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开门!快给我开门!”

    凄静呼啸的凛冬寒夜,美人馨前,一众白衣兵将拼命敲着门。

    “来了、来了,大半夜的,声音能不能小点儿声?!”

    门应声而开,吴馨着一袭鹅黄色睡袍慵懒地打着呵欠,斜斜地倚至门边,神色奇怪地扫了眼前的六名不老兵将。

    “我们接到消息、说是这里有打斗声。”六人一愣,看到美女,都不禁多看了两眼。

    “哦、库里的野猪跑了,刚才我命人在杀猪呢,可不会有磨刀声嘛。”吴馨巧笑道。

    六人一脸了然。为首之人更是不怀好意地扫了吴馨几眼。

    “把门打开,按照规矩,我们需要进屋确认一下。”

    确认?

    吴馨心中冷笑,这些人怕是要确认她究竟穿了什么颜色肚兜吧。

    “恐怕不妥。”吴馨蹙眉拒绝、院子里早被小月弄得一片狼藉,此际进去,怕是不打自招吧。

    “不妥?”闻言、领头的那位像是听到了极大的笑话一般,“噌”得一声拔出手中的利刃,冷声威胁。“知道我们是谁吗?”

    抬眸,吴馨扫了众人一眼。

    下一刻,束手轻动,一块玉佩便以完美的弧线抛至二人面前。

    为首之人一愣、本以为吴馨是在贿赂他,可面上的笑意却在低头看到那块玉佩之时,神色骤然大惊。

    “尊、尊上!”

    他们虽说是不老山,可其实是不老山的最低寻兵。而吴馨给他们看得玉佩,却是三级长老才配拥有的。

    这不禁让他们在惊愕的同时,也多了份浓浓的忌惮。

    “这下、你们还要进去吗?”

    “你们也知道,美人馨向是女子闺阁,若任凭你们随意闯进去,误了我姐妹的清白,怕是有些不妥。”吴馨解释道。

    这一次,为首之人却是一个劲的点头哈腰道,然后灰溜溜地退走了。

    待他们走远,吴馨这些微微卷起一抹笑容。

    ……

    而另一边,走出去很远的六人。

    突然,为首之人后知后觉地奇怪道。

    “你们、刚才有看到长老身上的衣服吗?”

    “看到了、看到了、年纪轻轻就是三阶长老,以后肯定前途无法估量了。”其余人一脸艳羡道。

    “不是说这个!”为首的人蹙眉道。

    “她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可……所穿之裤却并非睡裤,脚上之鞋上也沾着一些泥土。”他蹙眉道。

    “哇、你观察得这么仔细?”其他人惊讶道,“要不,我们再回去?”

    “不、三阶长老,我们可惹不起,暂时先回去如实禀告吧。”

    为首之人思索道。

    ……

    同一时刻。

    沧源皇宫。

    “啊……”

    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划过皇城,惊的一片人心惶惶。

    “快、快找!”

    皇室寝宫,原本只属于沧源皇的安乐之所,星挽月一脸痛苦地抓起床单,死死咬住下嘴唇,扭曲的面容,汗水宛如大雨般倾泻而下。

    慕容夜、慕容夜……若是此行不死,定让她生不如死!

    在心里,星挽月恶狠狠地诅咒道。

    “月儿、月儿,别怕,别怕,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你的。”

    梦飞毅猛地一手握上星挽月血迹干枯的手掌,坚定道。

    “快!快给我找!若找不到救治之法,我要了你们所有脑袋!”

    梦飞毅回头,双眸嗜血疯狂地朝着身后一群正在狂翻药典之人大喝道。

    艰难扭头,星挽月看向梦飞毅,下一刻,剧烈的痛楚袭来,“咯啪”一声。她已经熬过三个时辰了,剩下的,怕是另一个阶段的折磨开始了。

    “找到了!”

    突然、一人惊喜大叫。

    然而,不待开心,手中的书卷立刻被梦飞毅抽了回去。

    低头、梦飞毅快速认真地扫了过去。

    “嗜情蛊发,是以幽冥之花的毒性可进行克制。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极为阴险,堪称丧尽天良之法,以最亲之人血脉为引,凭借强大内力将毒性逼入他人体内,方才可以将大部分毒性移除。”

    梦飞毅面色震惊。

    “不、不……娘、娘亲。”

    星挽月自是听到了解法,一边强忍着剧痛,一边挣扎不已。

    星挽黎,她或许不是个好姐姐,但绝对是个好妈妈,星挽月的脑海之中,那些本属于星挽月的记忆此刻何尝不也让她如痴如醉?

    前一世她原本可是一个衣食无忧的女孩儿,奈何父母遭人陷害破产自杀,她被送进孤儿院,后被收养,本以为可以过上幸福生活,可谁知、那个男主人竟然是恋童癖。

    当那把水果刀划破那男人心脏时,她便知道,她这一生,再也不会依靠任何人,相信谁,所有人在她眼里,只是棋子。

    然而……

    此刻存在自己脑海中的这份美好记忆,她是多么依恋啊。

    “下去、下去、你们都给我下去!”

    梦飞毅如一只发怒的豹子一般,回头冲着众人道。

    众人心头一寒,灰溜溜地退了下去。

    “月儿、月儿……我、我来动手,我去请黎姨娘过来。”

    梦飞毅神色一片挣扎着,终于,他难以压抑住心头的痛苦,坚定开口,起身,便要离开。

    “啪!”

    星挽月却是突然伸手拉住了他,狼狈苍白的面容艰难摇头。

    “月儿?!”

    饶是七尺男儿的梦飞毅此刻不禁腥红着眸子,泣不成声。

    外面都传不老山圣女残忍暴虐,就像是个顷刻间化身厉鬼的恶魔。

    可、谁又看到此刻她的渺小悲哀、和善良呢?

    “月儿、月儿……”

    二人争执间,突然,星挽黎自外面匆匆而来。

    “我听说有办法就月儿了?”

    她快步来到星挽月面前,一脸心疼地看向女儿,着急道。

    “快、是什么、是什么方法。”她急忙道,看了眼旁边一脸忧伤的梦飞毅不由得伸手推了他一下,“有什么办法,你快是说啊!”

    梦飞毅摇头,手中的解毒之法也被他藏匿了起来。

    “娘、娘亲、谢谢你。”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关心,星挽月嚅动着苍白的唇角,艰难道。

    谢谢她一直以来的关心和支持,即便她受尽不老山所有老古董疑惑,可星挽黎都坚定不移地站在了她这边。

    虽然、她不过是错当是她女儿了。

    有时候,她真的有些嫉妒原本的星挽月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