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嘶!”

    浑身抽搐着倒吸一口凉气,星挽月又坚持了一个时辰,胳膊下的血肉早已开始片片融化了……照这样下去,她身体内所有器官都会被全部消融。

    “我、我出去守着!”

    梦飞毅泪流不止。

    看着这般备受折磨的星挽月,在心底,一时间对慕容夜的恨去了最顶峰,他几乎是逃也似的奔了出去,在跑出去的瞬间,他清晰感受到了心脏中那份窒息的感觉。

    心痛。

    是什么时候,他竟然这般在乎于她。

    是她傲视群雄之时?

    还是睥睨天下之际?

    可、可是……

    “呯!”梦飞毅猛地出手,用力打在了寝宫前的龙柱上。

    “轰”得一声,雕刻着龙飞的柱子应声倒塌。

    ……

    “月儿、别怕、娘亲在这里、别怕啊。”

    此刻的星挽黎,哪里还有白日那份霸道气魄。

    她噙着一行热泪,万分疼惜地看着那熟悉而陌生的面庞。

    她知道、这不是她的月儿。

    这只是一副顶着月儿面庞的躯体。

    可、她就是狠不下心。

    面前的“月儿”,虽不是她的月儿,可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份隐忍和坚强,均是让她心惊不已。

    她对这个女儿其实也是十分满足。

    “月儿、你放心,娘亲一定会亲手为你报仇!”

    星挽黎咬牙道。

    报仇?!

    剧烈的疼痛导致星挽月已经险些有些神丝涣散了起来,此刻,听到报仇二字,她突然原本空洞的眸子微微闪过一抹神采。

    报仇、报仇!

    是了、她要找慕容夜报仇!

    前一世、她好不容易出人头地,却被慕容夜强压一头。

    慕容夜几乎垄断了她所有生机,逼不得已她只能做一些更加卑鄙之事儿。

    可、当自己终于竭尽全力拥有了自己所有的名望和归属时。

    这个女人出现了。

    以一人之力,令她所有美好幻想化为泡影,千夫所指,人尽可夫,活生生承受着活煮之苦。

    索幸、老天垂帘,让她们异世相遇。

    可、为什么、

    为什么慕容夜身边时时刻刻都有那么多追随者,爱慕者,更有无穷无尽的追随者。

    而她、自始至终,什么都没有。

    不甘心!

    她不甘心!

    一念至此,星挽月只觉自己瞬间宛如一只充满气儿的气球,肿胀难受。

    不、

    她不能死!

    她死了、这便是彻底是慕容夜的世界了。

    宛如死去活来的巨大痛苦逐渐消磨了星挽月最后的心智,强烈的不甘下,她到最后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不能死!

    活下去。

    她一定要活下去!

    扭头,余光瞥见那和自己有着几分想象的倾城绝丽,星挽月心中一痛,周身痛苦地扭曲至一起,眼角处,一行清泪无声滑落。

    ……

    “娘、娘亲……”唇角轻喃,星挽月似乎拼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道。

    “月儿?月儿你想要说什么?”

    星挽黎早已是梨花带雨,此刻,见星挽月似乎想说什么,她不由得心痛万分,低头,侧着脑袋朝着病榻之上的星挽月而去。

    “娘、娘亲、”

    剧痛缠身,星挽月气若游丝艰难道。

    “娘亲、对、对不起。”

    她开口道。

    “傻丫头,说什么对不起啊,是为娘没有保护好你,该说对不起是我才是啊。”

    星挽黎痛心疾首道。

    “你知道娘看着你这么难过,娘有多痛苦吗?要是娘能替你承受这份痛苦就好了……”

    星挽黎痛惜道。

    替我承受?

    星挽月心下一喜。

    “好!”

    突然,她声音稍稍有了些力气,另一只尚且完整的手臂猛地一用力,猝不及防之下狠狠按住了星挽黎的头颅。

    星挽黎大惊,被这咫尺间的力量按了下去。

    “月儿、你干什么?”她惊讶。

    “嘶!”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星挽月毫不客气地一口。

    星挽黎痛的当即痛吸了一口气。

    月儿竟然咬了她?

    耳边的发际间,留下了一排排牙印。

    些许的疼痛感令的星挽黎一个激灵醒悟过来,她猛地用力,就想挣扎起来。

    可、全身的内力却像是不受控制地被另一股强横的力量疯狂蚕食,混涌。

    这、嗜情蛊?!

    她猛地大惊。

    普天下的毒,唯有嗜情蛊无视内力逼迫。

    月儿、她待她如亲女儿,她却在此刻妄图杀了自己。

    其狼子野心,当真可诛!

    一念至此,星挽黎强行运用着全身内力,朝着那蛊毒而去,妄图将其阻隔出去。

    可,已经下定决心的星挽月又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她将全身血脉尽数调动起来,哪怕拼命着玉石俱焚的打算强行将体内的污浊之毒强逼出去。

    “不、不要!”

    双方就像拔河般争夺了起来。

    星挽黎的确很强。

    单看内力绝对是世间罕有的高手。

    然而、嗜情毒正好是一种完克内力的毒。

    很快。星挽黎便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虚脱的身体。

    她不甘地挣扎着,叫嚣着。

    奈何身旁连一个帮她的人都没有。

    “你、你不是她的对手,她的对手,只、只有我。”

    “你安心去吧,我会给你报仇的。”

    毒性转移,可短时间内星挽月依旧很虚弱,她抬眸,复杂的目光看向星挽黎。

    “你、你该死!”

    星挽黎做梦也没有想到星挽月竟然会这么对她,剧烈的不甘与愤懑下,她素手凛动,将全部的力量运转于手,朝着星挽月脑门而去。

    “既是你起了杀意、那、就别怪我了。”

    察觉到星挽黎的动向,星挽月原本捂着星挽黎的手猛地用力,朝着其小脑猛地一击。

    星挽黎一个不稳,一掌劈空。

    “再见了!”

    稍稍的休息,星挽月已经逐渐恢复了大部分力量。

    手掌微转,她几乎毫不犹豫再次击在星挽黎的星空穴、穴位瞬间崩塌。涓涓血液瞬间流了出来,将星挽月原本咬在耳间的血痕也隐匿而去。

    “呯!”

    在作用力的情况,星挽黎身形一个不稳,脑袋刚巧磕上了一旁的桌角。

    “月儿?”

    察觉到动静、原本在外面一脸痛苦的梦飞毅带着前来探望的君莫玺猛地进来。

    看到的便是那血腥惨烈的一幕。

    几乎在门被破开的同时,星挽月出手,自左腕深深划开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