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宝贝女儿?”

    谁料、星挽黎突然咧嘴一笑。

    “你当我是真的傻吗?”

    “从我第一眼见她醒来、我就知道,她不是我的女儿。”

    “即便是一模一样的人、里面的魂、却是彻头彻尾地面目全非。你说……我会因为一个强占我女儿身体的人而放弃斩草除根的机会吗?”

    星挽黎逐渐走近几步,悠悠道。

    她的话,却是令的慕容夜一愣。

    是啊、做母亲的,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女儿,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星挽月就彻底露馅了吧。

    这、可怎么办?

    王牌失效、慕容夜顿时有些失神,就在她思考着怎样扭转局势之时,只感面前凛风阵阵,一道紫色长鞭,宛如长蛇般呼啸而来。

    气息十分强横。

    慕容夜一惊。

    猝然转身,拉起一旁的君尚威闪避开来。

    “星挽黎、你干什么?!”

    见到星挽黎猝然的出手,韩霸天二人率先嚷嚷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星挽黎都不该对着慕容夜出手。

    可怜他们到现在都没看清楚星挽黎的伪装。

    “二位哥哥、夜侄女对我有怨、又这番凌辱我月儿,我只能用我的方式带她回家,放心、回家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于她,以弥补这么些年的我的失职。”

    星挽黎淡淡开口。

    疼爱?

    慕容夜冷笑。

    是啊、若是自己有朝一日落到她手里,肯定会是一番绝艳的“享受”。

    “星挽黎、明明就是大尾巴狼、何必装作一个温柔善良的小绵羊。”

    星挽黎这般掩饰,她真的是怕自己伤了星挽月吗?

    可刚才的攻击、可没有看出她半点的留手呢。

    或许、她想和平解救星挽月是一部分原因,还有……她这般颠倒黑白,她是在怕什么呢?

    “我娘亲星挽梦、就是死在你手上的、对吧。”

    突然、慕容夜笑道。笑容中却是凛冽冰寒。

    听到慕容夜的话、韩霸天愣了、梦天衍惊了,众多围观百姓凌乱了。

    “夜侄女、我知道,你娘亲的死我有责任,是我不够强大,没有保护好她,可即使这样,你也不能血口喷人啊。”

    “你娘亲走火入魔、杀她的是不老山的前宗长老,这些人、可是即便现在的我都操纵不了的。”

    星挽黎开口,巧然化解,素手微扬,长鞭凛舞,朝着慕容夜飞腾而去。

    “你还是乖乖和姨妈回不老山吧。”

    起步躲闪,慕容夜将君尚威等人推至一边,脚步错落,整个人就像是分成无数影子般动了起来。

    “星挽黎、你可骗不了我。”

    “你嫉妒同族妹妹在先、恶意挑唆在后、这些、你可骗不了我。”

    一遍躲闪,慕容夜一边还不忘嘲讽着。

    “所以……当年的那场战争、是你一手策划的。”

    慕容夜抬眸,语气肯定地试探道。

    果然、星挽黎的长鞭有瞬间的出神。

    她的猜测、果然是对的。

    “那……再让我猜猜你的目的……”

    慕容夜冷眸微挑,继续道。

    “世人曾传你与我娘亲姐妹感情十分要好,曾多次下山游玩,我娘亲就是在游历途中结识了我爹爹、那么……“一剑飞鸿”相必你也认识、而且……应该很熟!”

    “那又如何?梦妹妹爱上的人我怎么会不知,只可惜……若我当初能阻止她,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星挽黎一副无可奈何道。

    在她看来、慕容夜虽手段犀利,心智非凡,可毕竟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娃娃、无论怎么闹,也掀不起大的波浪。

    “是吗?可我怎么在花娘亲留给我的遗物中找到一封写给星挽黎的信呢?”

    闻言、慕容夜疑惑抬头,自怀中掏出一卷信绢。

    “你说什么?”

    闻言、原本始终表现地风轻云淡的星挽黎眼眸微亮,一声娇喝,更是来不及处理一旁星挽月的伤害,朝着慕容夜就奔了过来。

    手掌凛动、带着绝然的威压,朝着慕容夜劈天盖地而来,那气势,大有一副要将慕容夜撕裂的意味。

    “星挽黎!”

    见此、韩霸天二人也是眸色惊慌,第一时间更是毫不犹豫地丢下梦天衍,冲了过去。

    而梦天衍也是因为星挽黎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惊,稍有疏露,这才给了韩霸天二人机会。

    “呯!”

    二对一、迎上星挽黎那般疯狂气息,饶是他们也只感胸腔一紧。不禁相视大惊,她何时竟变得这般强悍了?

    “噗!”

    纵然有两位前辈替自己几乎挡下了全部伤害,但那狂的气息却还是落在了慕容夜身上。

    先前与星挽月的一番交战,她本也就快油尽灯枯了。是以几乎没有半点反击之力被星挽黎一掌掀飞。

    星挽黎速然而来。

    变掌为爪、星挽黎一把捏住那飘落在地的明皇色信绢,清秀的面颊在下一刻宛若变成鹅肝色。

    “你使诈?!”

    这上面、根本就是沧源皇留给慕容夜等人的信。

    “可你信了、不是吗?”

    慕容夜深深呼了一口气,在二人前辈的帮助下勉强站了起来。

    “明明知道不可能、可你也希冀是真的、对吗?”

    “你嫉妒、你气愤、都不是你杀害我的娘亲的根本原因。真正原因是、你爱上了我父亲、对吗?”

    一连三问,慕容夜的语气带着万分的隆定。

    若是之前,她还不确定。

    可刚才星挽黎那深情迷惘的神色,几乎在瞬间就验证了她的判断。

    “爱而不得、狠下杀手。这一点、你倒是和你的女儿不谋而合。”

    慕容夜冷冷嘲讽道。

    “什么?”

    慕容夜的话,不仅令得万人愕然,更是让韩霸天二人也错愕不已。

    “你闭嘴!”

    心中最为惧怕的事情被发现,星挽黎顷刻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该死!你和你那个短命的娘亲一样、都该去死!”

    星挽黎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明明是我先认识的飞鸿、明明是我先爱上的飞鸿、为什么她要从我手中抢走他?一直以来、我什么都不曾和她争抢,圣女之位、不老宗主之选,我从未想过和她争抢。”

    “我只想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是她、是星挽梦抢走我今生唯一的挚爱、她该死!她该死!”

    “她还和飞鸿哥有个孩子、你、更是该死!”

    转眸、星挽黎冷冷看着慕容夜。

    这么多年来,她始终压抑着自己的心,此刻尽数嘶吼出来,刹那间,她只感觉整个人空了,也舒服了许多。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