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夜儿、带上蝶儿,咱们这就回琉璃、韬光养晦以志重头再来。”

    琉璃荼认真地建议道。

    顿了顿、

    “依你的身份能力、一定能快速地掌握琉璃上下、到时候……”

    “到时候、再次家破人亡?”

    慕容夜扭头淡道。

    “你是觉得不老山会给我一个崛起的机会,还是我娘亲会有时间等我重头再来?”慕容夜微冷道。

    琉璃荼顿时哑然。

    “可、你是琉璃的血脉、你是属于琉璃的、你真实的名字应该是琉璃夜!”

    琉璃荼亦是有些恼火。

    “琉璃……夜?”

    一旁,君尚威闻言不由得愣住了。

    琉璃是琉璃国的皇姓、难道……她和琉璃皇室……

    那……

    君尚威顿时心中凛然。

    怪不得、怪不得当年清愁会请求他阻断琉璃国一切冰源,哪怕借道都不肯。

    怪不得、十六年前那场大战之后,琉璃亦是举国哀丧之势。

    原来、他那清愁老弟的夫人竟是琉璃皇族中人。

    一念至此,他似乎也明白为什么清愁会冒充慕容清愁,又明白为何要自己竭尽全力阻止琉璃了。原来,一切都是为了保全自己。

    “闭嘴!”

    “我的名字、叫做慕容夜。”

    慕容夜抬头,极其认真地看着琉璃荼。

    她不能走、此刻的沧源早已乱作一锅粥,百姓民不聊生,娘亲又处于万分凶险之地,她怎么可能一走了之。

    她本性凉薄,可从不喜欢欠人任何情,独来独往,不愿拖累任何人亦或被拖累。

    可现在……无论是琉璃阁的众人,还是沧源的无辜百姓,看起来,都是因她而受累。

    更不要说那辛辛苦苦,忍辱负重将她养大成人的娘亲了。

    如此、她怎么能做一个逃兵?

    “怎么又是你?”

    突然、慕容夜扭头,目光如电般射向一处角落。

    那里、一处枝丫乱窜的浓夜中,一抹纤丽身影悄然而出。

    “我就知道、你不会听从我的劝告。”

    娇音无奈响起,带着无限叹息。来人正是吴馨。

    在得知星挽月所设下的局时,她便知道,慕容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却不想、最后竟会掀起那般盛势浩大的动乱。

    “你来干什么?”慕容夜凝眸道。

    在心里虽感激她先前的善意告诫,但、也不得不提防她不老山的身份。

    “你既已来、星挽月定然是早已布下的天罗地网,令你插翅难逃。”

    “我来、是想请你过府一叙。”

    吴馨香音淡淡道。

    “谢谢好意、不必了。”

    慕容夜莞尔拒绝,递给琉璃荼二人一个眼神,转身,就要走人。

    这时,却见吴馨神色微顿。

    “怕你不来、我已先将令妹请来、早已在府中等候多……”吴馨开口。

    然而、她话音未落,双眸猛地骤缩,闪过一抹慌乱。

    刹那之间,她只感觉下颌一冷,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压迫力铺面而来,压得她顿时喘不过气儿来。

    “你还敢动蝶儿?”慕容夜语气阴冷道。

    这个女人,看来上次还是她下手轻了。

    她来之前,早就将蝶儿与雷霆等人安置到了安全地方。

    却没想、这样还被她美人馨找到了。

    “不、不、不是……你误会了。”

    看着瞬间杀气腾腾的慕容夜,吴馨只感觉唇角哆嗦,四肢僵硬的僵硬得根本似乎不是自己的。

    慕容夜的气势让她惊悚、让她敬畏。

    她怎么也没想到,昔日那个勉强和她分庭抗礼的小丫头,转眼间竟然变得这般强大,慕容夜此刻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她若要想杀了自己,简直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

    ……

    片刻之后。

    静美檀香的美人馨。

    “姐姐!”

    慕容蝶欣喜的声音传来。

    “诶呀、我的宝贝徒儿,你终于回来了。”

    还有金老头?

    慕容夜惊愕。

    “沧源变故、星挽月自然不会放过和你有过的一切人和事。”

    一旁,吴馨柔音幽幽传来,隐隐间还透着一抹委屈。

    脖颈之间、似乎还能传来一丝丝火辣辣的疼。

    “咳咳……对不住啊、那、那个,我那里有上等的驻颜丹。”慕容夜尴尬道。

    她只想这女人是别有用心,谁曾想,人家竟是真心在帮她。

    “哼、晚些送我房里来。”

    闻言、吴馨一声娇哼,转身离开,极为识相地退了下去。

    “徒弟?乖徒弟?你这是怎么了?”

    金老头自然一眼就察觉到了慕容夜的异样。

    “姐姐、你的眼睛。”

    慕容蝶也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你不是去探查的吗?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谁下的手。”

    慕容蝶心疼道,一双冰寒的小手颤抖地抚过姐姐血迹早已干涸的眼睛。

    “放心、姐姐没事儿、”

    慕容夜勉强笑颜,伸手,牢牢握住了她那一双小手。

    看到蝶儿,她就会想到娘亲。

    花无情、那是蝶儿的亲生母亲。

    “蝶儿在这里还习惯吗?”慕容夜问道。

    “嗯嗯、”慕容蝶乖巧点头。

    “姐姐、痛吗?我给你吹吹。”慕容蝶似乎一点儿都不介意曾经吴馨差点杀死她的那件事儿,她轻轻踮起脚尖儿,细心地替慕容夜吹着。

    香风轻动,一股只属于蝶儿暖暖的荷香味儿传来,慕容夜原本稍显动荡不安的心微微安定了几分。

    另一边儿、百合上前、小脸儿却是一脸担忧。

    “别担心、小老头会治好他的。”

    慕容夜伸手,摸了摸她脑袋,安慰道。

    “姐姐……”见此,慕容蝶撒娇地抱住了她,慕容夜笑颜,揉了揉她柔润的秀发。

    百合点头、关切地询问着慕容夜的伤害,在见到金老头气的几番跳脚终于确定了无大碍之后,她这才退了下去,去了偏阁,照顾着雷霆。

    “师傅、雷霆怎么样了。”

    慕容夜询问道。

    “怎么样了?”闻言、金老头原本压抑的怒火再次不受控制地喷涌了出来。“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这才多久,你就不能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吗?”

    “……”慕容夜。

    人都打上门了,她与不想的。

    “姐姐……雷霆大哥情况有些不妙。”

    一旁蝶儿面色突然有些严肃。

    “那是、手脚筋尽断,这要换做旁人,早就是废人一个了。”

    金老头气愤道,怒不可遏地看着慕容夜,她徒儿闹腾,怎么她教出来的人也这么闹腾。

    “那是别人、你可不是别人,你是我最最尊敬的师傅。”

    见小老头怒火难平,慕容夜顿时化作温柔的绵羊,极其狗腿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