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儿,另外,和不老山的合作,我也想请殿下好好考虑一下。”

    “毕竟……圣灵兵甲聚来之日,便是这天下再起风尘之时,殿下到时候就真的不想再分一杯羹?”

    神秘女人轻轻莞尔道。

    闻言、一脸病态萎靡的星宇之皇龙千化却是眸彩一震。

    “什么事儿?”他疑惑。

    “太子殿下此行似是心仪上一位姑娘,而那位姑娘,正是“一剑飞鸿”与不老山余孽星挽梦的女儿、慕容夜!”

    女子的话宛如炸雷般自龙千化耳中炸开。

    怎么会这般巧合?

    他一脸诧异斐然。

    沧源国境。

    “追!他们伤病残肢,一定跑不远的。”

    “分成四路、给我追。”

    梦天衍带着众多高手破空而来,追至一处分叉道路,面容微蹙,命令道。

    刹那间、兵分四路,朝着四面八方化作一道道流影而去。

    夜色降临、慕容夜轻展身形,化作一道夜色幽灵。

    挥梭、转动,慕容夜如魅般飘然上去。

    猝然出手,稳稳地刺向那名不老山的高手。

    杀手、本就是暗夜的宠儿。

    这浓烈的夜色下,慕容夜是绝对的王者。

    “敌、敌袭!”

    被慕容夜击中的那人连吭都不吭,瞬间倒了下去,这一幕恰好被另外一名前来查询之人看到,一时间不由得朗声大喝。

    “那边!”

    听到动静,梦天衍花白胡须一翘,朝着发声长啸的那边而去。

    与此同时、另外三边的人马听到动静也是纷纷而去。

    一抹黑影几乎刹那间在众人身前划过,朝着远方而去。

    “追!”

    梦天衍大喝,一马当先地紧跟过去。

    ……

    而梦天衍先前高空站立的大宅之下的后院内,无数道黑人依树而立,借着无尽夜色影去了自己身形。

    “夜侄女真的没问题吗?”

    韩霸天抚着自己受伤的右臂,抬头,满眸担忧地看向远方。

    “放心、夜儿的身法,就连慕流川那家伙都比之不上。”

    琉璃荼自信道。

    突然、就在他们说话间,一道黑影悄然自墙头越过。

    “回来了。”

    琉璃荼喜道。

    一路被不老山的追兵尽数追赶,他们死伤的面积逐渐增大,慕容夜所做的正是将这些人引开。

    至少、给这些前来帮助她的江湖豪杰留出逃生的机会。

    “大恩不言谢,各位的恩情,我慕容夜铭记于心。”

    上前,慕容夜认真地朝着众人拱手抱拳道。

    “哈哈、邪王妃严重了、“飞鸿剑”乃江湖不绝于耳的传说,此番能见识到“飞鸿剑”后人的非凡气度,我等,也算是值了。”

    一名络腮胡的黑衣男子站了出来,毫不介意道。

    “是啊、邪王妃不要客气,你父母是我的救命恩人,日后但凡有需要,我雷豹定然随叫随到。”

    说话的正是一名八字眉的小伙。

    闻言、慕容夜心中温暖,朝着众人微微点头。

    此刻、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正是这群江湖组织的人士,最后被卷土重来的慕容夜拧成一股绳,闻名天下。

    “如此、我慕容夜在此先谢过了。诸位、后会有期。”

    慕容夜诚恳道。

    一一与众多好汉告别,最后、慕容夜回身,看到身后两位老伯、唇角微潋。

    “两位伯伯……”

    然而、还不待她开口,韩霸天和符天衍却是伸手率先打断了她。

    “夜侄女、你可别想就这么简单地打发掉我们哥俩儿啊、”

    “难得遇到飞鸿老弟的后人、我们哥俩儿可不想走。”

    符天衍朗声笑道、连带着面上的胡须也抖了抖,看上去有些老顽童的模样。

    “丫头、管饭不?”

    突然、符天衍挤眉弄眼地冲着慕容夜眨眼道。

    这下、轮到慕容夜愣住了。

    “瞧你什么样儿?就你这拳脚猫的功夫,留下来还不是只会给夜侄女拖后腿。”

    一旁的韩霸天瞟了符天衍一眼,一本正经道。

    “喂喂、小韩子,你怎么说话的、谁拖后腿了、刚要不是老哥给你的挡一下,你这只胳膊怕也是费了。”

    符天衍一副眉毛一翘,不乐意道。

    “要不是救你、我会差点招了梦天衍那老匹夫的道儿?”

    韩霸天不屑道。

    “话说、一个符天衍、一个梦天衍……你们这般同名、该不会是什么远亲吧。”

    韩霸天坏着心眼儿道,继而勾唇,慵懒起身。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啊、还是去喝我的美酒相伴去喽。”

    说着、韩霸天身影一闪,消失在了无尽黑夜中。

    “呸!你才和那老匹夫是远亲、你、你你、你往哪里走!”

    符天衍一个不忿,追了上去。

    这俩人、

    慕容夜笑着摇头。

    心里,却是将他们这份好意放在了心上。

    瞬间人去楼空,这里便只留下了慕容夜和琉璃荼和君尚威。

    “抬头、望着天上宛若充血的一轮残月,慕容夜心境有些萧条。

    慕容狄、这个曾一度要亲手杀死的人,今日却为自己而死。

    凤仙儿、这个曾掌握整个琉璃阁、雍容魄力的女子,今日,也因自己而死。

    以后、还会有多少人,因她而亡?

    她,竟是这般弱小。

    “夜儿、跟我回琉璃吧。”

    纵然你孑然一身,与整个天下为敌,琉璃也会是永远的后盾。

    琉璃荼沉沉开口,言语中有着少有的认真。

    “夜儿、莫邪、莫邪他、没和你一起回来?”

    直到此刻、君尚威这才颤颤开口,颓然的容颜瞬间像是苍老了许多。

    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他先后被自己两个亲生儿子所囚禁。

    至于君莫玺,更是对他鞭笞相向、这让曾经是为九五至尊的君尚威一时间恍然受了极大的打击,整个人了无精神。

    慕容夜摇头、将莫邪蛊毒已解的消息告诉了他。

    只是、他们兵分两路回沧源。

    看如今的形式,她怕是要尽快通知慕流川,阻止他们回来了。

    闻言、君尚威一愣。

    “你、你是怎么知道沧源有事儿的?”

    “皇锦、圣鸽、一向不是用来传递十万火急的命令吗?”慕容夜开口。

    君尚威顿时了然,看向慕容夜的眼神愈发有些震撼。

    的确、他起先原本的命令是召回他们,也是在提笔的那瞬间,他突然反悔了,这才有了那道隐匿的圣旨。

    可、慕容夜就根据这一个简单的细节,断定了后续种种,这份心智简直令他震撼。

    沧源有她、有莫邪、指日可待啊。

    不老圣灵、又算得了什么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