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痒……

    星挽月还来不及诅咒面前这张让她恨透了的容颜,下一刻,身体上便传来一股宛如万虫嗜体般的痒。

    尤其是、慕容夜给她服的药更像是唤醒了她周身所有细胞的的灵性一般,使得她能清清楚楚感受到此刻的感觉。

    就像千万只小虫依次在身上蔓延行走,时而灌入自己耳廓,时而钻进自己脚心,那种钻心刻骨的嗜痒,简直要比刀割她还要难受……

    这一刻,她竟然有些怀念嗜情蛊的剧痛了。

    “看你这般难受、我就暂且先给你解了吧。”

    慕容夜见此道。

    暂且?

    星挽月知道,慕容夜绝不会那般好心的。

    果然、慕容夜只是解了她周身的剧痒,却没有解除她愈发敏感的痛感神经。

    刹那间的剧痛像是将她挫骨扬灰一般,星挽月几乎将牙齿尽数咬碎,已久难以忍受住那剧烈痛苦。

    前世被挖筋开骨之痛,也没有这般难熬吧。星挽月近乎绝望地想。(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感觉好疼啊……)

    “杀人不过头点地、夜儿你这般,怕是过分了。”

    就在慕容夜考虑再加点别的佐料时,突然,一道带着几许沙哑的女音传来。

    光听声音,似是都能感受到对方强悍的气息。

    “娘、娘亲!”

    听到声音,原本一脸绝望的星挽月突然稍稍有了些希冀。

    娘亲?

    ……

    那就是……星挽黎?!

    慕容夜猛地蹙眉。

    是那个极大可能陷害母亲,坐收渔翁之利的女人。

    “夜儿、快住手。你这般是为何?你姐姐辛辛苦苦找寻于你,欲带你回不老灵山,你怎可这样待你姐姐?”

    来人似乎很不悦、不悦中还带着一些幽怨与震惊。

    当然,即便这样,慕容夜也依旧能感受到星挽黎深深的恨意。

    “梦天衍、你住手!”

    突然,星挽黎开口,朝着梦天衍呵责道。

    “符大哥和韩大哥都是我的贵客,你怎能这般礼待?”

    星挽黎一袭紫袍长衫,绣袍边角,尽数用金丝线环环相裁,将她那绝美的身姿勾勒得格外完美,那模样,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孩子的妈妈。

    瀑发飞扬,额间一髻,斜鬓入耳,面带紫纱的她更给人一种神秘之美。

    “不老宗主,我们二位可高攀不起。”

    闻言、韩霸天却是冷冷挥袖道。

    “我知道、你们在气我当初没有救下梦妹妹、没有阻止那场浩劫。可……我也是有苦衷的啊。”

    轻音叹息,星挽黎似乎有很多无奈。

    “其实、不瞒你们说,得知飞鸿大哥与梦妹妹的孩子惨死,我也伤心多日,近来得知梦妹妹的女儿还活着,你们知道我有多开心吗?”

    星挽黎一副深情款款道。

    “这不、在得知事情的第一时间,我就命我女儿火速前来……只是,不知是不是存在误会,为何你们彼此间怎么刀剑相向?”

    星挽黎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道。

    她这一开口,韩霸天二人的面容也是微微有了些松动。

    毕竟、她可是梦妹妹最信赖的姐姐。

    “误会?”

    “看来、奥斯卡最该颁发的小金人是你才对。”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有所松懈时,慕容夜却是皱了皱眉,冷冷道。

    她虽暂时看不到,但感觉不会骗人。

    这个女人在扫向自己的目光中,竟然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恨意与嫉妒。

    这样,正好印证了她的某些猜测。

    “夜侄女、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小金人啊,还不快放开姐姐,和姨妈一起回不老圣殿,认祖归宗。”星挽黎热情道。

    “噌!”

    慕容夜不多言语,俶尔横手,一根银针却是被她紧紧捏着,抵在了星挽月不足心口的两公分处儿、声线冷漠道。

    “演戏什么的就不必了、把我娘亲交出来,否则……你就得给你这宝贝女儿收尸了。”

    她可是知道,星挽黎对这个女儿可是疼爱有佳。

    “夜侄女、你看,你又胡说什么了……不要。”星挽黎原本想把装疯卖啥进行到底,谁料慕容夜这小妮子竟是不由分说便将银针戳了进去。

    “你想干什么?!”星挽黎压低了声线,走近道。

    “你站住!”听到脚步,慕容夜皱眉,银针再次深入了几分,威胁道。

    星挽黎止步,俏面含怒,不甘地看着那酷似旧颜的面容。

    是他的女儿。

    是他和她的女儿。

    死……她一定要亲手送她女儿和他们团聚。

    “看到北门之上的神武大炮了吗?”

    “你说、你娘亲会是它的哪部分呢?”

    慕容夜顿时一惊,听到的却是自星挽黎逼音成线的喃喃。

    她抬头、不出意外地在北门之上的瞭望台影影约约看到一个炮筒。

    炮筒之上、似乎还挂着一个人双腿。

    “是你干的!”

    慕容夜生生吸了几口空气,强烈的震惊让她不由得心颤不已。

    神武大炮、虽然威力肯定不如现代的军事化机械,但在这纯粹的冷兵器时代,大炮的出现,就像是一座分水岭。

    她低头、冷冷地看着地上的星挽月。

    这个女人、即使是到了现在,做事情还是这般随心所欲。

    她们虽是穿越,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可慕容夜始终有自己的底线。

    每一个世界、都有它自己的发展轨迹,而现在的星挽月却是凭借着自己所学,生生将这个世界的文明活脱脱拉伸了起来。

    “怎么、惊讶吗?”

    “这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

    强忍着拆禁挫骨之痛、星挽月紧贴地面的脑袋微微转动,眸眼得意地看向慕容夜。

    “若不是时间来不及,我定然会多加制作轰平整个沧源。”她咧嘴大笑,口中牙齿早因自己的撕咬血意模糊。

    整个人看着,就像是一个阴厉发骨的女鬼。

    “你不是想知道你娘亲在哪里吗?”

    “怎么样?我替你娘亲安置的地方可好。”

    “那里可是既温暖,又舒适、若是待会儿等我一声令下、你就会听到“呯!”得一声……啧啧、那声音,宛若灵曲,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闭嘴!”

    慕容夜一脚猛地踩在星挽月脸上,后者顿时一副宛如畸形模样。

    抬头。慕容夜眸色幽深地望向星挽月。

    “放人!”

    “否则、我就让你宝贝女儿横死当场。”

    狂风缭乱、掀起慕容夜绝色面容下嗜杀冰寒之色。

    微微侧身、整个人的气势就像是即将发射的火箭般,蓄势待发,恐怖非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