。

    她总感觉,冥冥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若是走了,她一定会后悔的。

    “什么、你想说什么?”

    君莫玺妄图想低头听清楚她说了什么,却发现根本行不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