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弟,为兄听说前几日皇宫失窃,至尊遗失,父皇对此大发雷霆。不知三弟可有对策?”

    君莫笑手捻杯盏,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泰然自若的君莫邪。

    “至尊石、一直都是三弟派人守护的。如此被人盗窃,也难怪父皇会雷霆震怒,一病不起了”

    一旁,君莫玺抿唇而道。

    病了?

    君莫邪淡漠的神情一顿,事发之后,他一直潜行追踪。

    从未回皇宫复命。

    依父皇的脾性,只有找回至尊,方能让其安心。

    却没料到,父皇竟因此病了?

    “此事,是我办事不利,此行之后,我自会向父皇请罪。”

    颔首、低眸,君莫邪向两人郑重拱手道。

    “诶三弟,看你说的。”

    君莫笑毫不在意的挥挥手,俨然一副王者模样道。

    “父皇因至尊急郁攻心,想必你我兄弟同心,只要找回至尊,父皇的病也就不药而愈了。”

    君莫笑温润淡笑。

    “为兄可听说,那至尊石”

    君莫笑神情微紧,朝着君莫邪压低了声线道。

    “咚咚、咚!”

    眉角微蹙,君莫笑斜瞥了眼打断自己说话的声音。

    却发现。

    此刻下面、莺歌燕舞,锣鼓喧天。

    显然,百花宴第二轮“百花齐放”开始了。

    而面前的君莫邪则是细捏杯盏,静自赏析

    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似乎、从来不曾将至尊失窃挂在心上。

    君莫笑淡淡一笑,不以为意地欣赏起下面的歌舞升平。

    君莫邪、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沉气到什么时候!

    君莫笑深眸微凛,心中暗自道。

    阁楼之下。

    一阵丝竹悦耳、英姿丽舞之后。

    孔雀楼玲珑醉一身锦绣素纱,清丽登场。

    她一出场,顿时引起无数欢呼声。

    “哼!神气什么!”

    其后,玫瑰灵带着玫瑰亭一众紧随其后。

    欢呼声被人强压一头,玫瑰灵娇颜一嗔,愤懑自语道。

    “该我们了。”

    慕容夜低语轻声,拖着一身纤华裙袖款款而行。

    真不明白古人为何穿的如此长袍短褂。

    行走都成问题。

    慕容夜心中暗自诽谤着。

    嗯?

    神丝微动间。

    慕容夜一不留神踩中前锦带,平衡尽失。

    人毫无防备地朝前梯而去。

    额

    慕容夜顿时黑线。

    众目睽睽下,要是这般跌倒,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右腕轻转、深眸一闪。

    慕容夜扬手就欲借力而起。

    突然,腰间一紧。

    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后而去。

    “如此良辰美景、若是伤了美人。在下、可是很伤心的。”

    温热的气息自耳畔缭绕而来。

    一道邪魅的声音悄然响起。

    “怎么又是你?”

    慕容夜回头,对上的便是慕流川那张倾世绝然的面孔。

    “怎么、是不是很惊喜?”

    一手轻揽美人腰,一手理了理美人稍作凌乱的秀发。

    慕流川轻挑秀眉,潋滟的桃花眼挑逗万分地看向慕容夜,邪魅笑道。

    “有惊无喜。”

    看着面前骚包极致的男人,慕容脚步轻移,不着痕迹地闪过慕流川。

    淡眸微敛,疑惑地看向慕流川。

    “你怎么这里?”

    “百合呢?”

    慕容夜秀眉微蹙,疑惑道。

    百花宴第二轮百花齐放。

    比的是作诗题画。

    琉璃阁没有牡丹红。

    自然便是由自己与百合同行。

    谁知,身后根本没有百合的影子。

    “你说那丫头啊”

    看着面前戒备满满的女子,慕流川心情大好。

    挑唇微笑道。

    “放心,她没事儿。”

    慕流川浅浅敛眉,柔情似水地盯着慕容夜,莞尔一笑,径自向前走去。

    身后、慕容夜深眸微寒,提步紧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