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星挽月、我娘亲在哪里?!”

    紧闭双眸,慕容夜微微起身、即便看不见,她也能清晰地感觉到星挽月所在的方向。

    “你放心、她在的地方很安全。”

    星挽月笑道。

    “花花……花花。”

    突然其来的变故令得慕容狄也是一惊,原本瘫软在地上的身体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朝着原本的花无情而去,确定不是花无情本人时,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怎么?你不是一向喜欢制毒吗?不知我这毒,是否合你口味?”

    看着紧闭双眼,血迹涓涓的慕容夜,星挽月的心中是说不出的得意。

    “夜儿、”

    “女娃娃……”

    众人也是顷刻间提心吊胆了起来。

    高台之下,许多民众见此都不由得纷纷低头,暗自怒骂着星挽月的卑鄙。

    明明占了上风,却还以这种粗鄙手段算计她人。

    “星挽月、前世今生,你都是这般急于求死吗?”

    忍着眼中剧痛,慕容夜面色却是愈发阴沉。

    身形凛动,下一刻,伴着漫天雪花,慕容夜就像是鱼雷一般猝然而发,朝着星挽月而去。

    “哦?还不死心?”

    见此,星挽月嘴角的笑容更加大了几分。

    “既然这样、我就彻底让你死心!”

    轻踮脚尖,星挽月迎着慕容夜便加速而去。

    “呯!”

    掌梭再次相接、慕容夜在万人期待的目光中,再次横飞数十米,纤弱的身形宛如风筝般飞了出去。

    收掌站立,星挽月居高临下看着慕容夜,面上的笑容异常狰狞。

    慕容夜、这都是你欠我的。

    “噗、”

    扭头、轻轻吐出口中的污血,慕容夜挣扎站起,握着银梭的双手因为先前巨大的力道而颤颤发抖,虎口之上,亦是有两道被震开的狰狞血痕。

    “再来!”

    轻轻抹了一把嘴角,慕容夜朝着星挽月再次冲去。

    星挽月诡异莞尔,起身跟上。

    慕容夜虽看不清,但凭借着前世所修的感知觉,她也能清晰地判断到星挽月的方位。

    “放手吧……别打了。”

    高台之下,人们看着血眸惨烈,一身狼狈的慕容夜,纷纷只觉得心疼。

    “小娃娃,快住手吧,快跑、离开这里就好了。”

    贾圣苍老的面容此刻也是无限担忧。

    “阁主、阁主小心。”凤仙儿一脸惨白道。

    “儿媳妇、你先走,我顶着。”

    电光火石间,君尚威却是闪身出现在了慕容夜面前,酝力准备抵挡。

    慕容夜心下一沉。

    为救君莫邪,他早已耗尽了全身内力,此刻若是重伤接上星挽月一掌,怕是真的一命呜呼了。

    “星挽月、今日,就让我看看你的全部手段。”

    慕容夜突然开口挑衅道。

    说着,整个前冲的身体却是陡然一折,诡异地朝着一旁旋转而去。

    这么一来,若是星挽月要想对君尚威出手,势必便会将周身最脆弱的地方暴露给自己。

    这是在赌命!

    却是慕容夜别无他法的办法。

    心思转动,星挽月要的是慕容夜的命,其他人在她眼里、和死尸没啥区别。

    所以她想都没想朝着慕容夜追了过去。

    此刻的慕容夜就像是一抹雷电,灵魅,闪动,星挽月一时间还真的不能将她怎么办。

    “果然……”

    慕容夜身形掠动间,还不忘朝着前者投去一抹讽笑。

    “果然、除去那一身内力,你什么都不是。”

    “无论前世今生、你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慕容夜毫不客气地挖苦道。

    “……”

    被人戳中伤口,星挽月一双凤眸顿时汇聚起无限血色,奈何,她虽然内力在慕容夜之上,可以身法诡异之称的慕容夜,无论是速度还是灵活性、都始终在自己之上。

    几圈下来、星挽月就像是巨拳打在棉花上,始终使不出全力。

    即便是她、久了也不禁心血躁动了起来。

    “好、你不是想跑吗?那我倒是看看,他的命你到底在不在乎。”

    瞥见远处那抹明皇色,星挽月突然像是领悟到什么一般,迅影而动。

    她知道、

    慕容夜一定不会置君尚威于不顾。

    而那时候,正是自己的机会。

    一念至此,星挽月怒然挥掌,朝着君尚威夺命而起。

    许是刚才受到了慕容夜的刺激,此时的星挽月竟然下意识地收起内力,手掌就这般赤赤拍向君尚威。

    不好!

    见星挽月转换了目标,慕容夜急忙转身,急速而回。

    “呯!”

    两张相击,早已重伤的慕容夜只感觉顷刻间身体差点要散架了一般。

    而此刻的星挽月也不好受。

    这是她第一次实打实在不运转内力的情况下和慕容夜硬碰硬。

    这强悍的力道着实令她心惊。

    要知道、她查过慕容夜性情大变之后的全部资料,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两月有余,她竟将自己的身体强度练至于此。

    这个人、果然是个变态。

    断不能留!

    星挽月心中如是想着。

    以至于完全忽视了掌心轻微传来的刺痛。

    “很好、慕容夜、果然只有你够配我的对手。”

    站直了身形,星挽月由衷道。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简单死的。”

    她冷笑。

    她一定要亲自让慕容夜生不如死。

    “对手?”

    慕容夜亦是轻轻稳定了身形。

    “你怕是没那个命成为我对手了。”

    慕容夜笑颜,轻轻伸出双手,露出了掌心的黑色宝戒。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嗜情蛊既然是出自不老山,那么……我觉得你也有必要亲自尝一尝。”

    她微笑、面上勾起的弧线却是异常冰寒。

    “你说什么?”

    星挽月在慕容夜扬手的时候就暗道不好,几乎仿佛印证了慕容夜的言语一般,她周身竟然宛如吞了火焰石一般灼热难耐。

    “你对我做了什么?”星挽月悚然大惊。

    慕容夜是制毒高手早已不是秘密,她自认很小心了,却怎么也没想到竟还是着了道了。

    “你以为……我的伤是白受的吗?”

    “你以为……我刚才的遛狗之举只是为了好玩吗?”

    慕容夜淡漠的语气却令得星挽月顷刻间煞白了面颊。

    刚才……

    难道慕容夜是故意示弱,让自己得意,然后又故意让她赶追不上,间接再刺激刺激她?

    她可知道、那嗜情蛊可是必须要在人情绪最为激动时所下。

    或爱、或恨、或生气……都能自体内加速它毒性的蔓延。

    可恶!

    又差一点!

    为什么又是慕容夜略高一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