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由我出手的嗜情蛊无论在品阶还是毒性,都要在你们之上。”

    见星挽月中计,慕容夜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残存在莫邪体内多年的蛊毒虽托体即死,但如此上好毒药,她可不会随意弃置。

    稍加改造,便有又是一味毒药。

    只是……此毒由于蛊虫的死而缺少了那份迷人心智,致使人方寸大乱,如同发魔般的功效。

    幸好没有。

    对于星挽月这种不将任何人的生死放在心上的,即便她毒发弑杀万人,怕也不会有一点地心理负担吧。

    当然、虽然没有这一味,慕容夜却是在里面加了一些别的佐料。

    最后的结果就是,中了此毒之人不仅会在中毒内九个时辰内遭受着冰火两重天的剧痛,还会在第九时辰来临之时,全身骨头开始一点点融化。

    而在死亡的最后,身体却又会完好如初地硬邦邦、宛如冻住一般,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

    “慕容夜、我、我杀了你!”

    大意之间,吃了这么一个大亏,星挽月几乎不受控制地朝着慕容夜而来,周身全部内力尽数凝结于掌,朝着慕容夜疯狂而来。

    反观慕容夜却像是个没事儿一般静自站立,似乎对星挽月这接近毁天灭地的一掌丝毫不放在心上。

    见此,众人的嗓子立马提到了嗓子眼儿。

    “啊!”

    就在众人面色惆怅地看着星挽月一掌即将落在慕容夜身上时,突然,一声尖锐女音的哀嚎声顿时咆哮而来。

    众人定睛一看,却是那本欲逞凶的星挽月就像是凭空受到了什么力道一般,突然面色扭曲地捂住心脉。

    单膝抵住高台,星挽月纤细的额头宛如下雨般汗流不止。

    “解药、给我解药、”

    “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母亲。”

    艰难抬头,星挽月一双血眸死死盯着慕容夜,冷冷威胁道。

    慕容夜皱眉、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掌。

    “不是我不想做解药。当时你也知道、若不是你亲手阻止了我,我怕是能采到很多幽冥之花了。”

    她可记得,当时可是出现了一大片。

    若不是星挽月的步步撵杀,她又怎么会不惜重伤也要取得幽冥之花。

    天作孽、犹可恕。

    自作孽、不可活。

    怪就怪她自己了。

    闻言、星挽月心中顿时大凉。

    幽冥之花、

    而此刻、怕是那座小岛也因为火山爆发被掩埋深海了,如此……她要到哪里去寻解药。

    慕容夜、你当真是好狠!

    “相信我、这点痛苦还只是开始。若是你乖乖交出我娘亲,我定会不计前嫌,给你个痛快!”慕容夜沉声道。

    “啊、你、你休、休想……”

    钻心的痛苦袭来,星挽月死死咬牙,面目近乎扭曲地盯着慕容夜、冷声道。

    这个世界上、她最不想在慕容夜面前示弱。

    “月儿……”

    星挽月受伤,梦飞毅第一时间比谁都要紧张,一拳震飞对手,作势就要冲过来相救。

    “哈哈、小兄弟,你的对手可是老子,走神的话,可是会被揍成猪头的。”

    见梦飞毅要逃走,一名络腮胡子的男人提刀而上,招招死命地迎了上去。

    “宗主!”

    不只是他,就连与琉璃荼交手的君莫玺此刻也是神色大惊,脚步竟也不自觉朝着星挽月而去。

    “哼、想走?孙子、刚才对爷爷不肖,现在你想哪里逃?!”

    先前是因为久久牵挂慕容夜,琉璃荼未曾真的发挥全部的能力,现在见夜儿占据上风,他顿时一乐,束手挥扇,霎时间宛若天昏地暗,君莫玺一个猝不及防,直接被他掀倒在地。

    “哈哈……不愧是飞鸿和梦妹妹的女儿啊,果真没给她们丢脸。”

    一旁,符天衍爽朗大笑,看着以弱胜强的慕容夜由衷赞叹道。

    “是啊……老匹夫、相必日后,你们不老山有的头疼了。”

    韩霸天漫步横刀,整个人也是嘿嘿乐道。

    这个丫头,虽然内功造诣比之其母差之太远,可剩下的,无论是身法,手段,还有心智,都远在其母之上。

    招招饮血,均是带着掠人心魂的强悍力量。

    她狠戾、果断,对敌人心狠手辣,绝不留情。

    同样的,对待自己更是异常冷酷。

    刚才、若不是以身为诱、搏上自己,她又怎么可能成功呢?

    原本、他们二人还在担心,万一飞鸿的孩子不成器,那么他们宁可牺牲性命也要保她一命。

    现在看来、一切倒是他们想多了。

    “让人开口的一百种方法,相信你该比我更清楚吧?”

    慕容夜轻轻抬脚,一步一步朝着星挽月走去。

    面上却仍是一片恬静。

    “你是喜欢五马分尸、肝肠寸断,还是九九还阳呢?”

    “或者……冰封辣椒人也是很不错的。”

    慕容夜由衷建议道,右手却淡然地伸进话中,自心口取出一块椭圆形的金蝉片。

    “欸、即便有这玩意儿挡住内力带来的伤害,疼、却是真的疼啊。”

    慕容夜悠悠道。

    这块冰蚕软丝甲,是她为了以防万一穿戴在身上的,没想到竟然派上了用场。

    “你、你……噗!”

    见此,星挽月原本嫉恨不忿的一双凤眸猛地一戾,下一刻,她只觉得胸前一片沉闷,一口鲜血猛地喷出。

    激动的情绪一时间刺激了星挽月体内的嗜情蛊,巨浪般的痛苦袭来,星挽月只能痛苦地呻吟着。

    “很难受吧……”

    “看你这么疼、我都有点不忍心了,毕竟,我们都来自一个地方。”

    走到她身边,看到她那扭曲恐怖的面庞,慕容夜一声长叹。

    手腕猛地一挥,一层层淡淡的白色粉末儿便宛如染了色的雪花般朝着星挽月飘了过去。

    星挽月想要挣扎躲开、奈何剧痛根本不给她一点儿机会。

    眼睁睁看着粉末儿落下,就在星挽月以为要承受别样痛苦之时,身上的痛苦悄然一轻。

    “你会这么好心?”

    星挽月怀疑道。

    “当然、我素来很心软。”

    慕容夜微笑,凭着强大的感知觉,她轻而易举地掰开星挽月的双唇,素手一弹,一粒药丸便悄然进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星挽月顿时暴躁起来。

    “看你精神有点萎靡、我给你提提神儿。”

    慕容夜轻轻耸肩,绝美的容颜由衷卷起一抹弧度。

    可这美丽笑颜看在星挽月眼里,却恍然死神召唤般恐怖。

    慕容夜、她就是个恶魔!还是一个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