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然是你!”

    看着此刻早已恢复本来声音的慕容夜,星挽月狠狠咬牙道。

    似是想起先前这货的种种演绎,不禁有些咬牙切齿。

    夜荣牧……果然就是慕容夜。

    她竟然差一点就信了。

    信步而来,人群中更是极有默契地让出了一条路,慕容夜就这般轻而易举地站在了星挽月面前。

    “知道你思念我、我这就来了。”

    素然莞尔,慕容夜毫无正形道。

    “哈哈、倒是终于不肯做缩头乌龟了?”星挽月深眸一寒,有种被人戏弄的屈辱感袭来。

    “我是来带我的人回家的、你……可拦不住我的。”

    俶尔抬头、慕容夜澄澈的眸子刹那间亮似芳华。

    “是吗?”

    星挽月亦是牵起嘴角、

    话说间,手腕凛动,快速拾起原本被震飞的短剑,朝着近在咫尺间的君尚威刺去。

    慕容夜大惊,银梭凛动,悍然追上。

    琉璃荼见此,巨扇舞动,冲了上来。

    “你的对手、可是我。”

    即便多么不愿,君莫玺此刻也不得不出来迎战。

    长剑凛动,他间不容发挡住了琉璃荼。

    “你什么人啊、他们可是要杀了你老子、你胳膊肘怎么尽往外拐?”

    看清来人、琉璃荼顿时只想骂人。

    “这就不劳琉璃殿下费心了。”

    君莫玺面色一寒,冷冷道。

    剑影交错,二人瞬间打得难舍难分。

    原本、琉璃荼只觉得君莫邪或许是自己对手,可在对上君莫玺的一刻,他便心中一凛,这孙子,以前很明显隐藏了实力。

    “叮!”

    “慕容夜、许久未见、你的身法可是松垮了很多啊。”

    手腕翻动,星挽月一边飞身而上,一边不忘嘲笑道。

    “是啊、比贱我自然是甘拜下风的。”

    慕容夜不以为然地勾了勾唇角。

    “你……”

    星挽月顿时吃瘪。

    “慕容夜、若是曾经的你、或许我会有所顾忌,可现在……”星挽月微微扬眉,“现在的你,就好比一只没有利爪的老虎。能奈我何?!”

    慕容夜是穿越,而原本的慕容夜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怎么能和原本原本就武功高强的星挽月相比呢?

    “不试试怎么知道?”慕容夜淡淡道。

    翻身而去,袖腕之中,千凤冢怒然而发,无数银芒飞动,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不少不老山之人纷纷中招,下一刻,便被冰蓝色火焰彻底包裹,发出无数沸腾咆哮。

    “啊、他、他、邪王妃、她真的是邪王妃。”

    千凤齐发,人群中曾有幸见识过这一幕的人不由得朗声高呼,言语中竟是无尽的欣喜。

    王妃、王妃来救他们了。

    “这、这小娃娃……”

    台下,看着转眼间恢复女儿面貌、与星挽月斗得难舍难分的慕容农业,贾圣浑浊的双眸先是一愣,干瘪的唇角却是激动地颤抖着。

    怪不得、她那般在意沧源所发生之事。

    这般善良勇敢的女娃娃,又怎么可能是蛊惑人心的妖女呢?

    “千凤冢、果然名不虚传。”

    待光影四散,星挽月却是毫发无损地漫步而出,清眸微扬,居高临下地看向慕容夜。

    “要不是你、我都似乎要忘记我这一身磅礴内力了。”

    说着星挽月微微扬起手掌,咫尺间朝着慕容夜挥来。

    慕容夜大惊。

    内力!

    原本星挽月的内力竟然这般霸道,纵然是自己的千凤冢,也无法伤她分毫。

    掌梭相接。

    下一刻,慕容夜只觉得喉咙一甜,娇躯像是撞上了冰山般急速倒退。

    嘴角上,一丝鲜血毫无征兆地溢了出来。

    抬头、慕容夜看上星挽月的目光越发深邃了起来。

    星挽月、是真的强!

    “夜儿……”

    见慕容夜受伤,琉璃荼扇羽飞扬,作势就欲前来救援。

    “琉璃殿下、别忘了,你的对手,可是我!”

    君莫玺宛如幽灵般缠了上来,死死纠缠住了他。

    琉璃荼恨得牙痒痒,一时间却不能做些什么。

    另一边,韩霸天与符天衍早在慕容夜出现在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在震惊她的魄力之时,他们也被她层出不穷的手段所惊艳。

    作为飞鸿的女儿。

    她没有给她老爹丢人。

    奈何她面对的是不老山的宗主。

    依不老山的底蕴,哪怕是一个废人,他们也能将其堆成天才,更何况还是无论资质、天赋都属上乘的星挽月。

    见慕容夜受伤,他们亦是拼尽全力想要突梦天衍的阻挡,奈何梦天衍突然间就像是疯了一般,不惜耗尽心血,也要激发潜能和他们死磕到底。

    至于各自为斗的天下豪杰,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对手,实在难以腾开手。

    “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

    “我喂你娘亲吃了点东西……你若还是这点水平,恐怕……不等你出手相救,你那娘亲早已魂飞冥冥了。”

    一击命中,星挽月也不着急,漫步而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慕容夜笑道。

    慕容夜闻之大惊。

    也顾不得和星挽月纠缠,即刻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君尚威等人奔去。

    “噌!”

    一路疾过、手中银梭飞扬,慕容夜一一解开凤仙儿等人身上的束缚,转眼间来到了娘亲面前。

    近在咫尺间、看着满身血痕、恍若无息的瘦弱之人。

    慕容夜只感眼眶一涩。

    “娘亲、娘亲……对不起,是夜儿来晚了。”

    说着,她连忙伸手去抱地上狼狈不堪的娘亲。

    然而、就在此时。

    原本瘫软在地、紧紧闭眸的娘亲突然明眸。

    一股冷冽杀意顿时附上慕容夜心头。

    中计了!

    电光火石间,慕容夜猛地别开面颊,手腕冷动,锁龙索亦是间不容发地钉在了那人身上。

    “噗”得一声,那人宛如烟火般,瞬间失去了生机。

    而慕容夜也被咫尺间的烟尘迷了双眸。

    关心则乱、

    慕容夜心中大憾。

    眼眶之中,一股难以忍受的嗜痛感袭来,慕容夜只觉燥热肿胀,像是顷刻间被数十把火焰炙烤一般难受。

    “怎样……我这嗜神火焰可还入得鼎鼎大名阎罗爷的法眼?”

    不远处,见到这一幕的星挽月不由得笑出了声。

    慕容夜啊慕容夜。

    上辈子你就是这么栽过我手上一次,这辈子还是这么不长记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