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是你?!”

    星挽黎的话顿时令得韩霸天等人浑身一僵。

    “……”

    星挽黎暗道不好、可话已出口,覆水难收。

    况且、埋藏在心中多年的怨恨被她亲口说出来,她只觉得一股别样的畅快无限涌上心头。

    “啊……难道说……当年那场大战,还另有隐情?”

    台下的百姓也不傻,此刻也都低声絮叨了起来。

    “……”

    慕容夜蹙眉,她也没料到原本遮遮掩掩,维护着自己圣母形象的星挽黎竟会突然间化身为恶毒的皇后。

    “小丫头、既然今天我来了、那么你最好还是乖乖跟我走吧。”

    星挽黎开口,手掌轻拍、从皇城北门之间突然有无数身着白袍的高手衣衫凛凛,破空而来,迎着漫天飞舞的雪花,自空中划过一抹优美弧度。

    慕容夜身体微僵,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银梭。

    “你要是动手、我可不敢保证那不长眼的炮弹会不会直接飞过来。”

    一旁、星挽月看着面色凝重的慕容夜,剧痛扭曲的面庞亦是划过一抹解气。

    她本骄傲,立誓光明正大地要与慕容夜一较高下。

    可是、她却忽略了。

    这盘棋的胜利,或许在棋盘外。

    “还是你聪明。”星挽黎回头,朝着星挽月递过去一个眼神,笑道。

    伸手,一边输送着内力替她压制毒性,一边神色淡漠地瞟了眼慕容夜等人,凛然娇喝。

    “给我抓住他们!”

    “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宗主就是宗主,此时,星挽黎气势全开,狂暴的气息更是瞬间朝着众人席卷来。

    “夜儿……”

    琉璃荼不安地立在慕容夜身后,扫了眼顷刻间敌众我寡的局面。

    这些高手、一时间竟宛如像天上下豆子一般。

    不老山的底蕴,竟然是如斯恐怖。

    “乖侄女、今日、我们怕是得先行离开,从长计议了。”

    看着场内顷刻间变幻的局势,韩霸天亦是面色有些沉重。

    慕容夜沉默。

    她怎么不知道此刻要退呢?

    可……

    娘亲还在他们手里,她又怎么做到视而不见?

    “夜儿、听他们、你快走!”

    突然、一旁许久不说话的慕容狄开口了。

    “只有你活下去、才是救你娘最好的办法。”

    慕容狄补充道,神色复杂地看向慕容夜。

    “有一事儿、或许我再不说、日后就真的就没机会了。”

    “其实、邪王身上的嗜情蛊、是我所下。”

    闻言、慕容夜猛然一惊。

    慕容狄下的蛊?

    “为什么?”她不解。

    “不老山的命令谁敢违抗。”慕容狄苦涩笑道。

    “那他们又是为什么。”慕容夜无声喃喃。

    “他的年纪、和那个死去男婴差不多。”慕容狄道。

    “轰!”得一声,慕容夜的脑袋就像是彻底炸裂一般。

    因为她!

    因为她!

    这些人因为怀疑莫邪是她、却下了这种丧尽天良的蛊。

    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中了嗜情蛊、还不如杀了来的痛快。

    原来、阴差阳错间,害的君莫邪背负多年折磨的罪魁祸首是她。

    “夜侄女、快走!”

    韩霸天提刀而劈,带着恢宏气势朝着不老山众人而去,刀影闪动,顿时搅得人仰马翻。

    慕容夜幡然立醒。

    场内,一片乱斗。

    韩霸天和符天衍虽是少有敌手,可其他人相对不老山层出不穷的高手,却是稍逊一筹,再这样拖下去,定是己方率先崩溃。

    “我们走!”

    目光深深地望了眼远处、慕容夜最终还是神色不甘道。

    决定撤退,慕容夜立刻上前扶着凤仙儿和君尚威,路过慕容狄时,她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沉声道。

    “一起走吧。”

    无论慕容狄有多么大逆不道,他最终却也在那样的乱世保全了自己。

    慕容夜也是矛盾的。

    这个亲手伤害了莫邪的人,她也不知道如何面对。

    “不、我留下。”

    慕容狄轻轻摇头,拒绝道。

    “留花花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

    抬头、慕容狄苍老的面庞朝着慕容夜微微一笑。

    刹那间、慕容夜只觉心脏之中,似乎被人猛地抓了一把。

    一直以来,她只觉得慕容狄对娘亲有企图,还从中设计过慕容狄。

    此刻、她从慕容狄眼中看到的、竟是全部的爱意与不舍。

    第一次,她因她的鲁莽备受煎熬。

    “快走!”

    越演越烈的战势越发吃紧,双方的伤亡均是越来越大。

    慕容狄冲着她开口,慕容夜这才醒悟,她挽着凤仙儿,琉璃荼带着君尚威,所有的江湖豪杰尽数聚拢,开始了突围。

    “想走?!”

    那边、见他们的欲要行动,星挽黎怎么可能会甘心。

    一个凌空。

    她好似一抹美丽梦幻的彩霞,刹那间越过众人,朝着慕容夜面门劈裂而去。

    慕容夜只觉心中一寒。

    那一刻、强大的压迫瞬间将她笼罩,一种宛如地狱般的恐怖阴暗彻底将她尽数吞并。

    “阁主小心!”

    千钧一发之时,竟是身畔早已被折磨地不成人形的凤仙儿率先反应过来。

    没有丝毫犹豫、她猛地推开一旁的慕容夜。

    下一刻、星挽黎全力一击的一掌便立刻落在了她身上。

    “呯!”

    星挽黎全部修为的一掌,比之星挽月自是要强横数倍。

    几乎瞬间、

    凤仙儿的心口便深深凹陷了下去。

    “噗”的一声轻微撕裂声响起,就见凤仙儿后心处的衣袍竟被生生震出一个破洞。

    星挽黎一掌,竟是这般恐怖。

    “凤姑!”慕容夜心下一痛,作势就要上前,却被一旁的琉璃荼狠狠拽着。

    此时、夜儿上前,无疑等于送死。

    凤仙儿早已回天无望,怕是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无济于事,琉璃荼虽然也心痛,但却够理智。

    “慕容夜、若你敢走、你信不信,我一个手势、你的娘亲便会魂飞冥冥。”

    弄错了人、星挽黎却是一脸嫌恶地推开凤仙儿的尸体,冷冷朝着慕容夜笑道。

    似是为了印证她所言,她真的高高将手臂举过头顶。

    慕容夜心凛。

    朝着北门望去。

    那里、原本被压着的炮筒竟然顺着星挽黎的指示,开始缓缓转动……

    不、慕容夜摇头。

    她的娘亲不能死、蝶儿不能没有妈妈、她也不能没有娘亲啊。

    “十六年前……星挽梦间接死于我手。”

    “十六年后、我亲手送她女儿去见她。”

    “如此、也不枉我们姐妹一场了。”

    看着面色煞白的慕容夜,星挽黎脚步微动,面色一片得意。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