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少给我来这一套!”

    金老头胳膊一拐,一副看似极为嫌弃的模样,嘴角的弧度却是微微上扬。

    “给、没一个时辰换一次药膏,一夜之后,毒便会完全消解。”

    金老头把找寻许久的药膏递给慕容夜。

    “谢谢师傅。”慕容夜笑道。

    “笑什么笑、这次幸亏这毒性不强,要是遇到难缠的毒药,你这双眼睛可就真的废了。”

    金老头努了努嘴道,他嘴上说得很重,心里却是十分担心着她。

    真是的、原以为寻了个宝贝疙瘩徒弟,没想到,这个家伙三天两头给他惹事儿,让他这个师傅不得安心。

    “敷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痛、蝶儿你先照顾着你姐姐,我去那边看看。”金老头道,算算时间,雷霆那边,也该上药了。

    慕容蝶应声,轻轻接过慕容夜手中的药膏,待慕容夜轻轻躺至床上,简单地清洗了下眼睛,她便轻轻将药膏抹在手上,轻轻靠近姐姐。

    “蝶儿、其实,有一件事情,我本该早告诉你的……”踌躇许久,慕容夜还是打算告诉慕容蝶真相。

    当下、她的身世早已不再是什么秘密了。

    “姐姐、姐姐。”慕容蝶却是率先打断了她。

    “姐姐、蝶儿不管外面流言如何。”

    “在蝶儿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姐姐。”

    “谁要是敢欺负你,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慕容蝶突然有些严肃了起来,小脸皱起,模样煞是认真。

    “好好、那蝶儿赶快长大,以后,姐姐就靠蝶儿保护了。”

    慕容夜笑道,鼓励着。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今日的一句戏言,竟在日后掀起一段别丽传奇。

    慕容蝶点头。

    “那……姐姐、要是、你有一天,发现、发现……”

    给姐姐上完药,慕容蝶在床边坐下,良久,她开口,却在开口的瞬间不知道如何表达。

    若是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你现在的妹妹蝶儿,你还会像以前那般疼爱我吗?

    慕容蝶内心有些忐忑。

    自幽冥之行以来,她虽每每睡觉再也不会出现类似之前性情大乱的情况,但总会梦到有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梦里、她似乎去了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有时候,当她从梦中醒来,她似乎有片刻的恍惚,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梦,哪个才是现实。

    梦里、她也有一个姐姐。

    梦里的那个姐姐虽极少地陪伴于她,可她却能感受到她浓浓的疼爱,以及自己对她的无限依恋。

    只可惜、她始终看不清那个姐姐的面容。

    她喜欢那个姐姐。

    也羡慕那个靡丽繁华的世界。

    只是、那终究是梦。

    现实中,虽然没有那般车水马龙的灯火灿烂,索幸她依然有个如梦般的姐姐,陪着她,保护她。她觉得,她已经很幸福了。

    当然、有时候,她会有一种感觉。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自己明明是自己,却又不是自己,她也说不明白,但、她很怕自己心中的荒诞想法成真,是以一直忐忑不安。

    “发现什么啊、乖,跟姐姐不必吞吞吐吐的。”慕容夜鼓励道。

    “要是你发现我其实不是你……”终于,慕容蝶鼓足了勇气,涨红了面庞道。

    “呯!”

    突然、门猛地被人推开。

    却是吴馨急急忙忙冲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

    慕容夜当即自床上坐起,神色一片警惕。

    见此、慕容蝶也是一顿,刚到口的话也被她深深咽了下去。

    “西、西、西域巨鹰、它、它发狂了。”

    吴馨急喘喘而来,原本衣衫华美的她,此刻竟也是略显狼狈。

    “小月?”慕容夜微微一愣。

    之前前往幽冥之森,她早已将小月托付给了师傅,师傅在这里,小月自然也在这里,只是……被驯服的小月性情很是乖巧,怎么会突然发狂?

    神丝转念间,慕容夜身影一闪,消失了。

    身后、慕容蝶与吴馨赶忙跟上。

    “小月、”

    慕容夜刚一到后院,只一面风浪迎面而来,宽敞的林地里,小月鹰鸣长啸,嘶啼着,情绪极为震怒。

    它的周围,围绕着十多名身着青衣的女子。

    “放心、我早已将美人馨中的眼睛拔了。”见慕容夜皱眉,吴馨立刻解释。而后担忧道,“只是、若再这般任由它下去,我怕很快就会被搜寻的人发现。”

    “有活鸡吗?”

    “啊?有、有。”吴馨突然被慕容夜这句弄得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老实道。

    喂食物吗?

    他们早就试过了,根本没用。

    很快、活鸡被送了上来,慕容夜当即捏住了它,素手轻划,慕容夜当即了结了它的性命。

    “火。”她开口,周围立刻将火折子递了上去。

    察觉到慕容夜的气息,众人只见小月一声戾声嘶鸣,如风似卷般冲向慕容夜。

    “小心!”

    赶忙而来的琉璃荼大惊,局扇横扫,猛地冲了上去,大有一副应战之势。

    众人大惊,纷纷抄起了家伙。

    场中、却见慕容夜孑然站立,面色之上没有丝毫的惧怕之意。

    就地而坐,她找来一些枯木,将银梭刺进鸡身体内,然后、她就在众人近乎呆滞的目光中……烤起了鸡肉?

    “咻!”

    巨鹰破空而来,腥红的眸子阴厉闪烁,大有一副要将慕容夜撕碎的样子。

    “她这是在做什么?”

    急忙而来的小老头看到这么一幕,险些吓昏。

    “救人、快救人啊。”吴馨忙忙道。

    “嘤……”

    突然,就在众人以为巨鹰冲向慕容夜,玉石俱焚之时,猛然就见巨鹰一个缓冲,猝然减速,柔亮的羽毛更是蹭着地面一路滑行。

    这……

    西域之王可是极其热爱自己的羽毛的,怎会如此这般……众人不解。

    下一刻,就见巨鹰刚巧滑至慕容夜身后停下,垂头低啸,竟宛如婴儿一般轻轻蹭了蹭慕容夜的、后背!

    “啪嗒啪嗒!”

    众人只感觉眼珠子掉了一地。

    这、这还是刚才的西域之王吗?怎么瞬间变成绵绵羊了。

    “乖、等一下就好了。”

    感受到小月的善意,慕容夜微微扬唇,口中语气却是稍稍沉了沉。

    “下次,可不许这样。”

    至此,所有人才恍然,他们只知道慕容夜善于烧烤,却不知被她驯服的灵宠竟也十分爱吃,慕容夜许久不再,竟导致它野性爆发,是以在日后,慕容夜出行前总会给小月准备很多存粮。

    明晰了情况的众人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馨姐、馨姐、有人上门。”

    就在众人放松之际,突然一名白衣女子匆匆忙忙而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